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村之旅

陈宏睿(8-4)

国庆长假第六天,我们一家三口前往被誉为“闽南小九寨”的军营村。那里的第一景是七彩池。由于海拔较高,离七彩池越近,我的头就越晕。谁知一下车,满山的清新空气扑面而来,让人神清气爽,我丝毫不感到头晕脑胀了。

走了一段路,远远地看到月牙状的七彩池就在山脚下。我们加快了步伐,朝山脚下进发。越挨近那池子,那池水就变得越清,最浅的地方,池水是浅蓝色的,随着深度增加,池水逐渐成了深蓝色。这么蓝的水可真不多见哪!

池水前一道铁木结合的栅栏横在了游客与水之间,栅栏过去就是一些树木和小土坡,我们在那里拍了不少照片。果然,有好的风景,怎么拍都是好照片。

我们又前往山上的亭子。这座亭子位置高,在炎炎烈日下无疑是极好的避暑之地。当然说起“避暑”,这整片地方就没一处是热的,即使太阳大,也和早上的太阳一样,虽大却柔和、清凉。

在亭子里向下望去,是一条微型小峡谷,直通最深处云雾缭绕的地方。我们继续向前进发,到了好大一片茶园。看够了,又继续向前,前方又出现了一个亭子。我们稍作休息后,又向更高的地方挺进。路变窄了,差不多只能容得下五六个人并排走。一路上,我们拍了一些奇异花叶的照片,据说有些植物是这里独有的,别的地方根本见不到。

“哇,快过来看!”原来是妈妈发现了一片特别好看的红花。妈妈把手机落在车上了,就抢过爸爸的手机去拍照。谁知回去的路上,妈妈一不小心把手机重启了,发现那些照片不见了,只得让爸爸在亭子里等着,我和妈妈再回去重拍一遍。

我们沿途返回,妈妈突然唤我过去——她那火眼金睛又发现了新大陆。瞧,岩壁上长着一丛丛绿色的灌木,灌木丛上结着一颗颗红色的小果子!妈妈告诉我,这种果子叫覆盆子,她们小时候随处可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减少了,现在只有少数地方见得到了。她摘下几颗果子让我尝。我半信半疑地把它们放进嘴里,没想到,一股甜甜涩涩的味道传遍我的味蕾——我还以为覆盆子是酸的呢!

我们终于发现了那朵拍丢了的花。回去的路上,见到有人爬到两米多高的岩石上采摘什么。等他跳了下来,我们才看到他摘的是橙色的小山橘。妈妈叫我也上去摘,我拗不过她,只好硬着头皮上去了。

看那坡好爬,实际上有点恐怖。我有些腿软,要不是妈妈在后面鼓励我、撑着我,我可能早就放弃了。妈妈用手撑住我的腰,我稳住身子后,把手伸向小树,小心翼翼地抓住果树。哎呦,突然一股刺痛感从手指传来,仔细一看,这树上还长着不少暗器——一些粗但不明显的刺!可我不能功败垂成啊!眼下管不了那么多了,妈妈多撑一秒就会多耗一分体力,我得抓紧时间。

我找准刺少的地方抓稳,把树枝往下拉,另一只手赶紧顺势采了几颗果子。随后,我让妈妈退后,跳了下来。我手里握着“战利品”——三个小山橘,决定最大的给爸爸,感谢他开了一路的车;第二大的给妈妈,我吃最小的。

这小山橘籽大肉少,吃起来酸酸涩涩的。听妈妈说这东西如今要绝种了,我心里觉得惋惜,低头一看,才发现我的手指给它的刺扎破了,流了血。我居然一直都不知道呢。瞧这大自然带给我们多大的喜悦啊,我居然能为她所“迷惑”,连手指流血了都没有察觉!

