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就要博饼喽!”大家都快乐地盼着。

下午终于到了。到了第二节课,把桌椅拼起来,就开始博饼了。

一开始还不错,大家都兴高采烈的,玩得又叫又笑。我每次博时,手都得抡一个圈;泽昌每次博时,嘴里边念叨着:“考神附体!”可到后来,大家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了,因为不论大家怎么变着花样博,得到的仅仅是一些小小的一秀、二举……我只得了三个三红,佳怡除了两个对堂,其余基本都是一秀。大家脸上都写着失望。

望向别处的同学,他们个个都眯眼大笑。我们越发地垂头丧气了。看呀,别组同学手中的袋子个个都满得差点儿溢出来,还有人在拼命往袋里装东西……欢笑声连绵不断地从他们口中流出来。大家一瞧那气氛,更是悲伤。组员们都用怀疑的眼神盯住我。此时,我们的博饼已经机械了起来。首先,我把碗扯到自己面前,用手机械地抓起骰子,把手机械地抬起来,再把手机械地张开,然后漫不经心地看一眼碗里的“杰作”,最后万分悲伤地叹了口气,又十分机械地把碗推到下一位同学旁边……博饼没了趣味,就更让人郁闷了。那一刻真叫人想把别组同学手里的奖品夺走。我十分不高兴地望着我那扁扁的袋子,不住地撇嘴。子鹏在发呆;锶颖把头一偏,好像在沉思;佳怡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别的小组早就收摊了,我们却还在博着。终于博完了,可又因若希去参加大队长选拔,而我们忘记了她,就被老师批评了一顿。大伙就更没了心情。

回家后,我问爸爸为什么大家都博不好。爸爸回答说:“因为你带的是平底碗,想博出好东西是有点难……”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