一次考核

吴晨昊(8-4)

今天,我要跟妈妈一起去参加培训班的瞬时记忆力考核,我无比激动。

考核规则是,不可以在考前看词语、乱码、圆周率、编码。这对我可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一走进考场,鼻子就闻到了一股紧张的气息,那个味道是多么可怕啊,让我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是令我意想不到的事还在后头呢!

考核开始了,我和妈妈面对面坐着。一坐下,我就感觉到了一种沉重的心理压力。背乱码、记忆编码及圆周率时,我都背得非常通顺,但是,背词语简直就是大难临头。

考试内容是:三分钟背30个词语,三分钟背30个乱码、圆周率前200位,乱码抽五个不许错。我背的时候东张西望,集中不了注意力。妈妈发现了,她训斥我:“你以为你背得很好吗?全对吗?你错了好多个,你还东张西望,真是太不像话了!”说完,她把纸扔到一边,非常生气地看着我。我不知所措,开始后悔起来。

就在这时,我的坏毛病又来了。我的眼泪不知不觉地掉了下来。我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因为毕竟旁边全都是人啊。老师此情形,就过来安慰我和妈妈,叫妈妈不要生气,叫我不要再哭了。老师又关心地问我:“要不然,你先出去放松一下。我先去给你换一套词,放松完后你再进来!”

我便出去边放松边反省自己的问题。回到考场后,我拿起词来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这回全神贯注,不再东张西望了。这样一来,我只错了一个。我真是开心极了!妈妈的脸上也有了甜甜的笑容。

终于,我考核过关了,还得到了奖状。我终于喜笑颜开了。这一场考核叫我再不敢关键时刻掉链子——紧要关头分心了。

------

张运成

余思琪(8-4)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班的张运成是个爱学习的人。在一堂英语课上,他没带书,老师发现后就问他怎么不去借。这个张运成灵机一动,说:“对呀,我可以找前桌借呀,反正他又不想上课!”他前桌果然什么也没说就同意了。这下子老师发现他有书了,觉得很奇怪,就问:“你的书哪儿来的?”“他的。”张运成指着前桌说。“还给他。你怎么可以这样,他也要读书啊!”老师用无奈的语气说。张运成只好把书还给他了。可是老师刚转身,他又把前桌的书给拿来了,弄得老师没话可说了。

张运成这风格,是我们早就熟知的了。他爱读书,但也喜欢占别人小便宜。他很调皮,也爱表现。昨天下午,他这调皮劲儿就惹出问题来了。

在体育课上,老师让我们自由活动。我和张运成及许多同学一起奔向健身器材区域,去玩双杠。张运成就在双杠上耍杂技,一会儿端坐在上面,一会儿垂吊在下面,一会儿又倒挂金钩……我们就在下面看表演。我提醒他:“小心点儿,别摔下来了!”我话音刚落,他的脚就伸直了,一下子滑了下来,头先着地,紧接着脚也下来了。他摔得四脚朝天,躺在沙子上一动不动,连哼都不哼一声。我吓得赶紧去叫老师。等我和老师回来后,他已经爬起来坐在了台阶上。老师也无能为力。他则什么也不说,一直坐在那儿,直到下课铃响了,才慢慢地走回班级。

下一节是数学课,老师让我们小测。张运成想用手去拿笔,可笔刚拿起来,就滑了下去,再次拿起来,还是滑了下去……他这才说他手腕有点疼。老师让他把手动一动,可他无法灵活地动,老师就让他去医务室。我们在班里等了他许久,也没见他回来。

今天早上,他一来,我就惊呆了——原来他的手断了!还断了两个关节:腕关节和肘关节。我心想,他也太勇敢了吧,断了两个关节也没哭。

果然是自己调皮,自己担当啊——张运成就是张运成!

