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天神”

吴良哲(8-8)

我们班真的是人才多,前几天才出了个奇特的班长,过了几天又出了个傻傻的英语课代表,再过几个星期又出现了“四大天神”。说是“天神”,其实是几个调皮到可以让同学们笑死、让老师放弃的同学。他们分别是“乐神”小林、“呆神”小朱、“睡神”小陈和“话神”小李。

按实力来排,小林肯定是“四大天神”之首,因为他实在是太能玩了。午休时,大家都在认真学习,这时小林冲上讲台去,放起了《只因为你太美》这首歌,还跟着音乐在台上摇摆。原本安静的气氛全没了,几个爱搞事情的家伙还跟着小林在台上扭呀扭的。放完了音乐,小林还觉得不够爽,就在讲台中间摆了一排书,打起了乒乓球,最后把彭自信段长都给引来了。这时小林还在场上边跳边说:“大家好,我是蔡徐坤,我的爱好是唱跳rap篮球。”把段长搞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好把他抓到办公室批评了一顿。没想到,小林刚回来又继续打乒乓球,直到第一节上课了,才回到座位。

一个小林,我们还受得了,没想到小林还把同桌学习委员给带坏了。早读课,他们在那里讲话,还时不时笑一声,都不知道他们在笑啥。上体育课时,他们在那里慢慢跑,速度可以跟乌龟有的一拼,还自称什么养生式跑步,把体委气得够呛,想打他们又没有理由。

排名第二的“天神”自然是“呆神”小朱了,因为“朱”的发音跟“猪”一样,所以呆神小朱又被我们称为“猪神”。当然我们只能在背后悄悄地叫他,否则他非常暴力,一言不合就开打,再加上他有口臭,臭飘十里,整个班里都是他的臭味,要是招来他的打和骂,那可是活不成了。回想刚开学之际,“呆神”就在那几天军训里荣获了他的称号——因为他太呆了,呆到我们全班都已经把动作做完了,他才慢慢地开始做起来。上课时,他也呆呆的,一动不动,两只眼睛往前盯着,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东西。他可是真对得起“呆神”这个称号。但是一下课,他可就不呆了,他立刻切换频道,变得生龙活虎,跟各个同学嬉戏打闹。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上课那么呆?

第三号“天神”是四神中唯一一个对人基本无害的神,因为他是“睡神”,只管睡觉,好歹不至于污染环境。他特别会睡觉,每天一大早到学校,放下书包就趴在桌子上准备睡觉,但他的脑袋就赶紧把他叫醒。可是过了几秒钟,他又开始头一点一点地准备睡觉……事实上,就算他同桌也叫不醒他。每天到学校先睡场觉,据说这是“睡神”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一旦他睡了下去,就是一道闪电打在他身上,他都不会醒来。有一次,历史老师正对他发脾气,他就这么听着训睡着了,倒在桌子上酣睡,还时不时发出一阵呼噜声。历史老师正在气头上,一脚直接踹在他桌子上。而他呢,哪里能够察觉?真不愧是在睡觉方面卓有成就,简直达到了神级层次。

最后一个“天神”是“话神”小李,他可就令人畏惧了。因为他很会骂人,骂起人来滔滔不绝,嘴巴片刻不停,机关枪一般从早开到晚,骂呀骂呀骂呀……有时,他不是在骂人,而是在讲笑话,或是在讲小道消息,或是在自言自语,他都可以兴致勃勃地讲个十分钟,不带喘口气的。有时,他故意打扰同学,跟人家争论个没完没了,把对方讲得哑口无言。下课时他讲,上课时他也在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地讲。因此,他已被各科老师教训了好多回。

我们班的这四位“天神”是不是令读者们震惊啊?他们在带给我们快乐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烦恼。读者们有什么办法,让我们告别这四位天神呢?敬请不吝赐教。

------

我生活在鼓励之中

王俪颜(8-2)

如果一个人生活在恐惧中,那么他就学会了忧伤;如果一个人生活在讽刺之中,那么他就学会了自卑;而我生活在鼓励之中,我学会了自信。那是发生在六年级时的一件事了。

我们年段要进行一年一度的英语口语比赛,前两名将被选拔去参加区赛,我在老师和家长的鼓励下报了名,用心地去网上查资料做准备。那时我的英语水平只在中等水平,看着我们班学霸轻轻松松就做足了功课,我更紧张了,脑袋里浮现出一个念头:“还是退赛吧!”我战战兢兢地去找老师说明情况,老师只是笑了笑,对我说:“没事,你努力了就行。别管结果,只管大胆地去尝试。”她给了我一个加油的手势,我只好鼓起勇气,硬着头皮上了。

