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我按下时间控制器,记忆在倒流,那先前埋在心中的回忆,映在脑海中——

初一我未能当上班长,但一向对人热情的我经常帮助同学,温柔耐心地回答他们的疑问,虽然不是班长,却比那位严厉的班长更加平易近人,更受同学们拥护和信任。初二时,因我成绩突出,老师发现了我这个小助手,并找我谈话。

我内心忐忑地来到办公室,心想,曾子不说了嘛,“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老师该不会因为我做得太多了,而把我教训一顿吧?却见老师笑容可掬,拍拍身旁的椅子,示意我坐下。我暗暗松了口气。

老师开门见山地说道:“奕萌啊,这学期你进步挺大的,很好!同学们都建议让你当班长,我也正有此意,你愿不愿意试一试?”

不行,这不是挖人墙角嘛!我这么一想,打算回绝,却又转念一想:现在的班长的确不得民心,我一开始不就想当班长吗?何不试它一试?于是,我便起身对老师说:“谢谢老师支持,我会好好努力的!”

就这样,我名正言顺地当上了班长。

有了班长的名分和权力之后,我便严格要求起同学来:当同学讲话时,当同学忘交作业时,当同学之间闹矛盾时……我不再小声提醒或想办法解决,而是厉声警告,直接记名,向老师打小报告,以显示我的权威。这……是多么自然而然的事啊。

渐渐地,我自满起来了,对待同学不但没了耐心,还时不时暴躁起来,并且不接受任何有损自己颜面的建议,总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样子,总想着“到底我是班长,还是你是班长”。

没过多久,同学们就疏远我了,就跟当初疏远前任班长一样。我细细思索了好几天,才恍然大悟。我悔不当初,真的后悔啊……

这一刻,我果断地按下按钮,回到初二老师找我谈话之时。我进了办公室,坐在老师身旁,听她讲那番鼓励我上任的话。我站起身,微笑着对老师说:“谢谢老师支持,可我不愿当班长。如果您需要帮助,我还是很乐意做您的小助手的!”老师听了,惋惜地笑了笑,便让我走了。

于是,我又像从前那样——在自习时做好自己的作业,当有同学讲话时便小声提醒;主动去帮助成绩较差的同学,告诉他们学习方法;温柔耐心地对待每一个同学。同学们也和我亲密起来,老师也更加赏识我了……这样真好!

只是,爸爸偶尔会叹气说:“领导力呀!你要是有机会培养一下你的领导力,该多好!”这个时候,我就会跟自己说:领导力并不是充当权威,颐指气使,而是让他人潜移默化的影响力。如果手上握有权力,就做了权力的奴隶,那么,那权力不要也罢。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