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是星期日,天灰蒙蒙的,摆出了一个要下雨的架子,我却要去跳舞表演,表演地点在夏商超市前边。穿好表演服,化好了妆,就等着上台表演。

当时寒风嗖嗖,一会儿从前边往后刮,一会儿又从右边往左刮,叫人转来转去,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要坐那石头椅,冰凉冰凉的,不好受;站着呢,风吹来吹去,总轮不到我们表演完走人。要知道,那是在大冬天,下起小雨来了,空气冰冷刺骨,我们的演出服却薄薄的,上半身就一小块金色的布盖住胸部,后背也只是一根带子系着,下半身只是一小条纱布围起来,旁边还开了一个大口子。后来,我实在忍不了了,只得拿了两件外套,石头椅上盖一件,人坐在外套上,再往大腿上也盖一件,这才勉勉强强地等着。

等了不知多久,终于轮到我们了。拿好了舞蹈道具,就上台了。在台上,没了取暖的,就更冷啦!冷风一刮,让大家都起鸡皮疙瘩,头皮也发麻。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必须做到张嘴、微笑,必须摆出一种十分自然的、似乎对付得了所有事情的那种神态。舞蹈时长三分钟,要转圈的部分又多,十分难受。好不容易跳完了,我感到一阵轻松。

回家之后,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做人,就是要会“熬”!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