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搜索

我勉强算个读书人,又担任阅读邻居读书会的领读者多年。因此会时常收到大家的恭维:你家公子将来读书肯定没问题!

每次我都在心里嘀咕:未必呀未必。

小儿已经快八岁了,还是不能算真正学会了阅读。要说认得的字,跟同龄人也差不多。只是他没有阅读的冲动,很少自动自发地去找一本书看。唯一例外的是乐高的说明手册,那上面也没有多少字好吗。

要说他对书中内容不感兴趣,那倒也不是,但是他更愿意你讲给他听。

如果丢他在那儿不去管他,他玩了一会儿乐高之后,就会抬头问:我可不可以看一会儿电视?

我知道不该用上一代的生活经验去比照下一代,但会忍不住想起我八岁的时候。那时家里已经有一台九寸的日电版黑白电视,其实也很想看,跟大人各种讨价还价。不过那时候也该读完《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李自成》了,懵懵懂懂地有了一点认知,电视里的,与书里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怎么个不一样法?少年的我说不清楚。在沉溺于电视之前,我已经被逼上了读书之路。因为那时的娱乐贫乏,眼前的生活庸常,大人每天上班基本只管吃穿,旅游这个词好像都还没有出现,要想看见异样的风光,只有阅读一途。

当然会留意电影院的换片,会在家家必订的《四川广播电视报》上,将感兴趣的电视节目、电台节目,都用红圆珠笔圈上圈。但是这些娱乐目标能否实现,要看课余时间、零用钱和大人的心情。只有阅读,相对是自由的,我家的书架不设防,只是不准许把书带到几百米外的公共厕所去。那里光线很暗,而且气味难闻。万不得已,会把书从二楼窗户先扔出去,然后两手空空地从祖母眼皮下走过。出门再飞奔去捡书。那时闲人少,书都还在。

三十多年过去。当我尝试用一个八岁孩子的眼光打量现在的阅读环境,感觉真是复杂难言。一方面我承认图像与视频的吸引力无可匹敌,另一方面又有一种困在精神高墻里的感觉。我总是在采访的镜头前面讲,阅读给了我们更多的生活,可以说一书一世界。而那些世界,正在被大量的精神快餐堆成的高墻,隔绝在孩子的目光之外。

或许这有点儿像很多人喜欢带孩子访问故乡的村庄,希望他们不要只会用电脑吃鸡,看到现实中的鸡却退避三舍。不,这不只是情怀,这是一种现实需求,如果两代人的精神生活互不涉足,你又怎能指望两代之间可以有效的沟通?

有那么多我不喜欢的东西在争夺我们孩子的眼球,这是一场战争。如果不去做点什么,放任断裂发生,我们就会一路败退,到那时,你再追着玩“年轻人都在玩的游戏”也没有用,你能收获的永远只有不耐烦的白眼,或是温和但敷衍的嗯嗯嗯。

很多父母凭借上一代的经验,宽慰自己说:没事,等孩子长大就好了。

怎么会“好了”?长大了,他们就会去读你想让他去读的书?开什么玩笑?

我们要认清现实:书籍阅读一直在萎缩当中。这一点无须引用任何数据,人人都能感受。而“阅读书籍”的选择面又越来越宽,中国大陆每年出版的书已经超过了40万种。在每一次读书会的荐书环节,我都能强烈感受到,参与者阅读书籍的重合率极低,每一次有人说“这本书大家可能都看过”,不被打脸的机会很少。

分配给书的时间越来越少,可供选择的书越来越多——你不要以为这只是你们这些成人的问题,事实上,孩子会遭遇的困惑,还要放大很多倍。他们的精神世界更不稳定,更容易被切割塑形。

当我说到阅读的时候,一般都是特指深度阅读。在这个前提下,不要把阅读与电影、电视或音频放在一起比较。后面那些都是顺应天性的行为,人性趋易避难嘛,想听就听想看就看,不想听不想看,放开就是。而深度阅读是反天性的行为,它是一项技能,需要习得,而且保持。

知识付费正是热潮。这种“知识交付”跟深度阅读的逻辑是不一样的。使用音频或视频传播知识,逻辑上跟电视剧和游戏是一致的,它必须对抗用户巨大的惰性,所以需要一开始就抓住用户,然后不断地刺激他们,让他们不会选择离开。这种逻辑的特征是“快”,追求即时消费,短期内消除用户的焦虑。有交付就有接收,用户是被操控的对象。

而深度阅读的逻辑不同,它更像一场烧脑电影或是一门正式课程。它会划定一个相对封闭的时间与空间,作者在其中尽展所长。它可以容许开头平平无奇,而结尾发人深省,它也容许尽可能的复杂,甚至追求比生活更复杂的进程。这种逻辑的特征是“慢”,有时基于阅读的感悟会发生在千里之外,十年之后。