拽姐

王海滋(8-2)

“拽姐”是我们班这学期新换的数学老师,因为她刚教我们的时候,看起来脾气很大,上课时嗓门洪亮,还总摆出一副很拽的架势,所以我们就送了她“拽姐”这个外号。

“拽姐”,听起来气场好大,大家一定都觉得这老师很凶吧?其实不是这样的。拽姐看起来凶,但她对我们很友好、很温柔。每当她错怪同学时,她总会满脸歉意地对那位同学说:“哦哦,不好意思。是老师错了,下次补偿你一个棒棒糖吧!”每当看到这一幕,我就莫名其妙想笑。

有一次,上数学课时,我凭我多年来积累的讲话经验,悄悄跟后桌私聊,还以为不会被捉到呢,谁知远在最后一组的拽姐还是抓了我个现形。她喊道:“喂,王海滋,你在干吗?我知道你很厉害,不用听课了,是吧?”听到拽姐的话,我顿时吓了一跳,赶紧转身坐好。当我再看向她时,她那尖锐的眼神好像能杀人似的,吓得我只好硬着头皮,回应道:“不不不……不敢不敢。”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时拽姐又说了一句:“没有没有,你真的很厉害。”

这句话又把我吓得不轻。我连忙扭过头,避开了她的目光。不料,事情还没完。当拽姐看到我把头扭开了,大概以为我生气了,于是又说:“喂,海滋,我没有在讽刺你。你真的真的很厉害!”啊——这个嘛……我明白了拽姐的苦心,也就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了。

你瞧,这个数学老师是不是很可爱呢?她不仅对学生好,在教学上也很有一套。据说她连续好几届教初三,只要经过她调教,就算是年级倒数第一的班级,也能被她教成年级第一。这不你看,今年她一接手教我们数学,我们班的数学马上从年级第十三名一跃成了年级第三。

她的教学方法概括起来叫做“威逼利诱”。在她当班主任的那个班级,她在期中考前就对他们很凶,有时中午放学要留到12点,但期中考一完,她就组织他们用班会课举行“庆功美食节”,什么沙茶面啊,披萨啊,饮料啊,就连水煮活鱼,她也给整了一锅过来……

唉,真可惜,拽姐只教我们数学,不当我们的班主任啊!

------

兴哥

陈品孜(8-2)

你眉毛往上翘,头向前伸着,幽幽地唱道:“别在我……课上……假不正经咧!”

“是‘小小的人呀,假不正经咧’!”大家就像集队时那样异口同声地纠正你的“错误”。

对唱一番,师生哄堂大笑。你嘟起嘴,气呼呼地说:“还好,我只带你们几节课!”说着把头撇了过去,我们心里早觉得有点遗憾了。在你代课的时间里,这样的场景经常出现。我们师生之间总是心照不宣,配合得很默契。你的课堂总是充满了活力。

你是我们曾经的年段长兼政治老师,大家总是亲切地唤你“兴哥”,你也总是笑嘻嘻地回应。你治学严谨又心肠柔软,对待我们上交的作业总是往死里挑刺儿,一个错别字也不放过。你总对那些学生说:“信不信我敲你!”可从没见过你惩戒过谁。

你口才好,风趣幽默,课堂上给我们放各种有趣的视频,常把枯燥的政治课上成了精彩的电影课。而且,你讲课时经常“出轨”。有一次,讲到“为什么要讲诚信”时,你突然开始讲你小时候在便利店偷打火机的事。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甚至有男生还记了笔记。你讲得忘了情,但是下课铃声却很无情,你如梦初醒,捏着粉笔怔在那里,看着我们,一脸歉意地嘟着嘴说:“噢……下课吧。”

亲爱的兴哥,一年来你用你那澎湃的激情激励着我们,你用你那平易近人的笑容温暖着我们,不论岁月如何流转,不论我们遭遇了怎样的挫折,我们将始终朝着你指引的那个充满阳光的方向成长!

------

我的奶奶

范钰萱(8-7)

我的奶奶可真是不一般,身材不高,比我还矮些,可她的个性却像“地标”一样给人印象,以至于有时候让我觉得,她如果不那么做,就不是我的亲奶奶了。

奶奶数学特别好,在打牌方面发挥得淋漓尽致。她以前是个数学老师,数学学得好,并且学以致用,把数学发挥到生活的各个方面。她非常喜欢打牌,打得很出众,因为她会算牌。每次牌刚打了一会儿,她就可以算出对手手里有什么牌,是不是比她好,接下来对手可能要怎么出牌。我小时候跟她打牌,她总是让着我,忽然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把我打得特别狠,我还剩20几张牌,她已经全出完了。那时候我还很小呢,奶奶得意地笑了,我却哇的一下嚎啕大哭起来。

