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的一声,我从侧面撞上了走廊尽头的栏杆,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耳朵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萌发,暖暖的、痒痒的。你闻声赶来,大惊小怪地对我进行了一番“检查”,还不忘责怪着我:“你看看你这都多大人了,走路还这么不小心,要真伤到可就惨了……”我面无表情地站着,任你折腾。你的目光终于转移到了我耳朵后的一处:“啊啊啊!你的耳朵后有一条好长好宽的口子!”你高8度的大嗓门把一大堆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二话不说便拎着我去医务室。

我俩一路飞奔,终于到了医务室,你才刚走到门口,就开始“大吼大叫”:“老师,我同学她……”你一抬头,发现铁门紧锁着,尴尬极了,只好又带着我原路返回。

一路上,你不停的关心着我,一会儿问我渴不渴,一会儿问我伤口疼不疼,我一回头看见你那紧皱的眉头,心底是那么的暖。

 由于其他老师都没空,你只好带我来到英语办公室“求救”,一进办公室,我还没张口,你就把这件事告诉了英语老师。你们俩一会让我喝水,一会让我打电话,还轮流查看我的伤势,把我折腾来折腾去,都弄晕头了。我抬头望见你眼中的乌云并没有散开,觉得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

一杯水的功夫,你人就不见了。没了你在身边“监视”着我,我的心里总有些空落落的。就在我发着呆的时候,你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从门口进来了,手里提着我的一堆大包小包,手上还拿着一张请假条。豆大的汗珠从你的脖子上滑落下来,一闪一闪的,好刺眼啊!我的眼眶都湿润了。

晚上到医院缝完针后回到家里,一打开手机全都是你的未读信息,一条条都刻在我的心坎上:“你的伤口还疼吗?”“没事吧,明天能来上学吗?”“以后要小心一点……”

阳光跳跃着,照在走廊尽头的栏杆上,照在那个曾令我受伤过的地方。意外啊意外,你总是让人措手不及,但你又是那么的美丽。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