如果生活中的时间是一条中轴,“接收”与“阅读”是在中轴的两端。“接收”消减我们的时间,而“阅读”增长我们的生命。因此通常我们说“杀时间”(kill time),就是将自己置于一种被动接收的状态。

我并不想否定“接收”的正面意义。正如一位朋友说的:“自从有了智能手机,会议变得容易忍受得多了!”有了无时无刻的便捷接收,所有冗长的等待就变成更容易忍受。

据说爱因斯坦曾用这个比方来解释相对论:跟年轻姑娘坐一块儿,时间过得快;跟老头儿坐一块儿,时间过得慢。

那么请回答下面这个问题:如果你有一笔钱,你是愿意付给一位女明星,让她陪你吃一顿饭,还是愿意买一顿跟巴菲特或比尔·盖茨这种老头儿的饭局?

食色性也,跟女明星吃饭,正常人不用学习也能得到享受;跟老头儿们吃饭,能得到什么,就看自己的道行了。所以深度阅读是一项反天性的技能,需要学习。

我们不是总喜欢谈竞争从幼儿园开始吗?能否学会阅读,就是一场竞争。我见过很多成年人,他们有生存技能,衣食无忧,但是他们还在为如何掌握深度阅读的技能而苦恼。当然,不苦恼的人更多,除非他们“去过,见过,得过”,我也没办法灌输给他们什么是“思维的乐趣”。很多人喜欢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其实,学不会深度阅读,想象力被限制得更厉害,只是你不知道。

我估计,刚看到这篇的标题,不少人会认为我也在贩卖焦虑。错了。如果我要贩卖焦虑,就不该是这样的写法。

我应该写我的一个朋友,他家孩子怎么因为没有学会阅读,在美国留学面试时失败,或者阅读邻居的读友,因为学会了深度阅读,从世界500强辞职,创办了马甸地区前十名独角兽公司的故事。

想在一篇公号文章里说清楚深度阅读,本身就是一个悖论。不过,你能看到这里,说明你不是一个浅薄的标题炮灰。咱们可以来讨论一些真的焦虑了。

我认为阅读是一个身体力行的事,而且不能是数量的比拼,像微信竞走攒步数那样。深度阅读,要像《儒林外史》说写八股似的“一鞭一条痕,一掴一掌血”。

深度阅读的效果,要达到《狂人日记》里主角那样: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煌煌中华三千年史,能读成“没有年代”,能从“仁义道德”的字缝里读出“吃人”,这就成了。拿这个能力,去解读热门现象,去思考人生问题,基本上可以做到“不惑”。

如果只是“接收”而不是“阅读”,你能学会的,只能是“明辨是非”。王小波说过,明辨是非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孩子从小就喜欢问“好人还是坏人”,大人告诉他,他就只负责爱好人恨坏人。一个人摆脱童稚状态,就是要学会理解复杂,洞悉套路。

说白了,学会深度阅读,就能获得思想的自由。只是接收的话,也能满足求知欲,但想象力是没有的,你读了一本又一本书,听了一堂又一堂课,爽了一次又一次,但是你不知道怎么去寻找只属于你的一方天地。

《三体》里那个隐喻用到这里也合适:二向箔造成的降维打击,就是要求银河系被迫接收一种平面状态。银河系在平面状态是僵死的,不能流动的,唯一的救赎之途是建造并进入自己的小宇宙,在里面等待未来。

近些年,中国引进了大量的绘本童书。曾几何时,我们也很高兴,给小儿买了一架又一架的绘本。但是我现在觉得,那些西方的绘本,漂亮,有趣,可爱,但是不是适合中国儿童?适合多大的中国儿童?可能需要重新考量。

人类最早是通过图画状物、记事与传递信息的。如果图画够用,人类发明文字干什么?当然是有图画无法涵括的复杂内容,需要有另一种介质来承载。

绘本当然是好看的,但无节制的绘本阅读,再配上无所不在的影像,会不会让一个儿童形成路径依赖?当孩子看漫画中国史哈哈大笑,我们欣慰地觉得:孩子终于对历史感兴趣了!可是,放下漫画,他只记得那些图像里的碎片:墨镜,天团,吃瓜群众。跟历史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他会把漫画中国史当成标准,下一次给他看历史书,只要没有漫画好看,他多半就没兴趣了

我们把“引起孩子的兴趣”奉为圭臬,但兴趣之后怎么办?是不是就一直在浅层兴趣里打转,在普及本提供的自足世界里快活一世?你觉得不至于吗?我倒觉得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了。

影像有天生的优势,就是直观,易解;但影像有天生的弊端,它承载的信息量相对有限。以前刚有电脑的时候,我还傻傻地想:我写一辈子,也写不满一张4M的3.5寸软盘,不是吗?可是现在64G的U盘,几部蓝光就填满了。一个人一生的思考与写作,还比不上一部蓝光电影吗?这是不一样的介质带来的问题。

