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1947年的春天,爷爷在漳平的城关镇出生了。那时候家里生了很多孩子,但不久都夭折了,只剩下爷爷的姐姐和爷爷两个孩子。

       解放前,爷爷的父亲过世了,那时候爷爷才两岁,家里只剩下三个人,乡下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身在单亲家庭的爷爷性格从小谦逊,自强不息,凡事考虑周全。

      在50年代,也就是爷爷的父亲还没有过世的时候,他的父亲是杀猪卖猪肉的,靠着一点点钱养家糊口。后来过世了,维持生计的钱都是靠母亲在高明山挑石灰赚来的。

       解放后生活好了一点。爷爷在8岁上了小学一年级,母亲一直供养他读书到初中毕业。学习刻苦的他在学校学到了东西,为他后日的收获打下了基础。

       他考上了龙岩农校,学农林专业。

       三年自然灾害大跃进,爷爷自己家里不做饭,到食堂去吃饭。家用铁器全部被人民公社拿去炼铁了。吃食堂饭,没有油水,只有盐,7两饭吃不饱,要把装饭的竹筒舔干净。爷爷的母亲索性在食堂当了炊事员,把剩下的米领回家,家里还算是没饿着。

       在1969年爷爷在打小工的时候认识了奶奶,70年确定了关系,在暑假结婚。

       爷爷因为有知识有文化当老师,却因为每天下班去浇菜,被派去乡下教书。上的是单人校,学校里只有他一个大人,那时候他一身兼多职:备课,上课,煮饭,组织体育活动,改作业,家访,家长会,带孩子上山砍柴火。忙都忙不过来,这个年段上完了就写作业,再去上另外一个年段。还要陪孩子们唱歌跳舞,学前班动不动哭闹也没办法。孩子们在学校的时候,他感觉十分欢乐,沉浸在欢声笑语之中;孩子们放学了,他就感觉孤独、凄凉,学校里一个人也没有,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在山里教书,否则就要去生产队干活。大伯都出生了,爷爷也不知道。每天频繁的,煮饭、上课、睡觉。

      1975年爷爷被调到青东小学当校长,可算进城了。当时他很年轻,认真负责任,很快成为了青东小学的骨干力量,在79年成为校长。80年调到教育局,成为财务股股长。这些成就来源于他从小刻苦学习;来源于他的单人校时的努力与坚持;也来源于他扎实的数学基础。在这时候,他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知识改变命运,机会总会留给有准备的人。成就还没有结束……在教育局的时间里,爷爷操办了一年一两次的教师大会等等,后勤工作少不了他的身影,身在单亲家庭的他考虑周全;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愿意别人受委屈,在老师的群体中交到了无数朋友。渐渐地从群体中脱颖而出,得到了领导的认可与尊重。随后爷爷步步高升……

       1989年爷爷因为出色的工作表现被调到了审计局。审计局得罚人,会得罪人,一开始也不愿意去。后来爷爷在副局长的位置上越做越好,成为了正局长,同时爱上了这份工作。

       生活慢慢好了,不再那么艰苦。以前大伯的学习也没有管好,从此也从大伯那里吸取了教训,在爸爸的教育上花了更多的心思。也如愿以偿的看到了,爸爸用优秀的高考成绩考进了上海同济大学。坚持就是胜利,吸取教训,继续前行。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只要踏踏实实做好每一步,不用小聪明走捷径,你就会得到尊重。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