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老师

蔡德润(8-1)

别想歪了,我们的“女神老师”并不是以“颜值”获得她的殊荣的。

她是语文老师,姓刘,名露莹。虽然名字比较土,但人可跟土不沾边。不过,论身材的话,这位刘老师实在叫人不敢恭维。她体型有点“壮实”,看起来像个椭圆。不过,戴上一副圆眼镜,穿上一件带有花纹的连衣裙,走起路来裙摆飘逸而过——她倒是很有语文老师的范儿。

刘老师上第一课,就给我们翻起了族谱:“我姓刘,从家里的族谱往上翻,是刘邦第一个儿子的后代,也就是刘邦嫡长子的后代。”一讲完,我们都在底下惊奇地望着老师,心里都半信半疑:“什么?真的假的?”老师接着讲道:“曾经有个同学很好奇,去网上查了一下,激动地跟我说:‘老师,我发现你们家族的秘密了!你们家族的基因可真强大。’我饶有兴致地说:‘是吗?’那同学接着往下说:‘刘邦的大儿子是叫——刘肥呀!’”全班不约而同地“扑哧”一声,随后哄堂大笑,教室里洋溢着快活的声音。

刘老师双手示意我们安静,又接着往下说:“我不但遗传了这个基因,还遗传了我们刘氏家族的王者霸气。”说完,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还别说,刘老师真有那么一点霸王气质,她确实有领导的样儿。第一堂课上,她放了一个课件:《想和有心人一起搞事情》。还问我们,这句话有哪些重点?同学们如开到底的水龙头一样,刷地一下,一发不可收拾地讨论起来。

“当然是‘搞’啦!”

“不应该是‘有心人’吗?”

“明明就是‘搞事情’嘛!”

……

当我们快把天花板掀个底朝天时,刘老师又笑笑,并用刚才那个手势示意我们安静。突然之间,一传十,十传百,全班瞬间安静下来,就如同水龙头给关了总闸似的,笑的同学不笑了,讲的同学不讲了,只听见笔啪啦掉地的声音。突然,有个同学发现了白板上课件右下角的“玄机”——“女神课堂!”全班一下子又哄堂大笑。“哈哈哈,女神!”

刘老师再次笑笑,又一次做了上次那个动作,说:“没错,以后见到我不要叫我‘语文老师’或‘刘老师’,要叫‘女神’,以后我上的课就叫女神课堂。”随后又说:“我不能承诺你们什么,但我可以保证的是,我会把你们的语文水平提得很高。”说完她又笑笑。之后的每一节课我们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女神好!”

据说,女神老师要求语文组给初一年级每个班设定一篇青春小说,人物一样,可以自行添加,情节自编,但是不能偏离主题,由1号到53号续写。有一天,我们小说里写主角被老师阴森森地盯着,随后那个老师阴森森地笑,是坏笑。这时,女神老师马上把那情景上演了一番。哇!女神老师都可以去拿小“小金人”了……我正想着,谁知女神老师突然灵光一闪,自行发挥了一句:“要小测了!”

“啊!”同学们“受宠若惊”,跟复制粘贴一样地齐刷刷翻开语文书,要知道这位女神老师的小测是多次的,且第一次分为三种同学——满分,错两个字以内的和其余的补测,补测必须满分,不然得再测。我之前就见过一个英语语文双测,语文还被连环测的“中奖”同学,被留到了7点35分,真“刺激”。再说第二次就只分为两种——满分和补测。这下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紧张了吧。

女神老师的特点还不只这些,她最讨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种话,嫌啰嗦。她还赞成“不敢就别瞎扯”。怎么样,很有趣吧。有了这么一位有个性的老师,看来新学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了。

--------

“密室”逃脱

清水圣登(8-1)

“铃——铃——”终于下课了!我从上课一直憋到现在,终于可以上厕所了!随后一溜烟冲向厕所……

我本以为我是第一个来的,结果并不是。厕所里竟然已经有了人。我选了三个隔间的中间一个排队,却发现大家上厕所都不锁门。

没过多久就轮到我了,我立马打开门,冲了进去,把门反锁上。一边上厕所,我一边想:为什么大家上厕所都不锁门?难道是锁坏了?应该不是。我方便完,正要开锁,才发现锁像是被502粘住了一样,怎么拉也拉不开。

我慌了:没想到门真坏了!这下可惨了,我是不是要永远被困在这里了?冷静,冷静。我以前在家里不也被困住过?这点小事只是小菜一碟。我用力地拉着锁,使劲硬拽,来回撞了几次,可是锁却是无动于衷。我开始沮丧了:这锁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就打不开?为什么偏跟我过不去?我用力地在门上踹了一脚。

“喂!里面的,快点!”门外已经有人在催促了。如果我向外面的同学求助,会有人来救我吗?我想了又想,还是算了,这样还会被被同学嘲笑,一传十,十传百,我岂不是要变成校园名人了?不行,我得再试试。

又试了两遍以后,我终于失去了耐心。可是马上就上课了,我只好放下自尊,对着外面的人喊:“门锁坏啦!我出不去啦,快去叫段长!”这句话一出,整个男厕所顿时就像鞭炮一样炸开了花。有的在笑,有的在讨论,却没有一个人乐意去找段长。

我想了想:下节课是语文课啊!如果迟到的话,肯定会被留下来背课文的!我心惊胆战,又扯开嗓门喊:“快去叫段长!”终于有人跑去叫了。

及时赶到的段长,仿佛一颗璀璨的救星。他问:“咋啦?谁被关厕所里啦?谁呀?”然后一脚把门踹开了,锁终于不起作用了。我一出厕所,刚好就上课了。我一路狂奔,回教室去。

回想这经历呀,堪称一次刺激的“密室”逃脱啊!