本来这两种介质可以并行不悖,人类不会因为有了文字就取消图画。然而现在是原始社会之后,又一个读图时代。强势的图像,还有声音,是贪心的矿主,他们挖完了自己的富矿,就把手伸进了文字的领地。不过,他们的开采方式,仍然像在自己的领地一样,是掠夺式的浅层开发,只要最浅的最容易挖的那一层矿物,然后就宣布这些矿废了,人类的精神财富,已经尽在图像与声音之中。

我在用蹩脚的比喻说一个残酷的现实。一旦你习惯了挖浅矿,你根本没有能力再往深里挖。那你怎么去跟那些会深挖矿藏的同龄人并肩而立?前些日子,我在一位以色列人的讲演稿里看到一句话:科技承诺了平等,但科技只向少数精英承诺创新。所以,科技承诺的平等,只是虚幻的平等,是将大多数人拉低到同一水平的平等。

还记得我前面说的,我小时候,如果不能翻越阅读的山丘,就看不到别样的风光吗?那时的精神生活,就是这样真实而残酷。现在呢,依然残酷,但是会给你一个楚门的世界,让你在“新天地”与“高科技”的布景下一路平趟,当一块快乐的金字塔基。

前几年不少媒体在报道与提倡“慢生活”。看了一些报道的描述,总觉得点不对,好像慢生活就是靠近自然,无所事事,整个生活都停摆在前现代。恕我直言,这跟孔子说的“匹夫匹妇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有啥区别?我理解的慢生活,身体慢下来,脑子要更活,才能抵抗别人设置的生活节奏。

还有一碗鸡汤,说有人就是想当坐在路边鼓掌的人。坐在路边没关系,为啥你老要给别人鼓掌?给别人鼓掌,说明你还是认同别人的价值观,只是你做不到,无可奈何。等到你给鼓掌那个人走远了,你又自哀自怜《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同时等公号更新下一篇《你的下一代已经抛弃你》。

重点不是“孩子,你可以不成功”,而是孩子,你要学会在自己的宇宙里当一个无止境的探索者。这样你才不会需要靠鸡汤或毒鸡汤吊命,不会把抓住并守住另一个人当成毕生的职志,不会把未实现的梦想寄托在你的孩子身上,不会耗费宝贵的健康时光,站在相亲角无望地企盼,让别人对你的宝贝儿女评头论足,称斤掂两。

我不能担保学会了深度阅读,这一切都能全部实现。我写过一篇《劝人读书不一定是好话》,丰富是可以保障的,痛苦与否,唯人自召。但是你要相信,人类发展至今,绝大多数人生问题已经被反复思考过,讨论过了。为什么你会觉得那么多先哲的智慧,还比不上一个靠你供养的野生教主?“不要相信什么乌烟瘴气鸟导师”,这句话,鲁迅真的说过。

按照贩卖焦虑的套路,到此应该是教大家怎样学会深度阅读了。

可惜,我也不知道。

1979年,汪曾祺赋闲在家。此时儿子汪朗刚考上人民大学,女儿汪明病退回家。汪曾祺的太太施松卿大概是觉得儿女的底子不够,老汪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给孩子们讲讲古文吧?结果老汪三番五次推托,直到太太发了火,骂他对儿女不负责任,老汪才应承下来。

结果,“他拿起《古文观止》翻了一溜儿够,最后选中一篇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边念边讲。二百多字的短文,爸爸只讲了一半便宣布休息,此后再没有下文。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我们上古文课。”(《老头儿汪曾祺》汪朗文)

汪曾祺这样讲古文,有所本。他在西南联大读书的时候,刘文典讲了一学期《文选》,只讲了半篇木玄虚的《海赋》。

为什么挑《五柳先生传》?汪朗先是觉得这篇短而易懂,“便于糊弄我们”,后来又觉得其中有深意,父亲是以五柳先生自况,“他身上或多或少也有五柳先生的影子”。

要我说,汪曾祺是在教儿女读书的要义。他在另一篇文章里说过,不能按照文学史循序渐进地读书(《谈风格》)。《五柳先生传》里的金句是“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什么是精神的慢生活?这就是啦。非功利的深度阅读,读至快意处会心一笑,是很高的境界。这样的人若是常怀焦虑,不用你说,他自个儿都会觉得自己傻。

汪曾祺上大学时,跟着沈从文学写作——其实阅读与写作是一样的,没有通透的思考,都是无根之木。但是光有思考也不行。沈从文自己也说,他在大学里讲写作,“当然是骗人的”。写作没法讲,只能带着学生写。你先写,写完我再给你讲,讲不清楚,干脆我写一篇给你看。沈从文就是这样教写作的。这种教法,成本很高,成才率不高,因为能坚持下来的就不多——沈从文认为,要写够十本书,才能有基本的自信。但是如果能成才,就是了不起的大才。坚持下来,即使成不了才,也不会那么喜欢用双引号。