奶奶因为算术好,对数字比较敏感,买菜可会讲价了。小时候我和她去旁边的菜市场买菜,在一个老阿婆的水果摊,奶奶挑了几个水果,问她说:“能不能便宜点儿?”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奶奶从四块一斤一直还价还到两块五一斤。“怎么四块钱啊?那么贵,那我不买了。三块五我就买!……半价吧!……你看看两块钱一斤,你有没有亏本?对不对?”现在想起来,给人家还到了两块钱一斤,还不亏本啊?

这就是我的奶奶,平日里活泼有趣,有时候却挺难缠的,但是我很爱她。

我们班的“睡神”

郭琬妍(8-6)

老师讲课正讲得娓娓动听,我们听得津津有味,忽然老师住了嘴,把愠怒的眼神投向了我后桌。不用说,我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准是后桌那“猪”趴下啦。

我的后桌可是我们班出了名的“睡神”,只要有地儿靠着,他就能睡着。由于他姓“朱”(谐音“猪”),所以老师上课时见他睡觉总说:“小猪(朱)啊,又睡着了!”对他来讲,老师的讲课声如同悦耳的催眠曲,哄得他这“小猪”睡得低枝倒挂,与周公称兄道弟呢。

老师走向我的后桌,他同桌赶紧拍了拍他的肩。他迷迷糊糊地抬起头,一脸无辜地看看他同桌。发现是同桌在拍他,刚想发火,却看见老师走来,才硬打起精神来。他那眼神,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在泥潭里睡懒觉的猪。

“你知道你刚才又睡过去了吗?”老师的脸都快被他气绿了,“睡神”顺势点了点头,又意识到不该认罪,连忙又摇了摇头。我们看他那睡意朦胧的呆样子,忍不住哄堂大笑。“你……你你,给我站到后面去!”老师都被他气结巴了。

他呢,在黑板边站了一会儿,或许是累了,把大大的脑门撇向一边,这样老师看不到他的脸,可是我们却看得一清二楚。只见他两条眉毛紧凑在一起,上眼皮时不时往下耷,像个顽皮的孩子,刚一挨到下眼皮,又迅速地弹回去。慢慢地,弹回的频率越来越低,弹回的速度越来越慢,终于这个“顽皮的孩子”安静下来了——他站着睡着了,嘴角还流着口水。

老师发觉了“小猪”的新动向,走近一看,被他夸张的睡姿逗乐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大家安静,不要说话,不要笑,不要吵醒‘睡神’了!”

课后,老师找“睡神”谈话。他低着头,站在门口。我们偷偷围着一圈凑热闹。“小朱啊,你能不能控制自己不睡觉呢?你现在睡觉,将来是要后悔的。父母在认真地工作,你却在浪费时间,是不是愧对父母呢?”老师一番谆谆教诲,“睡神”却一直不说话。老师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到好,一点反应也没有。

“朱XX!”老师吼道。他竟脱口而出:“到!”看到老师那气愤的模样,他的脸瞬间涨红了。

“哈哈哈……”班级里回荡着我们一群人的笑声。

看看我们班这位“睡神”,他那睡意是多么坚定啊!

------

一次难忘的游戏

王宇宸(8-7)

今天晚上,爸爸带我去上阅读课。到了那儿,离上课还有十几分钟。我便拿起一本蓝色书皮的书准备阅读,书名是《永远讲不完的故事》。

这时,叶老师看见了,马上对这本书产生了兴趣。她向我借去了这本书,仔细地翻阅起来。片刻之后,叶老师说:“我们大伙儿一起来玩一个专注力游戏,怎么样?”

