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鹰,我曾经遨游在林峰之间,用尖锐的喙去啄瞎毒蛇的眼睛,用锋利的爪子将猎物轻松掠走。我曾经享受在山林间风呢喃着拂过我光鲜有力的羽毛时的感觉。但现在,厚重的羽毛让我飞不起来,迟钝的喙和爪子使我很难得到食物,这并不是我老了,而是我面临着我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所谓“鹰的重生”。

每只鹰在一定的年龄阶段都会因为羽毛太长、喙与爪子太钝而失去飞翔和猎获食物的能力。这时,鹰就必须躲在山洞里,不能进食,拔下自己过长的羽毛,敲破自己的喙,拔掉过钝的爪子,等待着重生。但是有的鹰因为饥饿,或忍不住疼痛,或是在自己最薄弱时被毒蛇咬一口而死在山洞里。而我不愿意面对它,不但是对痛楚的害怕,更是对死亡的恐惧。

就这样,我一直躲在巢里,想着我可能成为世上第一只因害怕重生而孤独至死的鹰了……我不再在意自己的羽毛是否整齐,反正离死也不远了。我的好友终于看不下去了,飞过来和我谈心。它说:“你难道就这么等死吗?”它从我颓废的表情中看出来了,冷哼一声说:“不就是伤痛吗?我们作为天生的勇士,怎么会怕痛!重生能不需要经历几番痛苦吗?你看我,在重生后不是更加英姿勃发了吗?这是一次值得挑战的重生啊!你别再颓废下去了!”它看我无动于衷,丢下一句“败类”就飞走了。它的最后一句话使我打了个冷颤,天生的自尊怎许别人说自己是败类?于是,我决定去试试,死也要死得有价值点。

我躲在一个阴冷的山洞里,钟乳石不停地滴下水来。我也不想找这么个阴森森的山洞,但我实在飞不远了。好了,开始吧!我用钝喙艰难地拔着羽毛,每拔一根就有种毛孔被撑开又紧紧合上的痛感,拔完后的翅膀一片火辣。好不容易拔光了羽毛,我又用喙狠狠地啄自己的爪子,直到双爪血淋淋的没了知觉——但爪子还是没有拔下来。我几乎要放弃了,但总想着,都到这步了,不坚持算什么!爪子好不容易拔下来了,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我又趁热打铁,把喙朝石头上猛一撞击……我失去了知觉,晕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只觉得浑身轻松,是浴火重生之后的轻盈。我起来活动一下筋骨,才发现我的羽毛不再厚重,而是光鲜亮丽,我的喙和爪子都重新长了出来,是锐利的,在隐隐照进来的晨光中闪着金黄的光泽。我!重生了!

我激动地拍打着翅膀,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山林的怀抱。

我再一次拥抱山林了,而这不再是曾经。(931字)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