深度阅读其实也一样。多读,特别对味的反复读,和朋友一起讨论,讨论后再读,直到把书读成自己的。你能想象拿这阵仗来对付一篇公号文章吗?现在几乎没人有这样的闲暇反复读什么东西,都是打卡式的快读,然后转给别人打卡。被打卡打得多的,哪怕都是读个标题,也是好文章。

父母始终替代不了孩子,但先让自己学会阅读,制造一个好的阅读环境,总比二十年后去泡相亲角强太多。昨天小儿表示对《鲁滨孙漂流记》有兴趣,家里还真没有,马上下了一单。今天送到一看,虽然是大社,却是删节的普及本。二话不说,扔掉再买一本。看过太多同龄人大谈《西游记》《红楼梦》,其实只看过电视剧和小人书,这个没法忍。

下面这句话鲁迅也真的说过,迅哥这人始终清醒,听他的没错:“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

01  真实自体,是什么意思?

真实自体,是一个人的天然本性。这个本性出生之时,是一团混沌无序的能量。

比如一个被好好养育的婴儿,肯定不会乖顺和体谅父母。就像韩雪的女儿诗迪,爸妈给她喂饭时,因为想自己多吃两口,给诗迪的饭稍微迟了点,诗迪大力拍桌子抗议,霸道得很。这个霸道的真实本性,被充满爱的抱持,会自然生长成真实有力,又高度有序的自体。

真实自体会呈现出自律的样子,但并非自我约束出来的。而是当一个人的内在强有力,灵魂安住于身体,自然会呈现出高度有序又自由伸展的状态。曾经微博上看到一个被大家纷纷称赞的好孩子,这个孩子打开电视,看了二十分钟后,主动关上了,理由是“妈妈允许我看二十分钟”。这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也是一个真实自体虚弱的孩子。

而真实自体,会根据内在需要去决定自己看不看电视,看什么节目,看多久后关掉,因为身心渴望去做下一件事情了。

虚假自体必然伴随生命力的虚弱,就像插在花瓶里的鲜花。而真实自体则像扎根大地的大树一样能量源源不断。

亲子关系中,我最多强调的是界限。界限即自由,自由即界限。

即便你不知道如何用爱回应孩子,但是孩子拥有自由,拥有自己的事情自己说了算的权力,他不需要在跟父母的关系里构建假自我,他可以安心发展自己的真实自体。所以,每一个反馈用爱和自由养育孩子的家长,说到孩子的状态,都会提到共同的一词:活力爆棚。就是这个原因。让孩子活力爆棚,父母只需要做到两点:

① 痛快满足孩子的欲求

② 遵守界限。

在重新养育自己的路上,我们也需要做这两个基础工作:

① 痛快满足自己 

② 维护自己的界限。

在这个基础上,不断觉察虚假自体如何像木马程序一样悄无声息的运行,它如何接管了我们的一言一行,甚至情绪反应。

02  虚假自体可以“成功”,却不能享受活着的感受。

被虚假自体占据的人,并不是说他的情感是虚情假意,而是真实的自己被捆绑起来无法发声。美剧《真实的人类》里,人造人已经有了自己的情感、意志和思维,但是她被程序控制着,只能执行被程序写好的言行反应,包括肢体表情。内在的真实的她,无法发声,无法指挥自己的身体。

这种困境,也是我们无数人类的共同困境。

从一个无法抱持婴儿真实本性的母亲,让婴儿开始构建虚假自体来适应外部环境,到整个教育体系道德体系都在告诉你:你的天性是错的,你应该在什么场合下表现成什么样子才可以被接受,而且你要努力表现得比别人更好,优秀才配活。

就这样,我们被植入了密不透风的一套虚假自体程序,自动运转控制我们的一言一行,甚至所思所想,而真实自体被囚禁在地下室暗无天日。虚假自体可以良好甚至优异地适应社会,只是有一个致命问题:虚假自体无法享受人生。

虚假自体做着一切可以让自己幸福的事情,却没有一分一秒,是真正开心的。它做着他认为会让自己开心的事情,比如吃米其林大厨的美食,它吃得出来那是好吃的,却吃不出满足感。去看美景,那美景可以留在手机,却无法直接刻入心灵,看美景带来的幸福感还不如发到朋友圈看别人的点赞评论。虚假自体获得优异成就,攀上事业高峰那一刹那,是无比的虚无。虚假自体无法从任何事情上获得快乐。