征得大家同意后,叶老师开始宣布游戏规则。规则是,老师随便抽取精彩的一段话,分两次念给大家听,第一遍完完整整地读,一字不漏;第二遍老师会故意空缺几个关键字眼,让同学们填上来。

游戏开始了。叶老师读第一遍:“……寒冷的11月的早晨。店外天色灰暗,大雨如注。雨水顺着玻璃往下淌,流过弯来绕去的花体字母,……”我们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一丝不苟地听着。我惊奇地发现,这一段是我曾经摘抄过的,我顿时自信满满地等着老师念第二遍。叶老师开始朗诵第二遍了:“……雨水顺着玻璃往下淌,流过‘什么样’的花体字母?”老师伸出四个手指,意思是填上四个字。有的同学抢先回答“弯弯曲曲”,有的说是“交错复杂”……老师都摇摇头说:“不对哦!留意花体字是什么样的。第一遍听读时,眼前要形成生动的画面。阅读就像眼前放着电影,体会那种如临其境的感觉。第二遍再听,回顾这一内容,回顾这一画面,嘴里自然就跑出了那个词汇了……”

我突然想起了书中插图那花体字的样子了,大声回答:“弯来绕去!”就在此时,竟然有一个同学和我异口同声地回答出这个答案来。老师给我们俩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游戏继续进行。叶老师绘声绘色地朗诵着:“透过玻璃门,能看见的只有街道对面一片‘什么样’的墙壁……”,老师照样伸出四个手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人抢答了,有的说“雪白”,有的说“湿漉漉”,都不是四个字的,准是不对的。我想了半晌,不紧不慢地说:“雨水满满。”老师摇摇头说不对。第一轮跟我同时抢答的同学回答“雨迹斑斑”,老师面带微笑地夸奖她说:“恭喜你,答对了!”

我们玩这个游戏一直玩到了快要上课才停下来。到后来,叶老师朗读的片段越来越长,信息量越来越大,对我们的专注力的考验也越来越严格。不过,我们适应得很快,好像记性一下子变好了似的,其实是这种游戏真的很能锻炼人的专注力。

通过这个游戏,我深刻地体会到,不管做什么事,只要认真专注,都能获得进步的,甚至可以进步得很快!

-------

我最羞愧的一件事

郑唯翔(8-4)

上个学期末,我的数学成绩很差,破天荒地考了个85分。爱我的母亲心急如焚,急忙去帮我找了个数学老师,并反复叮嘱我要认真学,珍惜这个好不容易才请过来的老师,希望我的数学成绩能大幅提升,回到初一时135分的那个巅峰。

开始补数学之后,我的成绩果然有了很大的提升,渐渐地到了125分。大概是因为老师教得好,当然也和我的努力脱不开关系,不管怎么说,我的成绩开始回升了。可一件小事,又将我打回原形。

那是一个星期四晚上,我的数学作业还没写,而第二天就要上数学课了,我却还没有写作业,却依旧自顾自地玩手机。妈妈催我,我都是用一句“马上写马上写,反正还有一天才上课,急什么,写得完”打发她,她也只好无可奈何地叹着气走开。

第二天下午,临近放学,妈妈打来电话问我作业完成了没有,我突然一惊——我的作业还一字未动!我惊出一身冷汗,要是没写作业,老师一生气,会不会不教我了?以我现在的学习态度,我肯定会退回85分那种水平……我不敢想下去了。于是我借来了同学的手机,搜起答案来,三下五除二把作业写完了。我满意极了,脑海里满是老师对我的赞赏。

上课时,数学老师要我把作业拿出来给他检查。我胸有成竹地递上作业——全对。老师一开始还很满意,当改到最后一题的时候,他的笑容消失了,脸上转而阴云密布。他把作业丢到我眼前,指着最后一道题对我说:“老实说,你是不是搜题了。”我抖着腿,心虚地说:“没有……不可能,都是我自己写的。”老师大怒,厉声道:“胡说,最后一题是去年的中考压轴题,以你现在这种水平,怎么可能会写!而且你竟然用了一个高中才要学的方法。说吧,你前面的题是不是也是搜来的?”