------

夜宿海边

吴良哲(8-3)

我们一家昨天去漳州港的海滩上住了一个晚上。我们的帐篷就搭在沙滩后面的石板上,周围全是金黄的沙子。这里人迹罕至,基本上见不着人,所以我们不用担心自家的隐私会暴露。

夜幕降临了,我们搭起了桌子,围坐在桌旁。海风呼呼地吹着我的头发,我觉得有些冷,赶紧钻进帐篷。没想到帐篷里热得不得了,吓得我又赶紧钻出来。爸爸妈妈一直悠闲地坐在桌旁,边看电影边啃瓜子。我也想凑过去一起看电影,没想到,爸爸把我给赶走了,给了我一个手电筒,让我自己去海边玩一玩。

看着黑漆漆的海滩,以前看过的那些恐怖小说里的情景,又在眼前浮现了出来。我生怕突然有只鬼冲过来,把我抓走,可是想到爸爸的严厉态度,没办法,我只好给自己壮了壮胆,走下了海滩。

夜里的海滩黑乎乎一片,我赶紧打开手电筒,光芒四射,我居然不怕了。我把手电筒插在一边,借着手电筒的光挖了好几个洞,直到爸爸来叫我回去睡觉。我躺在帐篷里,听着海风呼呼地叫唤、海浪哗哗地作响,我心里未免又有点害怕了,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在海边露营啊。

老爸和老妈在帐篷外面讨论涨潮的问题。我又有些担忧了:“潮水会不会冲过来把我们的帐篷给淹了?”带着这个令我不安的问题,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但终究睡神把我打倒了,我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后半夜,突然一阵哗哗的巨浪声把我吵醒了。我猛地坐了起来,借助帐篷的小窗户看向大海。哦,原来海水离我们远着呢,真是虚惊一场。我再次倒下去,放心地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海浪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感觉就像涌到了我的耳边。这时候,仿佛有千万种声音缠绕着我的耳畔,我又被吵醒了。看着爸爸妈妈在旁边睡得安安稳稳的,我还是觉得周遭充满了恐怖的气息,总是心神不安。

昏昏沉沉地熬过了后半夜,第二天早晨看日出时,我一点精神也没有。下次再也不敢来海边露营了,还不如在家里睡个安稳觉呢!

-------

奇异的梦游人

司徒玮杉(8-1)

上了初中,我又发现了几位人才中的“人才”,比如这个“睡神”。

他是我们班的陈XX,他的神功估计全年级无人能破。据我观察,他似乎有正常的生物钟,上午前三节课和下午中间两节课,他都会按时睡觉,就是班主任用力踢他一脚,他也不会醒。睡沉了,他十分厉害,还会梦游!

有时他梦游了,别的同学桌上有吃的,他会走过去,趴在人家的桌子上啃哪啃哪,啃完了,竟然拿一根笔继续啃。但他发觉味道不对,于是把笔扔一边去,那笔不幸扎到了一名同学的脸。那名同学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总不能跟一个梦游人过不去吧?

他发功最厉害的是一场语文考试。老师分完卷子,他写完名字、班级,就先写了一篇作文,然后趴在桌上睡着了。睡了半小时,他两眼迷瞪瞪地把语基写完了,只剩下阅读题,这时他又睡着了,居然开始梦游……他走到监考老师面前,拿起老师的杯子,喝了口水,又在老师惊讶的目光下回到了座位上。

等他醒来时,他发现老师在他旁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没有理会,赶紧奋笔疾书,写最后的阅读。考试结束后,同学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听得目瞪口呆。老师见他那副模样,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

他可真是个“人才”呀。我这才明白,梦游人真强大!

------

逛五店市状元街

蔡婧予(8-3)

下午,我和爸爸妈妈,还有妹妹,来到了泉州晋江的五店市,前往著名景点“状元街”。状元街位于鲤城区东街后街,由拥有悠久历史的“状元坊”改造而来,一长溜的状元进士牌坊从街道的这头排到那头,彰显了当地在科举制度之下的辉煌。因当地历朝历代尽出名人,所以取名状元街。

到了景区,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池塘。走近一看,池塘里的鱼多得数不胜数。我从包里拿出饼干,捏成碎片,抛向水面。不到三秒,一群鱼蜂拥而至,争先恐后地抢食物吃。我扔完了一包饼干,才心满意足地前往下一个景点。

到了状元牌坊跟前,听说进去后喝一口“状元水”就可以成“状元”。我和妹妹觉得好玩,拿上空杯去盛“状元水”。我们各自装了满满一瓶,喝了一口,我发觉这连什么白开水都不是,而是普普通通的自来水!真坑人!回头看妹妹,她都快喝完了……
我在“状元亭”里坐了下来,从背包里拿出苹果啃了起来。吃到一半,亭里喷出一股“仙气”。其实我们早见怪不怪了,那所谓的“仙气”就是屋檐上喷出来的烟雾而已。