*附 ①:《 命运,就是摧毁「假自我」的修行 》

*附 ②:《「假自我」与「不存在感」的痛苦 》

03  “小大人”是童年的丧失,是真实自体的丧失。

孩子说话像大人,讨厌跟孩子们混在一起,喜欢跟大人在一起,愿意顺从和帮助大人,表现出过于成熟懂事。这是假性独立,一种变态人格。

因口欲期严重得不到满足,憎恨自己的依赖,从而发展出似乎能够自我满足的夸大自体。力比多不再指向真实的外部客体,而是在内部幻想中全能控制客体,也就是"自己跟自己玩儿”。

*附:《 要求孩子“懂事”,是在祝他(她)成为倒霉蛋 》

假性独立的人极度追求成功,但是无法忍受挫折,遇到挫折就会抑郁或者攻击他人,经常自鸣得意,或者攀附权贵“狐假虎威”。

情感体验缺乏真实性,给别人的感觉浮于表面,难以碰触到内心。假性独立的人在真实的性关系中感到无力,只能通过各种变态的性幻想来激发性兴奋。假性独立在精神分析中被称为“肛欲自淫”。

真实自体出生之前,我们都是假装在活着。

作者 | 李雪

心理学学者,从事心理学研究近十年,创办「初心心理」

畅销书作家,著有《当我遇见一个人》当当网与亚马逊正在热销。新书将在201804月发行♬

新浪微博 @李雪爱与自由

01  两位夫人

看到刘德华太太朱丽倩的新闻。身为高调富豪千金的她,在最美年华做了刘德华背后隐形人20年。现年51岁的她眼袋浮肿面容疲态,去一家廉价美容店做美容,趁着打折扫货买菜。

每个人选择的人生无可厚非,苦乐也只有自己知道。

有意思的是:这条新闻下,所有评论都在称赞她为老公默默无闻的付出,她身为妻子的朴素节俭,在背后支持老公不要名分的乖顺,堪称女性典范。

时至今日,在我们伟大中华,国人看到一个女人,看到的依然是她是否符合默默无闻少吃粮多干活的好牲口本质…

童年缺爱的女人太容易做的事情是,把精力放在成就男人身上,而不是专心发展自己。这并不是出于什么伟大的动机,而是因为缺乏爱的支撑,女人的自体是虚弱的,以至于她不敢直面自己的人生,绕个弯子去成就男人仿佛成就了自己,又不用担受挫折与失败的风险。

中国文化给虚弱自体的女性指出了一条“容易的路”:你不用直接参与社会竞争与合作,你不用承受这里面的挫折、压力、风险,忍受自恋受损的痛苦与羞耻,你需要找到一个好男人,然后让自己成为一个“旺夫”的女人,在背后默默支持男人的事业。男人成功了,你就是人生赢家,仿佛你也赢得了跟丈夫一样的成就。然而事实呢,我们看看最旺夫的李嘉诚夫人庄月明吧,她年轻时博学多才倾尽全力帮扶李嘉诚,帮他进入上流社会发挥自己的才能,可谓中国传统文化女性赢家的典范,然而结局呢?

她的悲剧不在于男人花心,而在于她没有属于自己的天地,她的全部心思都扑在这个男人身上,这个男人一举一动都决定着她的命运、她的喜怒哀乐。这是她的悲剧,也是整个中国文化对女性催眠的悲剧。

02  幸福是没办法托付给他人的

说到择偶,常常会听到“某个男人很好,是值得‘托付终身’的”这类说法。“托付终身”翻译过来就是:我的人生我不要了,交给你处置。

时至今日,我们的社会依然在催眠女性:你只要为一个男人付出,求得他认可,助他成功,就等于你获得了成功。

这样一个女人,物质上过得好不好取决于这个男人的能力,精神上开不开心取决于这个男人如何对待她。

这像什么?一只宠物,过得好不好完全取决于主人的良心。但宠物只需心安理得享受主人提供的食物就好了,而女人还得自我牺牲为家庭付出,还要提心吊胆自己不要被其他女人取代。一旦女人把自己幸福与否的责任交托给男人,那么她的生命就开始枯萎,这种枯萎在年轻时被物质装扮着或许尚不明显。

到中老年则一眼便知:为自己人生负起责任的女人,眼神是安稳坚定的,被男人掌握命运的女人,眼睛暗淡无光,由内而外的疲态。

这就是“活出自我”和“把自己活成工具”的区别。工具再好用,再被认可,也是没有生命力的。

03  付出 ≠ 伟大

常常看到有人抱怨中国社会环境给女性支持太少,不利于女性养娃。是的,毒空气毒奶粉毒婚姻法,确实都不利于生养。所以可以努力出国找优质环境优质精子;可以在国内独善其身,或者等条件更好一些再考虑生育。