我眼看着事情败露了,只好承认:“嗯,我光顾着玩了。下次不会了。”老师盛怒之后,脸色有所好转,对我说:“你现在成绩有所好转了,这是一个好兆头;加上你也聪明,我相信你中考会考得很好的。但是,如果你以抄袭的办法弄虚作假,接下来不但不会进步,可能还会倒退。下次不要这样了,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会懂我说的话的。”

听了老师的教诲,我低下了头,后悔极了,惭愧得无地自容。有生以来,我头一次深深地感觉到了什么叫“羞愧”。

认识自己

杨珂(8-4)

外面淅淅沥沥下着小雨,风刮得十分猛烈。我和小郭裹紧外套,小心翼翼地从三楼下到一楼开水房打水。

“三楼……,二楼四楼提醒一次……”在楼梯上,广播突然响了起来,我们俩都被吓了一跳,加快了步伐。

我们正聊着天,到了三楼,一转身——所有同学都排成一列纵队站在宿舍前。我们俩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都定在了地上。直到教官询问,我们才回过神来回答。所幸,教官并没有过多追究,便让我们回去了。

“那两个同学站住!”

“完蛋了,是最凶的总教官。”我心想。我们僵硬地转过身,身体不住地颤抖。“放松,放松,我们就是打了个水而已,不会怎么样的。”我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

“你们去做什么了?”一道严厉的声音响起。

“我们去一楼装姜茶。”我镇静地回答,丝毫没有颤抖,同时内心已经做好了受罚的准备。

情况比想象中的好,总教官没再说什么。他训斥了我们几句,比如声音太大,纪律太差……我们都身着睡衣,站在走廊上吹着冷风,冻得瑟瑟发抖。

接着生管阿姨便来了,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问我们能不能做到不讲话,如果能就进宿舍。我们信誓旦旦地保证,便飞速地钻进了宿舍。

我躺在床上,刚刚那一幕还久久地停留在我的脑海里,我依然惊魂未定,一边对总教官的严厉感到害怕,一边又为自己的镇定感到惊讶。

认识你自己!还真是这样:不遇到某些事,我们还真常常不能真正认识自己呢。我真庆幸,我原来也有那种“在害怕之下保持镇定”的重要品质呢。

------

我的第一任同桌

张瑞涵

为什么陈明明总是那么调皮?他上课的时候伸着脖子,隔着一组都可以跟陈泽昌隔空喊话。他总喜欢摆弄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儿,和他同桌玩得不亦乐乎。有时候无聊,他就把皮筋绑在手指上,或把纸撕成一小截一小截的,捏成团,在教室里面弹来弹去,找乐子玩。

其实,一二年级的时候,他还是很乖的。那时,我和他新生入学就做了同桌,我们俩关系挺不错的,我还去过他们家的店铺,他那时非常腼腆。在班上,他总是端端正正地坐在位子上,背挺得笔直笔直的。他再怎么无聊,也只会发一小会儿呆而已,然后又赶紧回到正轨上。上美术课时,他也是认认真真地画着,无聊了,也只是摆弄摆弄彩铅,把它们摆成一朵花或者一个小太阳。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动不动就被语文老师骂一顿,主要是因为他语文成绩不太好。

三年级时,他坐在靠墙壁的那一桌。有好几次,我做好课堂笔记,转过身子拿本子,总是看见陈明明伸手在那儿抠墙壁。只见他斜侧着身子,一只脚卡在桌子中间,另一只脚伸到了墙壁与桌子之间的走道上,正用他的左手食指和大拇指的指甲,专心致志地抠墙,墙壁的粉末掉了一地。到现在,我还记得他那专注的眼神,就像抠墙壁是老师布置的一项必须完成的重大任务似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在他身后惊讶地看着自己。

没过几天,他的举动就被数学老师发现了。老师便把他骂了一通,并且告诉他,如果他接着这样抠下去的话,就把墙壁上所有掉漆的部分都算做是他抠的,叫他父母拿钱出来修补墙壁。陈明明当场吓得目瞪口呆,不敢再抠墙壁了。可是有一个问题,他的手还是痒痒的,必须有事做。他便把尺子、橡皮和铅笔组装起来当枪,拿着到处玩。老师没收了好几次他的“创意手枪”,可还是不见效——他总是能买来新玩意儿接着玩儿。老师便懒得理他了。

