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炜钦写的《赔偿》后,我感到中国教育堪忧啊。“政治课”上个没完没了,可是学生极尽破坏之能事,只要没被监视,就毁掉公物。可是,像这样的事估计在美国一些学校不会发生。据说一些聪明的校长在校园里设置了“发泄处”——有情绪很正常,不是要堵,而是要疏,帮助学生发泄各种负面情绪。 甚至,有的校长自己还甘当“靶子”,让学生们往他脸上砸蛋糕呢。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小学同学,他家原本离我家很近。他只要心血来潮,不论看到什么,就是砸,就是踢。他做事从来不考虑后果的,学校的东西几乎被他给搞遍了。因为他,学校才特意装了监控,搞得别的同学一点自由也没有。他家长也不知为此赔了学校多少钱。邻居家的围栏、花花草草被他给糟蹋成一片废墟。邻居也觉得奇怪,明明时刻提防着他,生怕他靠近自家东西,可是,那些东西就是保不住。

上了初中之后,他转学了,可他的消息不时传来,据说他们学校的栅栏竟被他给踢断了,围墙也给踢出了一个大洞。

要是他发起疯来,连自家的东西也得遭殃。他有一次没带钥匙,把自家玻璃门一脚踢碎了。他家手机更是不知道被他掰弯、砸碎了多少个!

像这样的学生,教育要怎么做才会起作用呢?我觉得,他可能是因为从小家长没管教好,从而养成了爱破坏东西的习惯,家长又处处包容他、放纵他,使他的恶习都不好改了。假如家长从一开始就知道管理好他的情绪,当他脾气上来,想毁坏东西时,就给他带到专门的“发泄处”,让他尽情发泄,或许他也不会长成今天这样的“破坏大王”了。(605字)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