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之脆弱

杨珂(8-5)

没想到,2019年12月11日,她离开我们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怔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我只是有些惊讶,也许是我对死亡还没有什么真切的认知,悲痛尚未涌上来,她的身影倒默默地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寒假,我们回湖北老家过春节。那天爸爸有事,让我和妈妈自己爬山去大姨婆家。她家在很高的山上,路陡难行,我们爬了一两个小时。大姨婆知道我们是自己爬上来的,还一路问路才找到了她家,她又惊又喜,赶紧给我们端来吃的。这些记忆已经模糊了,这件事是我所记得的为数不多的最清晰的一件了。

上周,妈妈给我看了一个视频。视频中,大姨婆面色蜡黄,精神不佳,眼神呆滞,像个雕塑一样。她穿着厚厚的棉袄,窝坐在桌子前,活像泄了气的皮球,软软地塌了。周围有许多亲人围坐着。这不是我印象中的大姨婆。我印象中的她,是会在临走时给我塞瓜子、给我带大猪脚、会把我们送得很远很远的那么一个活泼热情的人。我原本还以为,今年春节再见到她,她还应该那样健康,那样精神矍铄,可现在却……

妈妈告诉我,姨婆是癌症晚期,因为家庭经济条件放弃了治疗,病后一直待在家里。我想,也许他们是希望姨婆在最后的日子里,能在家里安心地度过,而不是整天面对冰冷的病房。

这几天,我们正在学朱自清的《背影》,又勾起了我对大姨婆的怀念。以前每次离开她时,她都会送我们出门,想来我们留给她的总是一个个渐行渐远的背影。可惜,姨婆就像所有故事里的长辈那样,她终将衰老、逝去,而我们不论怎么牵挂也无能为力。

唉,大姨婆一走,我才发觉原来生命是这么脆弱!这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对死亡有了点感受。果然,意外和幸福不知哪个会先来,不如趁早珍惜时间,在享受身边人的爱的同时,也用心去爱他们。

希望亲爱的大姨婆在天堂安息!

------

班长

李嘉欣(8-2)

“你好,我叫杨梓晨。今后我就是你的同桌了。”班长摆出一张“冰山脸”向我问好。

我居然和大名鼎鼎的高冷女神做同桌了!不过,才相处不久,这个高冷女神便暴露出了她的本性——她其实挺爱开玩笑的。

“嘿,看我降龙十八掌!”班长的话音刚落,我的背上就挨了一掌。我一脸疑惑地回头看她。只见她眉头紧锁,眼神坚定,一副“我刚才啥也没干,看我干吗”的表情。但我分明看到她嘴角荡漾着一丝笑意,我便和她继续对视。最后,那张“无辜脸”终于绷不住,嘴角越发越上扬,然后笑得露出了她那两排洁白的大牙齿。

班长上数学课时总是一副学霸的样子,听课听得全神贯注。如果我有不会做的题,她会细细跟我讲解。有时课堂上做练习,我光看题目就看得晕乎乎的,班长早已刷刷写了一大堆了。她一写完,就开始辅导我解题。

论学习,班长游刃有余。但是做班长,却是挺难的。晚自习时同学们大声喧哗,班长按老师要求要把讲话人的名字记在黑板上。可有同学不服啊,上去拿黑板擦把自己的名字擦掉,并高声说:“我又没讲话!”尽管那人分明是说话了,可他要跟班长对着干,班长只好去应付他了。

“你干吗把名字擦掉?”班长又写上了他的名字。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种人!”那人瞪了班长一眼。

“难道我就做错了吗?”班长回击。

“你好棒,你真牛逼!”那同学突然竖起大拇指,可他脸上分明就是不屑的神情。

班长低着头坐回座位。我看见她的眼睛里满是委屈,一会儿眼角就挂上了一滴泪水。

“哎,班长——太难当了。”良久,她才叹了一口气。

-------

滑草

洪文浩(8-3)

小雨纷纷,又是一年寒冬时。在这细雨纷飞的冬季里,我陷入了沉思。记忆中的那个小孩又跑向那个滑草场,重温那份挑战勇气的体验。

那个冬日,下着毛毛细雨,天寒地冻的感觉。我们学校组织到集美游玩。我与几个同伴穿行于林中,忽然眼前一亮,一片草坪映入眼帘。我们走上前,才发觉这就是那个滑草场。同伴兴奋地把票递给了检票员。我望着那片大陡坡,心里不禁恐慌起来,手颤抖着,手里的票已经被冒出来的汗水浸透了。我把票交给了检票员,然后磨磨蹭蹭地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队伍越来越短,我的心怦怦直跳。最后在工作人员的不断催促下,我终于坐上了滑草车。

车子滑下去了,不断加速……风像无数凶狠的利爪,在寒雨中撕扯着我身上残存的那一点点热量。我又冷又怕。随着车子一次次飞跃,我内心里恐惧极了,双手死死地抓住车子两侧,任凭它急速滑行。我似乎能感觉到雨点从我的脸庞上掠过,而我正在冲向未知的凶险之地,完全失控了一般——

终于,坡逐渐变缓了,最后车子稳稳当当地停下了。我如入冰库一般,僵硬得一丁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心里却涌起一股莫名的兴奋来。回望那片已经被我征服了的陡坡,我几乎瘫痪的心脏像被电击了似的,突然欢快地跳动起来。我快活地笑着,满心里都是骄傲。

自那以后,当我面对困难时,当我感到惊慌时,我总能想起那个下着小雨的冬日,那个看似可怕的陡坡,以及那个勇敢征服了陡坡的我。我总在告诉自己,勇敢一点,再勇敢一点,没有办不到的事!

------

我们班的“名人”

陈奕萌

我们班上有许多有趣的同学,上初中还不到一个学期,他们就有了自己的外号,比如“骚人陈”、“学霸胡”、“暴力黄”、“跳蚤汪”,等等。这些“名人”在我们班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先一睹骚人陈的最新“事迹”为快。日前,他看上了后桌女生江同学,便像麦芽糖一般黏住她。上课时,他不时地向后扭头看江同学,有时更加过火,还朝她比心、卖萌。班上的吃瓜群众可忍不住了,一下课就围着他起哄。这不,报应来了。

一天课间,骚人陈又急匆匆要去黏江同学了,不巧一头撞上了另一位健壮的同学,结果反作用力使弱小的他跌了个踉跄,叫他重重地撞在了墙角上。他的左脑勺肿起了一个大包,只好请假去医院拍片检查了。

骚人陈刚离开我们的视线,数学卷子就发下来了,又是一个叫我吃惊的时刻。学霸胡——我的同桌,又考得那么好!

唉,说起来满满的都是泪呀。这学霸胡在数学方面叫那个强,而我最薄弱的便是数学了。一到做题时,他“刷刷刷”,三下两下就搞定一道题,然后就要跟我对答案,可我题目只解了一半,真叫我下不来台呀。

学霸胡,堂堂学霸一枚。有幸和他做了同桌,班上就传开了:“两个学霸同桌,你们是要升天吗?”“班级第一和第三坐?自古不都是学渣跟学霸坐吗?”……话虽如此,但我的数学还得跟他学呀。

除了骚人陈和学霸胡,班上的其他“名人”还有待我日后一一描述。感谢这些有趣的同学为我们班带来了希望,带来了欢乐。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