五年级时,他便开始不停地和同桌讲话。也因为他不专心听课了,成绩便一直下滑。紧接着,他就学会了抄答案。而且还是和他的好朋友陈泽昌联手,一起抄我的答案。每回陈泽昌故意伸着脖子,假装要偷看我的答案时,我便伸手去拿本子,要盖住答案,可陈明明偏偏一伸头,马上把好几题答案都背了下来,并且一题一题地跟陈泽昌比划着:“第1题是62.8,第2题是31.4……”陈泽昌一点头,向我狡猾地笑了一下,便赶紧把正确答案写上去。陈明明便嘻嘻地笑着,也赶紧把正确答案抄下来。他们的这种行为,不思进取,不劳而获,让我很想把他们揍一顿。

不过,我心里总在叹息,陈明明为什么从一个乖乖男变成了这个样子?回想当初,老师把我们的座位调开了,我还伤心极了,于是给老师写信,希望能继续跟他同桌,不过终于没有实现,直到今天……他已经成了各科老师的重点批评对象。

陈明明为什么逐年沦落,越发不爱学习、不再专心了?记得一年级时,他的数学成绩还挺好的呢,只是语文困难了一点,受老师数落多了些……总之,他的变化真是太大了,唉!

——《送给我的小学》(3)

------

友谊

潘诺(8-4)

对我来说,友谊最重要——自从我经历了那件事,我就有了这个体会。

那天放学后,我们照样排队出校门。我对我的好朋友小罗说:“我们排一起吧!”小罗高兴地说:“好呀。”另一个女生对我们说:“小诺、小罗,你们快过来我这里。”我立即拉着小罗换到她那个队伍去了。但是排这个女生后面的同学就不乐意了,他说:“小诺可以来,但是小罗你就不行。”小罗只好不高兴地又排回去了。

出了校门之后,我对小罗说:“现在我们可以一起走了。”可是,小罗看起来很生气,把袖子一甩,甩开了我,气呼呼地对我说:“你喜欢跟她玩,你就去吧。”说完,她就自个儿走开了。一路上,我一直闷闷不乐的,心想小罗怎么这样小气!

到家后,我的气还是没有消。想到小罗因为排队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就生我的气,真是小肚鸡肠,再说,又不是我不让她换队伍的……我决心不再和她做朋友了。

从那一天开始,我们足足有三天没有说话。到了第四天,我正在座位上看语文书,小罗跑过来对我说:“你有什么不会的吗?我们来讨论讨论。”我感到意外极了,激动地看着小罗,问:“我们和好了吗?”小罗微笑着点点头,从她眼神里可以看出,她早不计前嫌了。“哦!那真是太棒了!”当我这样说的时候,我才明白自己其实是多么在乎她。我一边说一边紧紧地抱住了她。“你快放开,我快断气了。”小罗幽默地说。我们终于恢复了友谊。

这一场误会之后,我才明白,友谊对我来讲多么重要。它失而复得,给我带来了多大的喜悦。你们瞧我,差点儿就把这份友谊当做垃圾,扔到垃圾桶里去了,多么不该啊!

默契

陈进佳(8-1)

回到家里,桌上摆满了香喷喷的饭菜,却不见母亲的踪影。走近仔细一瞧,桌上有盘我爱吃的糖醋排骨,盘子下面压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儿子,妈妈今天晚上工厂临时值班,菜和饭已经做好了,我应该来不及回来吃了,你要吃饱哦。”

“工作工作,怎么整天就想着工作!”我嘴里念叨着,手却不停地把食物往嘴里送,丝毫没有感觉。吃完后,我也不知道饱了没饱,就下楼去散步了。

刚到小区门口,我就闻到了隔壁面馆飘来的香味,是我熟悉的金宝沙茶面在招呼我。这家沙茶面是我最喜欢的一家,在这里不仅有最香的面,还有许多童年的记忆。那个时候,这家店刚开张不久,有一天我跟母亲偶然路过,我就被一股香喷喷的气味给吸引住了。我吵着母亲要吃这家的面,母亲于是带我进去吃。从前母亲见我要什么就给什么……唉,母亲其实只是这一次没在家陪我吃饭而已,体谅她吧,我心想。

随便逛了几圈,我的肚子就空了。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了。我进面馆喊了一声:“小张,来碗清汤面,加肉蓉、肉圆……”那小张便应一声,忙活起来了。小张是老板的儿子,可惜不成器,高考失利,未能上大学,十分颓废,只能回来子承父业。今天老张不在,生意照样挺好的。不一会儿,面就端了上来。看着这许多料,我狼吞虎咽起来。

这时隔壁桌的老王叫了一声:“小张,我这一碗有点淡,能帮我换一碗吗?”我心里有些不悦,嫌这老王也真是计较,大家都是小区里的熟客,淡就淡点嘛,干吗大声叫唤?“来了!”小张急忙走了过来,一瞧老王的面,他不禁脸红了。我顺势看下老王的面,原来是少给他放料了。小张立即把面端走,换了一碗新的上来。老王一喝汤,说:“不错,这次不咸不淡了!”

