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要去乐海广场比赛,是跳舞比赛。

我换好了表演服,这时,化妆老师已经摆好了桌子和椅子,在桌上摆了一大堆化妆用品:扑脸的、画眉毛的、涂嘴唇的、画眼睛的……啥都有。

我们要先扑脸,这就要排长很长的队。好不容易轮到了我,扑了脸。下一步就是画眉毛、画眼睛、涂口红,又排另一个队。

正要排到我了,却突然从旁边插进来一位家长,带着一个也要表演的小女孩。她就这样莫名其妙插在我旁边,等待着要化妆。这是什么意思?我很不高兴:我还好容易站在这里,却还要再等两个人!就这样给一个人画画眼睫毛、画画眼睛、涂涂口红,我在旁边看着也觉得要十分钟,岂不累煞我也。

于是我把一只脚偷偷地向前伸去,时刻准备着等正在化妆的那个人一化完妆,就向前迈一大步,抢在那个插队的人前面。这时,排在我后面的一位家长看见前面这个家长串队,就说:“咦?你怎么在那儿呀,你不是应该排在后面吗?”她居然没有回答。很快轮到我了,我一大步跨到化妆老师前面。她拿起化妆笔,要给我化妆。结果,她往左边一看,发现我旁边站着一位小朋友,就不知怎么的决定先给小朋友化妆。突然,那位家长又在后边喊,“你怎么排在这里呀!”那位家长回头说:“那你刚才就跟我说不就得了?现在才说,那我既然已经在这里了,就排这儿。”我就更不爽了:真是个大无赖,都串队了,还这么一本正经不脸红。

化妆老师明白了这个小朋友是串队来的,也看不下去了,只给小女孩画了一半妆,就让她们排到最后面,先画我。很快我就化完了妆,去做下一步去了。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