千万不要随意弄个孩子出来然后怨男人不争气恨社会不完善。

生育对女性,尤其对于身体不好的女性,要付出很多代价甚至生命危险。但代价大不等于这件事儿伟大,否则冒着生命危险爬高楼盗窃也是件伟大的事儿喽。

生育这个事情任何动物都会做,它本身没有伟大可言,对地球更不是贡献。付出不等于伟大。

斩断轮回,传递爱和自由给下一代,才是人性的伟大和对人类的贡献。

04  和“错”的人生了孩子

作家陈岚在微博上分享了一个故事:

-

一位磊落的女性“瞎了眼”下嫁给一位猥琐的男性,生了孩子。后来离婚,孩子由这位妈妈抚养。后来再婚,这次“擦亮了眼睛”,与再婚丈夫三观匹配。而后又生下一子一女。

她对三个孩子“一样锦衣玉食,一样尽力培育”。她的次子次女,阳光舒展,天生没心没肺,俩个都像她(她和她后来丈夫都是这个性格)。

但在长子的身上,总能看到前夫的影子。这位女性光明磊落,正直大方,可是竟然在长子身上一丝一毫不见遗传。

这位妈妈说:“我一个光明磊落的人,咋生出这样一个劣种”,那孩子“阴沉、算计、懦弱,与他爹一摸一样,如复印”。

-

磊落女下嫁猥琐男,因为当时他正好是她人格中的阴暗面。充满怨恨的离婚,对于襁褓中的孩子来说,创伤累累,而且孩子要继续承担阴暗面的投射。

换句话说,如果孩子一出生就被送养到充满爱的家庭,他也照样阳光。不信可以看看那些被白人领养的中国弃女,她们平和优雅的笑容。

基因会绝对很多东西,但不是所有东西都只能仅仅由基因来解释。

05  我所理解的“子宫道德”

“子宫道德”这个词我非常赞同,这是对自己负责对孩子负责。什么是子宫道德,在我看来有两点:

一是有意识的选择你愿意与之孕育孩子的人一起孕育孩子,或者购买你喜欢的精子。

——清晰知道是我自身的爱满溢出来渴望传递给一个孩子,不是为男方传宗接代不是为社会贡献人口。二是万一丧偶或者男人后来不如我意,我得有独立的精神和经济能力养育好孩子,不会把对男人的怨恨转嫁为看孩子不顺眼。做到这两点再选择生育,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06  男人出轨怎么办?男人出轨怎么办?

问这个问题之前,需要思考清楚一个核心问题:我是人,还是物?如果女人认为自己是物,那么娃娃(昵称)的理论就很适合,她会教女人如何“聪明”地让自己更讨买主喜欢,费尽心机留住主子,因为物品最怕没人要。做一个“优秀”的女奴讨主子关心,机智的战胜其他女奴,这样的女人会有什么结果?娃娃已经替你想好了,可能一些人不知道,娃娃还是中国PUApick up artist 翻译过来是:把妹达人、泡妞高手)组织的导师,该组织以不断骗炮摧毁女人自尊为荣,甚至大秀自己如何怂恿女人自杀,当然,也只有信奉娃娃理论的女人才会被PUA恶心男骗到,娃娃真正做到了自产自销的可持续发展。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人,其实就不会问出“男人出轨了我该怎么办”这样的问题。你和他都是平等的成年人,合则聚,不合则散,没有谁抛弃谁、辜负谁。每个人为自己的幸福负责,这个男人想要就要,不想要就离,子女和财产好商量就商量,不好商量就及早请律师。至于反思这段关系,当然需要反思,反思不是为了总结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导致男人出轨,反思是为了看到自己如何让自己陷入虚假的关系,斩断轮回,今后的人生只珍惜那些珍惜自己的人。

网友 @phoenix-邬邬 说:

这个世界有太多女人都在玩“曲线救国”的戏码,不断地改善自己,更漂亮更性感更高学历更懂得支持男人为他们提供情绪价值,以为就此能从男人那里换取爱情和一世相敬如宾的安稳。

或许这世上有这样的宠儿,但我不是相信大部分女人都不是,等梦醒再怨恨只怕为时已晚。

07  孤独与倍感孤独

已故的著名演员罗宾威廉 • 姆斯 Robin Williams 曾说:我以前以为,生命中最糟糕的事就是一个人孤单终老。其实不是。生命中最糟糕的事是和让你觉得孤独的人终老。

——后者简直就是恐怖故事,也是大多数家庭的写实。

一个人孤独的活着,要好过跟一个让你倍感孤独的伴侣一起生活。因为人性所驱,当你跟伴侣、家人生活在一起,你总是免不得会期望对方的回应,当对方不回应你,你又免得不失落和自责,责备自己为何还不死心,自取其辱。这个过程很耗心神。