下一站就是“状元快乐街”,那里养了许多鹦鹉。上面有一个标牌写着,如果给它们东西吃,它们就会跟你讲话,给你表演。我想:鹦鹉会不会怕辣呢?出于单纯的好奇心,我就给它们吃了一条辣椒,可能是太辣的缘故,它们直叫:“好辣!好辣!”工作人员闻声跑了过来,赶紧给它们喂了清水。

接下来,我们去了一家陶店。里面的瓶瓶罐罐五颜六色,使我目不暇接。我逛了一圈后,挑了五只小猪和一套小猪茶壶,还选了几个插香的小花瓶,买了下来。

就这样,我们逛完了五店市状元街,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

累死人的800米

张瑞涵(8-5)

上个月,体育老师头一次让我们六年级学生跑了800米。不得不说,这是一次累死人的800米练习。

一开始,大家都十分注意保存体力,以便让自己冲到最后。那种跑步速度可能连慢跑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快走。可很快地,大家一是对800米感到厌烦了,二是腿酸了,许多人就开始掉队了。掉队的人越来越多,到了后来,也就是第三圈的时候,只剩下了我、妍巧和芷娟三个人了。我们三个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跑着。我拼命绕了个弯道,超过了芷娟,芷娟也走起路来了。

就剩下我和妍巧在慢慢腾腾地跑着了。可是我跑到最后也跑不动了,感觉两条腿像两根没有生命力的冰棍一样,好像快融化掉了。我们俩距离慢慢地拉大,最后拉大到半个操场。终于,妍巧在老师身旁休息了,我还有半圈没跑完。我也开始走路了。

不过很快地,厚伊加了速,追上了我,和我肩并肩在那儿走着。等我们俩都休息好了,就一起跑了起来。一会儿是我超过了她,一会儿是她超过了我,两个人就那样你追我赶。跑到最后,我突然觉得眼前天昏地黑的,双腿却充满了活力,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脑一片空白,就只有两条腿在机械地向前跑着。一瞬间,我冲过了终点,颤颤巍巍地向妍巧走去。

老师说,我的脸好白。我望一望四周,仔细一看,咦?怎么物体的边缘上都缀满了白底儿?大白底儿上套着小白点儿,小白点上套着小小白点,小小白点中间有一个洞,洞里有一个绿点;而小白点围成的图形都像是用油漆漆上去似的,模模糊糊的,让人越看越莫名其妙。

下课了,我把这个感觉告诉佳怡,问佳怡体会如何?佳怡说刚才也这样的,现在好多了。妍巧一听,马上皱起了眉头,说:“那是中暑的迹象啊!”我们一听,便匆匆赶回教室,一人喝了一罐白开水。

说真的,第一次跑800米真给人印象啊。

--------

预判作业

徐金逵(8-2)

这一天是礼拜四,作业早早写完,不想做拓展练习,最适合用来偷写周末作业,这样就有更多的时间玩了。对,就这么干!

语文作业会是什么呢?语文老师布置作业很有规律:一周一篇摘抄,所以,我就写摘抄。好,写完了。下一项,一周一篇日记。对,写它!接着,以语文老师的做法,还要做一篇阅读练习。一个字,写!

写完了语文作业,下一科就是数学。明天有一节数学课,老师肯定会上新课,那么新课内容是:多项式。先自己预习,然后把校本作业的同步练习写了。

生物肯定要做预习。所以我飞快地把生物导学案的新课预习写了。

课程表上的课还剩体育、英语和政治。体育是没有作业的,英语要写“小白”。“小白”在老师那里没有发下来。就剩政治了。那政治会有什么作业呢?我猜猜,以老师的节奏,也是导学案。要写两课的预习,好吧,马上写。

导播,我要加速写作业,我要高效率写完——你懂的!给我起战歌!

一阵埋头苦干,奋笔疾书……好了,我预判的作业全写完了。

果然,第二天老师布置的作业,百分之八十在我的预料之中,百分之二十在我的预料之外。我拼劲全力写完了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好极了,这个周末没作业咯!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