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记忆中,有两种永远也不能忘却的味道,一种是米糕,另一种是丁香鱼罐头。

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幼儿园时的上学路上,我坐在爸爸的自行车后座上,手里捧着一块雪白的米糕,以树懒的速度慢慢地咬着、咀嚼着,直到嚼得米糕变成了涩涩的渣,才咽下去。儿时的我就是以这样的速度吃饭的,一顿饭通常要吃一个多小时,有时要吃两个小时。米糕原是甜的,但早已被我嚼得没了甜味,只有一股大米的清香。我嚼着嚼着,那口糕早已变成了渣。正当我准备把它吞下去的时候,那渣忽然冒出了一丝丝甜味。我于是接着嚼,甜味一缕缕冒出来,等到没有了甜味时,我再把那口已无法下咽的渣吐掉。

六七年后,爸爸偶然又买回了一块米糕,我一看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连包装的塑料壳都没拆,还是波浪形的,我就把那块米糕大口地吃掉了。这米糕依然香甜可口,可却因为没有充分咀嚼,品尝不到非来自糖而来自大米的甜味。现在我仍有时把米饭嚼到冒出甜味,才把渣吐掉。

我记忆中的另一种味道是丁香鱼罐头。小时候,只要有一罐丁香鱼,我的饭就吃得香。记得我第一次吃丁香鱼罐头是在外公家,我和颖杰正在吃午饭的时候,大舅拿出了一罐东西。我们问大舅:“这是啥呀?”他回答说:“这是丁香鱼,很香的哦!”一向非常贪吃的颖杰一听到“香”字,眼珠立刻就像电灯泡似的亮了起来。他迫不及待地叫大舅打开罐头,然后拿着汤勺舀了满满一大勺,尝了尝,眼珠瞬间从15瓦的灯泡变成了40瓦的,一边啧啧赞叹,一边接着舀沙丁鱼。我看到颖杰这等表现,也尝了一口,果然很好吃。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香,鱼和豆豉的结合堪称完美。此后的两三年时间里,我们成了丁香鱼罐头的忠实信徒,直到上了小学回老家少了,才吃得少了。

现在,当我再吃丁香鱼罐头时,尝到的味道却与记忆中的大相径庭了。是丁香鱼罐头变了,还是我的口味变了呢?(739字)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