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班下课时,大家闲极无聊,就玩起了“红灯,绿灯,小白灯”的游戏。

玩了几轮后,就轮到丽丽来当主持人了。她转过身,闭上眼睛,很快地喊了一声:“红灯绿灯小白灯!”然后又转了回来,用手指着这一位同学,说:“你,动了,回去!”“啊?我没动呀。”这位同学显得十分茫然。

“不不,你动了这个,这个。”丽丽说着用手指指了指眼睛,并转了转眼珠子。“什么?连这个也算啊!?”那同学只好回去。

下一轮又开始了。我本来第一次就已经停在了半路,这回,我一个猛冲就冲到了她的面前。她先指出了我后面几个人犯的毛病:不是眨眼睛了,就是腿抖了,再要么就是说了几句反抗的话。指完了后面几个同学的毛病,她就开始全方面地搜查我:先挠我的手心,然后又一直瞪着我的眼睛,接着又趴在地板上,围着我的脚爬来爬去,试图看出我的哪一个关节哪一块肌肉动了。然后又站起来前前后后地打量我,看我还能坚持多久……被她足足审视了两分钟,我才从她的眼皮底下解脱出来。她又转过身,开始下一轮游戏。

我趁机碰了她一下,她便往左边一闪;我怕她耍赖,便向前一步,伸出手,再碰她一下。她马上蹲在地板上,不敢起来。我就把手往下一按,差一点就要碰到她了,她马上喊:“你都碰过我了,怎么还碰我!?”我自然是无话可说了,只好退回。

我们就这样玩了十分多钟,玩得兴高采烈,然后继续上课。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