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窃

陈宏睿(8-5)

远远望去,你略胖的身材以及那熟悉的蓝色书包,让我一眼认出了你来。我悄悄行走,等到走近你时突然飞身一跃,拍在你的肩膀上。

“谁啊!”你的言语里充满了愤怒,但一转身看到了笑嘻嘻的我,一股怨气转为笑脸。“明天中午继续偷。”“一言为定,记得早点来叫我。”跟你说完“正事”,就跟你说起别的来了。

一转眼就到了第二天中午,我回到家赶紧吃完饭,也顾不上中午的作业,直接冲向你家,把你喊了出来。“走快点,我都等不及了!”“哎呦,知道啦。”我们加快步伐,很快来到了那个“作案地点”。

我先去侦察。我假装路过,斜眼瞥向那家店:太棒了,卷帘门关着,但那装满四果汤汤料的小推车仍在外边。“行动!”我比划着告诉你。我和你蹑手蹑脚来到了小推车跟前,观察了四周——这里人本来就不多,加上现在大中午没人出来,特别适合作案。

我把小推车的玻璃推门推开,眼前出现五花八门的食物,珍珠、芋圆、椰果、仙草冻等。我们一刻也不再等,拿起碗先盛好些蜜水,再把爱吃的料一点一点放进去。那黑心非主流老板简直就是活该遭报应,自己要把车放外边的,平时想必也“坑”了我们不少钱,完全就是自作孽。

你拽了拽我的袖口,说:“差不多了吧,要走了吗?待会儿被人看到就凉了。”“哎呀不碍事。”说着我又拿起一块紫色的芋圆,老板不知哪买的芋圆,又韧又有嚼劲,不甜不涩刚刚好,沦为我们最喜爱的料。吃得肚子圆滚滚的,我们才慢慢收拾残局,心满意足地摸着肚子离开,记忆里还满是那些吃的。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得手几次后,我们更是偷完一次,就等待着下一次出手的时机。

时机很快就来了。那天我又和你一块儿去那家店,不同的是,我们这次是光明正大走进去看菜单的。老板也够傻,没发现自己有东西丢失。他这时不知是去拿什么,刚好背对着我们,时机来了!你眼疾手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了两条香肠就跑。一整箱的香肠,老板确实不容易看出少了两条的。

我和你跑得远些了,你拿出其中一条分我吃。香肠不愧是香肠,味道香极了,同时我也吃出了一种心虚的味道,以及另一种暖心的味道——这就是“共犯”偷来的东西的味儿。

这次之后,我们便很少再偷东西吃了,但我们一起“作案”时的经历仍旧历历在目,这就是童年友情的一种见证了。

------

遛鸟

张瑞涵(8-6)

我养了一对牡丹鹦鹉,它们是我的宠物。公的那只叫蓝莓,是自己飞过来的;母的那只叫草莓,是我买来和蓝莓配对的。它们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许多乐趣。

我和爸爸总爱把两只鸟放出笼子,在关好门窗的客厅里活动活动翅膀,因为我们听史强叔叔说,鹦鹉如果不常常遛一遛,它们会烦躁起来,吵骂打架,甚至把对方的羽毛拔光。我从此不是梦见它们下蛋了,就是梦见它们互相拔毛了。下蛋,盼着呢;拔毛,还得了!

打开笼门,一开始两只鸟没什么反应。过了一会儿,蓝莓好奇起来,十分敏捷地跳到笼壁上,用嘴咬住笼子的铁丝,异常熟练地“爬”出了笼子,飞到了笼顶上。整个过程让我惊叹不已。随后,蓝莓挺起胸膛,骄傲地对着笼里的草莓叫着。草莓笨拙地飞到笼壁上,似乎也想飞上笼顶。两只鸟就这样隔着一面铁丝网,面对面地蹦来跳去,就是可望而不可即。看着它们的傻样子,真叫人哭笑不得。

过了好一会儿,草莓才终于出来了。不论什么新动作,蓝莓都是自学成才,草莓都是反复模仿,才学会的。它们在房间里玩了好一阵,时不时的还会留下一小泡“小礼物”,叫我去收拾。

不过,看它们自由自在地玩耍是有意思,可要把它们捉回笼子就难了。我和爸爸拿着半块桌布,翘着个屁股,满屋子里追着它们俩,半天也扑不中目标。它们俩一会儿飞上窗帘,一会儿钻到桌子底下,一会儿又在地上快跑……把我们俩累得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好不容易捉住了这一只,可另一只又不见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那俩家伙“捉拿归案”。望着两只鸟歪着脑袋、搞不清状况的傻样子,我又不禁被逗笑了。

-------

在阳台上烧烤

何欣妍(8-1)

一个秋日的夜晚,夜风习习,月色似水。仰头望,半轮明月嵌在深蓝色的天幕中。我们全家人在阳台上乘凉,爸爸心血来潮,对我们说:“我们可以烧烤呀!”我听了,表示疑惑:“我们没有烧烤工具呀?”