而当你就是一个人孤独的活着,你发现孤独虽然无法改变,但是并不影响你去展开自己的生命,不耽误你去体验你想体验的,孤独只是一个存在的事实,它跟丰盛自由并不矛盾,你的身心可以是孤独的,同时是自由自在,丰盈通透的。

幸福,不是托付得来的,从来不是。

作者 | 李雪

心理学学者,从事心理学研究近十年,创办「初心心理」

畅销书作家,著有《当我遇见一个人》当当网与亚马逊正在热销。新书将在201804月发行♬

新浪微博 @李雪爱与自由

【发生了什么】

今天区域游戏时,陈奂文邀请我和他一起玩镜中猜。我旁边地面上芳喆、雨涵正在玩机器人小蜜蜂走迷宫。佳勋和苗均围在旁边,奂文和我正轮流出卡片玩镜中猜。忽然我注意到旁边佳勋在坐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然后他迅速站起来朝着苗均冲拳而出重重地打在苗均的胸部。我立即喝止,把他俩叫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一手揽过苗均,一手揽过佳勋问:“你们怎么打架了,发生什么矛盾了?佳勋你为什么要这么用力打苗均。”佳勋说:“是他先打我的”。苗均低声解释着,我听不清楚,我贴近他,反复问了三遍才听到他嘴里说的是‘他只是想摸一下小蜜蜂’。我问苗均:“那你是不是先打了佳勋,你怎么打的?你打他哪里?”苗均点了点头承认是自己先打佳勋,并用手比给我看打手臂了。他说:“佳勋不让我摸小蜜蜂,我只摸了一下,他不让我摸。我就打他的手这里。”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

我这下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来是:苗均想摸小蜜蜂,而佳勋和雨涵是好朋友他们一起在玩小蜜蜂,佳勋不让苗均摸。

根据我对苗均的了解,苗均平时就比较缺乏玩伴,交往时通常比较孤立,交往能力比较低,所以他经常遇到交往冲突。今天的事情又是一次交往冲突,‘想摸摸小蜜蜂’这个想法可以看出苗均对机器人小蜜蜂也很感兴趣,同时还存在一种可能就是:苗均在寻找玩伴,并希望加入雨涵佳勋芳喆的游戏。但是苗均采用的方法是自己偷偷摸一下,所以遭到佳勋的阻止。

我对苗均说:“你想摸小蜜蜂对不对,那你可不可以用别的办法。你可以怎么做,就不会和佳勋有矛盾呢。”苗均想了想说:“用说的”。“对呀,用说的这个办法更好,要怎么说?”我肯定他,并继续启发他。苗均回答:“要说‘可不可以让我摸一下’”。

这种交往的方法其实老师已经在班上多次和全体小朋友讨论过了,苗均是懂得,也是知道的,只是他为什么不敢去尝试呢?

【下一步做什么】

 我想了解他心里的真正想法,于是我又问他:“没错,你很聪明,就是这样说呀!可是你为什么不敢说呢?”苗均回答:“我有点害怕。”我又问:“你为什么害怕?你怕什么”“我感觉有一点害羞” 

啊!原来苗均不是不会交往的方法,而是害怕交往,感觉害羞。为了鼓励他,我对他说:那你现在再去试一次,对芳喆和雨涵说一下,让她们再让你摸一次小蜜蜂,你觉得她们会答应你吗?他点点头说:应该会。我继续鼓励他:“那你去吧,如果你成功摸到小蜜蜂,老师奖励你一个贴贴,好不好!”他想了想,微笑着点点头。他真的走过去,对芳喆和雨涵说了自己的请求,然后成功地摸了一下小蜜蜂,他高兴地回来找我,我问他,你成功了吗?他开心地说:“是的,我摸到了,我对她们说,她们就让我摸了。”我奖励了他一个漂亮的贴贴,他高兴地又蹦又跳地走开了。我看见他脸上露出兴奋的,开心的表情。

同安区实验幼儿园   蔡秀娟

2017年5月8日

【发生了什么】

今天午餐时间,有部分小朋友先吃完午餐,已经到走廊的棋类区和低结构材料区玩了。我在教室里照看还未吃完的小朋友。这时佳勋从走廊外走进来向我告状,说睿泽用百变魔尺打他手臂。我就跟佳勋一起到外面走廊找到睿泽了解事情发生的经过。