--------

我们的“火山”队长

清水圣登(8-2)

“火山!”我对着我们的队长叫道,“借我修正带!”

“不借,不借!你刚才叫我什么?”只见“火山”转过头,生气地喊道。

“火山”,本名陈珏瑛,是我们军训时挑选出来的队长。据说她脾气冲,嗓门又大,适合管教我们。不过,“火山”这外号是我给取的。

那一次,我们在上地理课。课上到一半,我发现书本上有一张火山爆发的图片,我就想:队长脾气不好,生气时真像火山爆发。一抬头,就看见她在和同桌吵架,原因竟是她的鞋带被同桌打乱了,她非常生气,一掌打在同桌胳膊上,疼得他哇哇叫。我不禁脱口而出:“火山爆发了!”

之后,我就拿着地理书,指着那张图片,到处对大家说:“这就是队长!”从那以后,她就有了这个外号。并且这外号取得多贴切呢,大家很快就发现这“火山”果然是座活火山,时不时要喷发一下的。

有一次,大家在一起聊天,有人冒犯了“火山”,她就生气了。她的头发刚好被风吹了起来,有人便说:“火山的头发被气得竖起来了!”那个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这就是我们的队长,一座充满活力、个性十足的“火山”。

---------

我最想去的地方

钟嘉喆(8-1)

抬头,放眼望去,只有四四方方的天空,蔚蓝中有几朵孤独的白云,漂浮不定,迷失方向。

我的思绪随云飘荡,身体逐渐变得轻盈,透过一层一层云雾,来到了我思念已久的回忆。

此地的温度被淡忘,草原上没有了房屋,没有升起的缕缕青烟,留下了碎片残骸,缺少了欢声笑语,这里显得格外寂静。但是因为缺少了人类的足迹,她变得更加茂盛,新枝茁壮,莺啼燕语。我在她的怀里徘徊,白天,饮春雨的琼露;夜晚,赏山林的静谧。我曾依靠在山妈妈的背上,观大海波澜壮阔,望大山的磅礴巍峨,经历风风雨雨,寒冬腊月。

辽阔无边的大草原像是一块天工织就得绿色巨毯,走在草地上,那种柔软而富于弹性的感觉非常美妙。几处蒙古包懒洋洋地趴在草原上,沐浴着阳光。时有几声羊叫划破蓝天,回荡在草原上,震耳欲聋,空中觅食的鸟儿打了个趔趄,又“扑棱棱”飞上云端。

抚摸肥沃的土壤,我感到了归属感,尽情策马在千里草原上驰骋,去释放几年来的憋屈,大声呐喊,心里就痛快。途中处处可见千百成群肥壮的羊群向前移动,每一步都印下了深深的脚印。这里,除了草,还是草。蓝天白云接壤着广阔无限的草原,骏马踏过平缓的河流,溅起颗颗银珠。来到湖旁感受凉爽的湖水,一切疲惫都飘散如烟。

当天空进入黎明前的黑烟,只有南方的天空中透露出一点光明。东边的天空却变得更加墨蓝,那一抹红色也没有最初的明亮与红艳,更像是滴在画布上的一点红渍,用手擦拭,便柔淡地遮不住天。

这里,静谧,没有富贫之分,没有生活的压力和杂念。每个人都以同一个身份,聆听她的歌声,感受她的心跳。

我最想去的地方,其实是我的幻想王国。无论我怎样描绘,它都如此真实,因为我的感情是真实的。它虽是我抵达不了的地方,它却驻扎在我心灵的深处,呼唤着我前去发掘。

--------

回忆的温度

郑唯翔(8-1)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又是一年中秋佳节,应恩师的邀请,我回到了母校——一实小,寻找遗留在校园里的点滴回忆。

月明星稀,这片知识的圣地已变得十分寂静,没有了朗朗书声,没有了嬉笑怒骂,有的只是一份曾经学子的惆怅。几时书本寥寥无几的图书馆,已然变得斗拱飞檐,汗牛充栋。我在这里接受了知识的洗礼、文学的熏陶。还记得毕业捐书时我写下的留言:今天你以母校为荣,明天母校以你为傲!