只见爸爸从墙角搬出了一个装着半盆土的花盆,上面放一个铁丝网,再在上面放一层锡纸。“你瞧,一个简易的烧烤架做成了。”我真佩服老爸的智慧呀。于是我们开始烧烤了。

我们用木炭烤,所以点火的时候自然费了不少事。一开始,我们用纸点火,发现根本点不着,于是改用爸爸的酒精灯来点火。先在土里挖个坑,把酒精灯放进去,点上火,然后再把木炭放到酒精灯上方。不一会儿,木炭就烧得通红。把酒精灯拿出来,就可以开始烤食物了。

我们先烤香肠。过了一会儿,香肠的颜色变深了。我们又在香肠上面刷了一层油,可能油刷得太多了,滴了一些到炭上去,“嘶嘶嘶……”一阵白色的烟雾向我飘了过来,把我的眼泪都熏出来了。我赶快用手去揉眼睛,结果大家都看着我笑。我莫名其妙,直到照了镜子才发现,原来是烟把我的脸变成了一张花猫脸。

吃完了香肠,我们又拿出鸡翅和花蛤来烤。烤鸡翅要先在鸡翅上划两道划痕,熟得快。花蛤要用锡纸包起来,然后放到烤架上。我仿佛听到了花蛤在锡纸里爆开,里面的汤汁流了出来……真美味啊!

在阳台上烧烤真是太好玩了,简易可行,还乐趣无穷呢。

--------

第一次挖花蛤

王俪颜(8-2)

我们一家四口来到琼头的海边挖花蛤。刚抵达目的地,我就直奔海滩。只见海水浑浊,许多人都在边上玩耍,我可是一心要来挖花蛤的。

我抄起铲子开挖,奋力往沙里挖呀挖,可那些花蛤像失踪的孩子,就是找不着。继续往深处挖,沙里边露出一只小花蛤来,虽然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但我高兴极了,总算有点收获了。

可又转念一想,这么挖不是太费时间了吗?螃蟹都会打洞,那花蛤会不会打洞呢?说干就干,我立马找起了洞穴来。可沙滩上的洞穴很不少,有大有小,怎么分辨呢?总要试试吧。我先找到一个小洞,用铲子挖下去。铲子力度太大,瞬间把洞夷为平地。我又找了一个小洞。这次我学聪明了,用手轻轻拨开洞口,再以闪电般的速度往里挖——啊,看见了!五六个花蛤呢!我顿时信心倍增,为自己的创造性工作感到很振奋。

继续找洞,继续挖。有一次我找到了一个较大的洞口,里头一只小螃蟹悄无声息地从洞里探出头来,向我招了招手……哦,我明白了,小洞里藏着的是小花蛤,而大洞里躲着的是大螃蟹啊。于是我专找小洞,又把工作效率提高了一个档次,不费吹灰之力就俘虏了满满满当当的一大桶花蛤。

再看看其他人,战绩也都不错,我开心极了。没想到,第一次挖花蛤,就让我体验到了成功的滋味,也让我领会到了在玩中探索的道理。

-------

有滋味的政治课

王俪颜(8-3)

开学不久,我们就迎来了初中第一堂政治课。大家紧张不已,因为我们的政治老师可是有“冰块脸”称号的年段长。年段长平时待人严厉,容不得一丁点错误,你说这样一位老师来给我们上课,我们能不提心吊胆吗?

看见年段长从教室门口走来,脸上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我们全都目瞪口呆。只见老师笑嘻嘻地对我们说:“同学们,上我的课轻松点,别搞得那么紧张!”我们才悄悄地松了口气。

真正上起课来,就能感觉到年段长的课其实是甜的。你看他和颜悦色的,乐呵呵地跟我们玩游戏,玩的是“你画我猜”。没想到这段长真是个老顽童,玩起游戏来精得跟只猴儿似的,很快就跟我们打成了一片。

游戏结束后,年段长清了清嗓子,对我们说:“同学们,收收心了,我们进入正题——如何建立友谊。”其他同学围绕着这个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但我从来不善发言,此时就像个傻子,静静地坐在一边,似懂非懂地听着,苦不堪言……唉,年段长的课甜中带苦呀。

讨论完后,年段长拍了下脑袋,顿时画风一转,他换上了张严肃的脸,问道:“同学们,你们暑假的政治作业做了没呀?没做的站起来!”我们忽然间瞧见他那带着愠怒的眼神,都羞愧地低下了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原来,这课还有一种滋味,叫做辣呢!

课堂还在继续。这种五味杂陈的课,我还是第一次上。还没下课,我就期待着下一节政治课了。

-------

“迷死你”老师

陈兆芃(8-3)

“迷死你”是我们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她才25岁。“迷死你”,是她上课时的自称。她姓林,因为英语中“林”读起来有点像“你”,那么“Miss Lin”听起来差不多就是“迷死你”了。有时她还会臭美几句,其实就是让我们用英语来赞美她。

她上课新奇有趣,每一节课都有新花样。有一次,她让我们抢答问题,答对的可以获得糖果哦。全班破天荒几乎全都举手要回答,把老师高兴得当天的作业直接减了好几项。又有一天,她上课时,竟在PPT上给了一个同学的大头像,右边写着:“大家来找茬!”下面写着几个有语法错误的句子。全班一阵欢腾。“迷死你”笑着指着大头像说:“还记得那个梗吗?XXX上回自己在小测时写错了一个字母,为了‘回报社会’,他把每一个考100分的都挑出来,一一瞪了一遍,生生把英语课代表的成绩降到了94分……”同学们一听,个个情绪高涨,跃跃欲试。

她用奖惩来激励我们,帮我们提高效率。记得到二外的第一次体检是中秋前夕,“迷死你”下了一道命令,各组之间进行比赛,速度最快的两组奖抄词对折卡,第二快的两组奖翻倍卡。我们为了得到奖品,用跑的用奔的积极完成任务,无形之中获得了效率。

“迷死你”真是一个风趣、灵活的好老师。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