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 寒假日记五则】

仓鼠日记(1)

这只肥肥的公仓鼠是我去郑朗家玩,与一只瘦瘦的母仓鼠一并带回来养的。

我让爸爸在网上买了一些仓鼠粮、仓鼠浴砂、仓鼠尿砂。我把两只仓鼠都洗得干干净净,让它们吃得肚子鼓鼓,睡得安安稳稳,玩得开开心心。直到有一天,母仓鼠跑了!笼子里只有忠实的公仓鼠站在食槽里,用两只闪闪发光的眼睛望着我。我翻箱倒柜,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那只母仓鼠。

最终,还是公仓鼠出马了。我跟着它,在各个房间里穿梭。它先考察完了工作间,我以为它已经出去了,要关上门,这时,它“嗖”地从门缝溜了过去。天哪,它差点被碾死!

公仓鼠后来找到了储藏间,发现了母仓鼠,并说服了母仓鼠,两只排着队走了出来。

我的仓鼠一只又变回了两只!好开心!

*****

仓鼠日记(2)

又过了几个星期,母仓鼠肚子大了,生了一胎,但它不会给小仓鼠喂奶,它们都死了。再过一个多月,它又生了,小仓鼠们却掉下笼子缝里,跌死了。

过了几天,母仓鼠又钻空子跑了。我自自然然地打开笼子,把公仓鼠放出去找母仓鼠。可是,这次公仓鼠没有像上次一样跑得那么快、那么急,像是知道了什么大秘密似的。它找了很久,还是找不到母仓鼠。我又让它找了三四次,照样是一无所获。

我心急如焚,把仓鼠装进笼子,放在储藏间,又掏了一些仓鼠粮放入各个房间的角落里,好引诱母仓鼠出来,并每天去查看。可还是没有进展。

唉,看来母仓鼠是跳楼了。真是伤心!

*****

仓鼠日记(3)

再过四五个月,我就能去北京了,我想,如果我把这只仓鼠留在这儿,妈妈可能照顾不好它——及时给它吃的、喝的。于是,我搜寻来搜寻去,想找个小盒子——一个有小孔的、十分舒适的,不可能让它跑出去的小盒子,好偷渡它到北京。

我在一大堆纸箱子里找,终于,我找到了一个小盒子,非常符合我的需要。我太高兴了,试着把仓鼠放入小盒子里好几次。晚上,仓鼠在笼子的天花板上做运动,跟体操选手一样用两只前脚抓住铁丝荡来荡去。我和爸爸妈妈一起观看,它爬得更起劲了。它喜欢在观众面前表现自己。

可是,第二天,爸爸跟我说:“昨天清洁工阿姨做了个大扫除,把仓鼠拱出来的木屑扫光了,仓鼠被冻死了。”我免不了抱怨阿姨弄巧成拙,还哭了大约半个小时,因为悦悦姐姐这一天就要来我们家了,我原本想让她看看我的小仓鼠呢。

妈妈问郑朗妈妈还有没有小仓鼠可以领养,郑朗就送了我两只。真感谢郑朗!

*****

UNO

这周二,我作业写了一半,心血来潮,就和一位叫陈霖的同学一起玩UNO牌。

陈霖从装了UNO牌的盒子里拿出了一叠纸牌,开始洗牌,洗得很仔细、很慢。我瞧她慢腾腾的,也抓起一把,随便洗一洗,然后取走七张,看起牌来。陈霖也取了牌。突然,她冷不防扫了一眼我的牌,发现我满手好牌,很不高兴,硬说我作弊,专选好牌拿。我想,这毕竟只是游戏嘛,再取一次也没关系。于是,我重新取了牌。

还没下多少张,她就出了张“+2”牌。我出了张“+4”牌。她也出了张“+4”,我也一样。她要加16张牌,可是她却不想加牌,让我们俩各自拿走各自的。我照办了。

又下了几张,这种情况又出现了。她说“你加两张”,说着就替我摸牌。我十分生气,甩手走了。

哼,无赖,以后不和你玩了!

*****

我的同学陈宏睿

妈妈有一位学生,现在上五年级,又瘦又高,眼睛小小的,皮肤是棕色的,跑起来像阵风。他酷爱豹子。

他写作常常又快又好,只不过字丑得无法形容。他写的作文三分之二都是关于神豹、闪电豹之类的,有时写生活体验和科幻故事,都写得很精彩,篇幅又长,少则一千多字,多则五千字,是名副其实的“作文大王”。但是拿原稿一看,每个字都出格了,个个面目全非,怎么盯着看也看不懂,只有我妈妈能一个字一个字地解读出来。

宏睿特别关心我。别看他玩起来像一年级同学一样疯,他却懂得怎么安慰人。

我喜欢陈宏睿。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