我问睿泽:你用百变魔尺打佳勋的手臂吗?睿泽没有立即承认,而是解释说:“是他先踩我的。”我又问睿泽:“他先踩你哪里?”佳勋说:“我没有踩他。”睿泽进一步解释:“因为我在地上扔百变魔尺玩旋转飞镖,佳勋跑过来踩到我的百变魔尺。”听完睿泽的话,我大概了解事情发生的经过。于是我对睿泽说:“佳勋踩到你的百变魔尺,是他不小心,可是你用百变魔尺敲打佳勋的手臂是你不对。你要向佳勋道歉。”睿泽不愿意道歉。我接着说:“因为之前我们在班级说过,谁乱扔百变魔尺,或者用百变魔尺打人,就要没收百变魔尺。所以,老师决定没收这个百变魔尺。”睿泽很不情愿,死死抓住百变魔尺,我坚持重复这一规则:“百变魔尺拿来扔或打人就要被没收的”。后来睿泽终于松手,他边松手边对我提出要求:“那你要好好保护,不要给别人玩。”我哪里理他,我说:“没收就是没收,就不是你玩的,当然可以给别人玩。”说完,我拿走百变魔尺走进教室。

过了不久,睿泽进来问我要百变魔尺。他问我:现在可以还给他百变魔尺了吗?我拒绝了他,并坚定地表示,被没收就不能再玩。他要不到百变魔尺又出去了。

到了收玩具的时间,小朋友都在收玩具,吕炫阳跑着进来,对我大声报告:“老师,老师,林睿泽不让我们收乐高,他乱扔乐高。在乱发脾气。”很多小朋友也跟过来报告:“老师,林睿泽在哭。”我心想:“这个睿泽自己做错了,还不服气,还哭”。我再次走出教室,来到睿泽身边:“别人收玩具,你怎么乱扔乐高玩具。”睿泽眼神充满了愤怒,他不听劝,使劲拽住乐高板,不让收起来。我一边从他手中强行拿走乐高板收进柜子,一边对他严肃地说:“睿泽,收玩具时间到,你不想收玩具,你想干什么呢?”被我强行拿走乐高,睿泽就撒泼似的乱舞双手,把桌子上的小乐高积木都扫的四处乱飞。他边挥舞边大哭起来:“是你,是你把我的百变魔尺弄坏,它变不回去了。”我蹲下来解释:“你的百变魔尺虽然被老师没收,并没有人动过呀,哪里有弄坏,而且是因为你违反规则,老师才没收你的百变魔尺的。”睿泽一听到我的话,哭得更凶了,简直就是洪水大爆发,哇哇大哭,眼泪哗哗直流。边哭边死死咬住这句话不放“是你,就是你把我的百变魔尺弄坏了,他变不回去了。”孩子撒泼哭闹,听的人都简直会烦躁到心快爆了。我忍住心中熊熊燃烧的火气。坚持对他说:“为什么变不回来,百变魔尺本来就可以变来变去,你想办法就能变回来的。”睿泽哪里听得进我的话,一个劲猛哭,死活就是重复那句话:“它变不回去了,是你给我弄坏,你赔,你赔。”我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心里想,算了,我不要跟他较真,他并不是真正在乎百变魔尺,而是在乎一点:“我是对的,你是错的。”我蹲下来对他说:“好吧,今天是老师不对,老师没有好好保护你的百变魔尺,老师向你道歉。下次,老师一定会注意的,一定好好保护你的百变魔尺。”听到这句话,睿泽立马停止了哭泣,用手擦擦眼泪,两秒钟之内变脸成功,就乖乖跟着老师进教室,准备排队进寝室午睡。我安慰他说:你先去擦下脸,喝一小口水,不然都哭哑了。有了我的情感支持,睿泽情绪立即得到平复,他点头答应,并按我的要求擦了脸,取杯子喝水。中午午睡,睿泽不像平常那样捣乱,而是一进去,就安静躺着,不说话,不捣乱,很快就睡着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

我明白了孩子情绪失控时,并非真的要无理取闹,惹怒大人,而是想得到一个安慰,一个肯定,当我没收睿泽的百变魔尺时,他心情沮丧,一百个不愿意,这份糟糕的心情一直无法得到平复。所以他又进来教室向老师请求要回百变魔尺。当老师再次拒绝给他百变魔尺时,他的内心又继续压抑。他的情绪没法得到表达。于是在收玩具时,他情绪失控,以拒收乐高玩具作为发泄方式,当老师干预时他情绪大爆发,才出现了与老师纠缠不休的境况。而面对孩子情绪失控甚至无理取闹撒泼、耍赖时,老师是不适宜和孩子做解释和讲规则的。因为情绪的背后是孩子情感上需要一个温暖的回应,需要一个支持,不是一再的否定或评判他的对错。所以我采取了温和地道歉,让孩子感受老师对他的理解,这时可以看到睿泽的情绪果真立即得到平复。看来对错不那么重要,孩子需要的就是成人更多的包容与爱。

【下一步做什么】

 我想,对睿泽这样的孩子,应该更多地观察他的行为,分析他的行为,并经常给予接纳,发现他的闪光点,强化他好的行为,弱化他不好的行为,从而不断往好的方向发展。

同安区实验幼儿园   蔡秀娟

2017年5月8日

第1页 共20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