比赛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了。

比赛那天,我郑重地在赛场外等候,虽然很紧张,但我必须要迈过这个坎,越是天生胆小如鼠,越是需要锻炼啊。英语老师和其他参赛同学到场之后,他们又都为我打气。英语老师还是对我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同学们都说:“没事,你放松就好了。加油,勇敢地去尝试。”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鼓励我。我那紧绷的神经慢慢地放松了。

“请下一位同学XXX进来。”听到我的名字,我浑身充满了力量,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了赛场。我深吸了一口气,清了清嗓子,流利地演讲起来。整个大厅仿佛都成了我的天地,我敞开心扉自由自在地讲述着……

演讲渐渐进入了尾声,整个大厅里静悄悄的。我突然忐忑不安起来——难道是我讲得不好吗?唉——就在这时,大厅里响起了掌声。我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我顺利完成了任务,心里美滋滋的。

走出赛场,同学们便一窝蜂地拥过来,争先恐后地询问:“怎么样?顺利吗?”我喜笑颜开,觉得又充实又快乐。

转眼间,我踏上了一个新起点――初中。开学初,我们学校举办了许多场比赛,我都勇敢参加了,不管结果怎样,我都认为重在参与。你说,我生活在鼓励之中,能不自信吗?

------

深藏的母爱

郭琬妍(8-5)

深秋已至,微风拂过枝头的枯叶,枝条诉说着它对叶子的不舍,叶子飘动着,牵扯我的思绪。

一个刚满周岁的女孩,小心翼翼地迈着小短腿,缓缓地挪动着步子,一不小心就会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每次跌倒,她总是不知所措,总是哇哇大哭,总是可怜巴巴地望着妈妈,希望妈妈能去扶她。可妈妈没有去扶她,无奈之下,她只能用手抹抹眼角的泪珠,自己站起来,又笨拙地迈出小步伐。随着时光流逝,小女孩终于不再轻易摔跤了,但有个小小的想法却在她的心中萌芽了:妈妈不爱我了吗?

小女孩告别了蹒跚学步的时期,新的烦恼又来了。一次,她不小心弄坏了朋友心爱的玩具,朋友对她大发脾气:“你赔我,这可是新买的!”她满脸委屈,小声说了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朋友仍不依不饶,她用求助的眼神望向妈妈,但妈妈一点表情也没有,一声不吭,只是袖手旁观。小女孩只好又道了一次歉,然后哭着跑开了。那一刻,她心里萌发的小芽又向上窜了窜:妈妈真的不爱我了吗?

又过了几年,女孩有了弟弟,弟弟很可爱,可女孩却不喜欢他。她觉得弟弟的到来,使她更得不到父母的关心了,妈妈经常批评她,她因此觉得弟弟好讨厌。她在心中播种的那颗芽开始膨胀了:妈妈不爱我了!

白驹过隙,时光飞逝,女孩慢慢懂事了。不经意间,她想起当初她一次次摔倒时妈妈紧皱的眉头,直到她站起来才舒展开;当初自己把别人的玩具弄坏,是妈妈背地里给人家赔了东西又道歉;当初与弟弟关系不融洽时,妈妈那焦急的神色……这时,她才明白:妈妈原来是爱我的。

枯叶飘零了很久,终于落到了树下,我的思绪也飘了回来:那深藏的母爱犹如一个个秘密;那最深的一个秘密,也许就被淹没在树叶堆中了吧!

-------

小兰

李嘉欣(8-1)

“Everybody,hey,we go!”听到这么激情的一句口号,那绝对是小兰来了。

小兰进教室时总是这样,随口飙一句英语或是跺跺脚,非得弄出什么声响,好让大家注意到她。一上课,她就端坐起来,背挺得比谁的都直,她的目光一直追着老师。老师背过去写板书,她马上低下头,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快速地写笔记。我转头一看,她的书本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字。她神情专注地刷刷写着,大概没有哪个人像她那样把笔记做得那么全了。

“啊,终于下课了!嗨起来!”真难想像,这话是从一个上课这么认真的学生口中说出来的。她蹑手蹑脚地来到一个女生身后,突然用力地拍了一下那个女生的肩膀,一脸坏笑地看着那女生。“干什么啊?兰悦窈!”那女生转过身来一脸怒气。小兰见势不妙,脸色突变,拔腿就跑,像一个飞驰的足球冲了出去。她那头黑短发随风飘了起来,真滑稽。

这小兰,下课玩得挺疯,但不妨碍,因为她成绩好啊!当老师把班级排名投影到白板上,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小兰的名字。我羡慕地转头看着小兰同学,只见她嘴角上扬,眉毛轻挑,好像得第一名是理所当然的。

没话说吧,对这样一个成绩优异且充满活力的小兰。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