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前,爸爸去北京了,我这个刚满十岁的孩子就承担起了本来应该由爸爸承担的那一半家庭责任。

爸爸走后没两天,妈妈就告诉我一个重大秘密:爸爸不在家,她得自己管钱,她把钱装在钱包里,藏在了某个柜子里,要我保守好秘密。我敢肯定,我比妈妈更能保密,于是趁妈妈不注意,我拿了另一个钱包,在里头满满塞了一团纸,然后找到妈妈的那个钱包,把它往里头推了一推,再把我的这个冒牌钱包替换在那里。我心想,万一有人要偷钱,他先摸到的是假钱包,他就会把它摸走,真钱包就保住了。有一天,妈妈要用钱,却摸出了那个假钱包,打开见到一团纸,吓得话都说不出来。我悄悄跟她透露了实情,她才松了一口气,直夸我能帮家里管账了。

除了帮妈妈管财务,我还帮妈妈管家务。有一回,妈妈快要上课了,小时工没有来打扫卫生,妈妈又忙着打印材料,我就拉起裤子和袖子,充当起了她的保洁员。我把几条抹布弄湿,对折,趴在地板上,成了个“盗版一休”,在客厅、餐厅、走廊来回拖地。我的膝盖一湿,整个人就像安上了弹簧,在地板上滑过来滑过去,还挺有意思。课上,妈妈的学生一甩蓝笔,蓝墨水洒了一地,大家都站起来围观。妈妈让我帮忙清理污渍,我马上拿湿抹布一个劲儿地擦起来,擦完了地板上的,还拿海绵把桌上的一大块蓝色墨水给擦了个干净,弄得我手上、裤子上都是蓝色的墨水痕迹。我的举动使同学们都安静了下来,他们立刻恢复了上课状态。妈妈把课上好了,高兴极了。

课后,我陪妈妈去超市买铁棍山药。可是铁棍山药真的好长呀,原先买山药都是爸爸处理的,这下子妈妈犯难了。她每次都把粘了许多土的山药掰成一段一段的,很麻烦。于是我就想了一个办法:我先用一个塑料袋把山药的一端给兜住,然后又拿一个塑料袋把山药的腰给裹住,顺便把两个袋子结合在一起,再抱去给称重的服务员打价签。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扛着四根大约有一米半长的铁棍山药大踏步向家走,还不染上灰尘。我为自己想出这个办法而高兴。这可是帮了妈妈大忙呢!

不光光这些呢,我还帮妈妈修脚、按摩、搓背、做饭、烧水哩!瞧,自从爸爸走后,我就成了家里的一个“小小半边天”。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