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契

陈进佳(8-1)

回到家里,桌上摆满了香喷喷的饭菜,却不见母亲的踪影。走近仔细一瞧,桌上有盘我爱吃的糖醋排骨,盘子下面压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儿子,妈妈今天晚上工厂临时值班,菜和饭已经做好了,我应该来不及回来吃了,你要吃饱哦。”

“工作工作,怎么整天就想着工作!”我嘴里念叨着,手却不停地把食物往嘴里送,丝毫没有感觉。吃完后,我也不知道饱了没饱,就下楼去散步了。

刚到小区门口,我就闻到了隔壁面馆飘来的香味,是我熟悉的金宝沙茶面在招呼我。这家沙茶面是我最喜欢的一家,在这里不仅有最香的面,还有许多童年的记忆。那个时候,这家店刚开张不久,有一天我跟母亲偶然路过,我就被一股香喷喷的气味给吸引住了。我吵着母亲要吃这家的面,母亲于是带我进去吃。从前母亲见我要什么就给什么……唉,母亲其实只是这一次没在家陪我吃饭而已,体谅她吧,我心想。

随便逛了几圈,我的肚子就空了。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了。我进面馆喊了一声:“小张,来碗清汤面,加肉蓉、肉圆……”那小张便应一声,忙活起来了。小张是老板的儿子,可惜不成器,高考失利,未能上大学,十分颓废,只能回来子承父业。今天老张不在,生意照样挺好的。不一会儿,面就端了上来。看着这许多料,我狼吞虎咽起来。

这时隔壁桌的老王叫了一声:“小张,我这一碗有点淡,能帮我换一碗吗?”我心里有些不悦,嫌这老王也真是计较,大家都是小区里的熟客,淡就淡点嘛,干吗大声叫唤?“来了!”小张急忙走了过来,一瞧老王的面,他不禁脸红了。我顺势看下老王的面,原来是少给他放料了。小张立即把面端走,换了一碗新的上来。老王一喝汤,说:“不错,这次不咸不淡了!”

我十分震惊,心里直感叹老王与小张这种交流的默契。老王呢,给予善意的提醒;而小张呢,立即弥补过失。两位心照不宣,却彼此心领神会,互相谅解。那我和母亲呢?难道我还不及那个小张吗?

回到家,母亲还没回来。我将饭菜放入微波炉,然后在桌上留了一张纸条:“妈妈,等你回来我应该已经睡了。微波炉里有饭菜,记得吃。”

------

萨克斯独奏

王宇宸(8-6)

那是我三年级下学期的事了,那时我在艾博特管乐学萨克斯将近一年。一天课上,王老师郑重其事地对我说:“下个月中旬,我们在乐海广场即将举行一场管乐演奏盛会,到时你上台表演萨克斯独奏,曲目是《走过咖啡屋》。”

看着老师带着命令的语气,我不敢抗拒,脑子却一片空白。要知道这首歌曲我刚刚练习还不到一周,更要命的是我有生以来从未登台表演过呀!

老师用不容质疑的语气接着说:“从现在起我们开始练习,时间紧迫!要加油!”就这样,我跟着伴奏,对着曲谱,一遍一遍地练习下去。

我虽练得机械,但也算耐心细致。可是,一想到当众表演,台下会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我就不由得心慌起来,练着练着,手指便变得僵硬,不听使唤,屡次被老师怒目圆睁地训斥。那会儿,我的心接近崩溃,好几次眼泪不由自主地刷刷直流。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我收起乐器,落寞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腿脚是麻木的,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恍惚前行。回到家,我把此事原原本本地向爸爸哭诉了一通。爸爸听完,稍停了片刻说:“离表演还有几天呢,你认真练习一定会不负众望的,加油!”

有了爸爸的鼓励和信任,又想着王老师那期待的眼神,我接下来几天只要一有空,就反复练习。

终于到了表演的日子,第三个曲目完,就是我演出的时刻。我带上乐器,紧张地走上了舞台。随着熟悉的伴奏响起,我娴熟地吹奏我的乐器,生怕有半点闪失,绝不敢往台下瞟一眼。歌曲停顿间隙,只听见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老师站在舞台左侧,也不时地向我竖起大拇指。我就这样战战兢兢地一直表演到曲终。

我到底是怎么表演完的,我自己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表演完,老师拉着我走下舞台,微笑地夸奖我说:“你的表演出乎我的意料,真了不起!”

每次回想起这件事,我就对自己充满了信心——我相信,凡事只要肯下苦功,自然会有收获。

------

小黄

李奕晨(8-3)

我们班的小黄学习成绩挺不错,但他很调皮,真让我想不明白,这样的人为什么学习成绩会很好呢?

上课时,他乖巧,积极发言,可一下课,他就搞出各种事情来。有一次,装成娘娘腔对一些同学说话,那些同学听了纷纷做出了要吐的动作。我凑巧听了一句,哇,太恶心了,瞬间想吐啊。

在一堂语文课上,语文老师说:“又剩下你们这几只了。”小黄居然顶了老师一句:“一坨老师!”然后,小黄就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挨了狠狠一顿批评。

今天早上,早读的时候,数学老师不在,他就跟值日班长顶撞。值日班长叫他读知识点,可他就是不听。值日班长对他说:“我已经提醒了你三次,你再不听我就要记你的名字啦。”小黄丝毫不怕,说:“你记就记,我怕你吗?”值日班长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好默默地走到讲台桌前,把他的名字记下来。

小黄,真叫人头痛吧?但是因为他成绩好,大家又拿他没办法。我总在想,为什么成绩好的人,素养不会跟着好起来呢?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