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眼看到陈泽昌,我总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是猥琐,还是调皮捣蛋呢?——小眼睛,嘴总是张着傻乐;人看起来十分壮实,但身子总像一块冰淇淋似的,好像要融化了,不管他坐在什么地方,都给你摊着,直也直不起来,让人一看就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

我最忌讳的就是,有人在考试的过程中抄答案,尤其是抄我的答案。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可是偏偏我同桌陈泽昌就是一个爱抄答案的人。再加上我语数英三门成绩都不算太差,他抄我的答案就是不可避免的了。每回,只要他抄我答案,都可以上八九十,有时甚至都可以比我自己的成绩还好,可只要我把答案掩护得好一点,他就连及格线都够不到。他抄答案时,总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到我身边,一探脑袋,大脑就像备忘录一样,准确无误地把他能看到的所有答案都背起来,都记录了下来,然后迅速跑回座位上写出正确答案。每回,只要我一发现,我就会狠狠地揍他一顿。

记得有一次,老师正在上课,正上到好处,结果陈泽昌不停地骚扰我,我便一转身,拳头脚尖一起上,狂命地暴打陈泽昌。老师一回头,正巧看见我在那儿打陈泽昌,便点了我的名,还说如果我再这样的话,就要让我写计算题,搞得我特别尴尬。

之后,我想出了一条妙计——签一份合同:

合同期间,张瑞涵不打陈泽昌,陈泽昌不抄张瑞涵答案。

可是,陈泽昌照例抄答案,我只好另寻良策。终于,我找到了方法:和陈泽昌做朋友。主要的操作呢,其实特别简单,就是陈泽昌骚扰我的时候,打他时下手轻一点,抄答案的时候先陪着他嘿嘿乐几下,再重重地打他,至少让他对我印象好一点。记得之前他爸爸让他给我捎礼物来,说要感谢我和他做了好久的同桌,让我好好地对待陈泽昌。可陈泽昌一听,却向他老爸翻了个白眼,“她什么时候好好对我了,还天天打我嘞!”不过最后他爸一瞪眼,还是让他送礼物给我了。至于礼物是啥,我就不细说了,反正是件小玩意儿,我到现在还收藏着。总之,就是好好讨好陈泽昌罢了。可没想到,这招还真成功了!尤其是最近几天,他不但基本不抄我答案了,而且跟我关系还挺不错的,这点我倒很满意。

希望陈泽昌以后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一味地只抄别人答案了。

——《送给我的小学》(7)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