春华秋实里,一小的学子们在教室里熏染着“性本善”的清醇;晨钟暮鼓里,一小的学子在人生中践行着“首孝悌”的古风。沐浴着至圣先师孔子的泽光,沁染着浓浓的传统文化。

我在一小度过的六个春秋,仿佛还在昨天,经历过的事情,历历在目。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在图书馆里感受芳华,在教室里绽放青春,在礼堂里唱响人生……

依稀记起我的同学,我是那么的思念你们——还记得,我们曾在教室里一起学习,在操场上追逐、嬉戏。我们为彼此留下了一个个快乐的瞬间;我们为彼此留下了许多童年的亮点,将对方的童年变得七彩般绚丽;我们曾在课堂上为一个问题而争论不休;我们被对方的快乐所感染,也为对方分担着痛苦,或许我们之间还出现过不少不愉快的冲突,但此刻我却只记得我们度过的快乐时光……

记得母校墙角的一排桂花树,那是我们快乐的天地。一年级时桂花还特别的稀奇与珍贵,我们一群调皮的孩子,曾经总是趁着老师不注意,偷偷跑去掐大束花枝。后来老师实在心疼了,便搬来凳子坐在树旁,一瞧见我们,便笑着折一段末枝给我们,还语重心长地说,新长的枝头折不得,树也是会疼的。我们也都是乖巧的孩子,会心一笑,便心满意足地去了。

啊,那些桂花树呀,等到一树一树的花开得金黄,每每一场桂花雨,我们就拿了小盒子捡拾起刚刚落下的尚且新鲜的花朵,回家用糖浸了包桂花圆子。那些自家包的圆子啊,总是特别香,似乎带了那么一丝苦味,不过丝毫也不影响我们内心小而执拗的欢喜。

在校园里溜达着,我正陷入了无边的遐想之中,老师就催促我离开了。回忆的长河到这里就中断了,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回母校找寻那点点滴滴的记忆。

---------

奇葩的座位安排

张瑞涵(8-3)

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我们的座位安排总是这么奇葩:好同学身边必定围着一群坏同学,坏同学身边总得有个好同学挨着。(“好”、“坏”仅指学习成绩)

比如说小付,她的右边是小洪,前面小陈,斜后桌还有个小炜。一开始小付坐在小洪旁边,好像也没受多大影响。她自己学自己的,让小洪给前后同学挨个捣乱。再后来小洪就完全影响了小付,也就是说小付也开始跟着小洪起劲地研究起那些无聊的玩意儿来:例如,如何把粉笔在水中融化、如何给水染色,或把纸条撕成小片儿,等等。连老师都拿小付没办法了。

而且每当小洪讲那些无聊的笑话时,小付总会和她一起捧腹大笑。我都听不懂她俩在讲什么,可她们就是觉得很好笑!就这样,小付完全被小洪带成了一个坏学生,考试只剩个六七十分了。

我呢,左边小陈,前面小柯,后面小洪。光是小陈和小柯,就让我心烦得不得了:每回上英语课,他们俩都在讲小声话。我提醒小陈和小柯,他们就说声“好”,认真听了不到两秒钟,又继续讲话。如果有同学出了丑,他俩就捧腹大笑,笑得嘴巴都拧到眼睛那儿了。

再加上一个小洪,天天和小付一起研究铅笔、纸条、橡皮屑等,可让我烦得一直回头怒视她。而她呢,一看见我在瞪眼,她马上停止做小动作,昂起头也瞪着我,还说:“看什么看呢,滚回去!快点!快滚啊!”我也很无奈,干脆不理她了。

老师啊,您这座位定的也太奇葩了,以后定正常点吧。虽然您的出发点是“近朱者赤”,但客观效果常常是“近墨者黑”啊。因为要有一颗热爱学习的心,要养成学习的好习惯——多难啊,而要毁掉它们却易如反掌!

---------

小叶老师

谢子轩(8-1)

我们的新班主任姓叶,他自称为“小叶老师”。他的头发像个倒立竖直的扫把头,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有点往外凸,似乎要蹦出眼眶一样。他的嘴巴像一个打开了就关不紧的水龙头,一张嘴就不得了,一口气说十分钟一定没问题。

在课堂上,小叶老师变化多端,有时是一只凶狠的老虎,有时又是一只温柔的小猫。因为我们拿不准他的脾气,谁都不敢去惹他。当上课铃响时,同学们从走廊、卫生间冲进教室,根本没准备下节课的书和工具,所以一边拿书一边聊天,都上课了,还吵吵闹闹的。要是推开门的是叶老师,大伙儿就都傻了眼,赶快坐正,关住嘴巴。这个时候,叶老师就会气呼呼的,一巴掌拍在讲台桌上,吓得好多女生差点儿哭出声来。

不过,他虽然常常显得比较凶,有时又十分亲切。放学时,我常陪我的好朋友去办公室找他问问题。叶老师见我们去了,常会发糖给我们吃,这可讨得我很开心,我也不算白去哦!

总之,跟叶老师打交道,你只要讨他喜欢,他就也会讨你喜欢。有一天晚上,我在家和妈妈聊我的校园生活,说我这几天不是很开心,因为我总对一些小事发愁。当我在睡觉时,妈妈用手机和叶老师聊了几句。第二天,叶老师找我聊天,开导我,说我很优秀,不必为一些不必要的东西烦恼。他让我从困境中逃脱了出来,现在我觉得轻松多了。

小叶老师,是我敬爱的好老师!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