我十分震惊,心里直感叹老王与小张这种交流的默契。老王呢,给予善意的提醒;而小张呢,立即弥补过失。两位心照不宣,却彼此心领神会,互相谅解。那我和母亲呢?难道我还不及那个小张吗?

回到家,母亲还没回来。我将饭菜放入微波炉,然后在桌上留了一张纸条:“妈妈,等你回来我应该已经睡了。微波炉里有饭菜,记得吃。”

------

萨克斯独奏

王宇宸(8-6)

那是我三年级下学期的事了,那时我在艾博特管乐学萨克斯将近一年。一天课上,王老师郑重其事地对我说:“下个月中旬,我们在乐海广场即将举行一场管乐演奏盛会,到时你上台表演萨克斯独奏,曲目是《走过咖啡屋》。”

看着老师带着命令的语气,我不敢抗拒,脑子却一片空白。要知道这首歌曲我刚刚练习还不到一周,更要命的是我有生以来从未登台表演过呀!

老师用不容质疑的语气接着说:“从现在起我们开始练习,时间紧迫!要加油!”就这样,我跟着伴奏,对着曲谱,一遍一遍地练习下去。

我虽练得机械,但也算耐心细致。可是,一想到当众表演,台下会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我就不由得心慌起来,练着练着,手指便变得僵硬,不听使唤,屡次被老师怒目圆睁地训斥。那会儿,我的心接近崩溃,好几次眼泪不由自主地刷刷直流。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我收起乐器,落寞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腿脚是麻木的,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恍惚前行。回到家,我把此事原原本本地向爸爸哭诉了一通。爸爸听完,稍停了片刻说:“离表演还有几天呢,你认真练习一定会不负众望的,加油!”

有了爸爸的鼓励和信任,又想着王老师那期待的眼神,我接下来几天只要一有空,就反复练习。

终于到了表演的日子,第三个曲目完,就是我演出的时刻。我带上乐器,紧张地走上了舞台。随着熟悉的伴奏响起,我娴熟地吹奏我的乐器,生怕有半点闪失,绝不敢往台下瞟一眼。歌曲停顿间隙,只听见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老师站在舞台左侧,也不时地向我竖起大拇指。我就这样战战兢兢地一直表演到曲终。

我到底是怎么表演完的,我自己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表演完,老师拉着我走下舞台,微笑地夸奖我说:“你的表演出乎我的意料,真了不起!”

每次回想起这件事,我就对自己充满了信心——我相信,凡事只要肯下苦功,自然会有收获。

------

小黄

李奕晨(8-3)

我们班的小黄学习成绩挺不错,但他很调皮,真让我想不明白,这样的人为什么学习成绩会很好呢?

上课时,他乖巧,积极发言,可一下课,他就搞出各种事情来。有一次,装成娘娘腔对一些同学说话,那些同学听了纷纷做出了要吐的动作。我凑巧听了一句,哇,太恶心了,瞬间想吐啊。

在一堂语文课上,语文老师说:“又剩下你们这几只了。”小黄居然顶了老师一句:“一坨老师!”然后,小黄就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挨了狠狠一顿批评。

今天早上,早读的时候,数学老师不在,他就跟值日班长顶撞。值日班长叫他读知识点,可他就是不听。值日班长对他说:“我已经提醒了你三次,你再不听我就要记你的名字啦。”小黄丝毫不怕,说:“你记就记,我怕你吗?”值日班长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好默默地走到讲台桌前,把他的名字记下来。

小黄,真叫人头痛吧?但是因为他成绩好,大家又拿他没办法。我总在想,为什么成绩好的人,素养不会跟着好起来呢? 

第1页 共83页

最新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