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万一次,500万两次,500万三次!成交!”这条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最终以500万的价格,被身价上亿的果本公司总裁贝尼·阿格拉夫人拍下了。

凯德拉大酒店,7108房间。

当阿格拉夫人洗完澡,回到客厅时,放在盒子里的钻石项链不见了。她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连忙报警。警察十分钟后就到了,来人是警长迪拉·迈克和私人侦探西尼·宫,他们搭档破案已经多年了。

“在这之前有什么人来过您的住所呢?”宫问。

阿拉夫人回忆着说:“就是蓓丝女士吧,我们交流了一会儿,她看着我把项链放在盒子里的。谈完话,她就走了。此前她啧啧称赞我的项链,说‘夫人,您这条钻石项链真是太美了,不过还得要您这么个大美人才是它的绝配呢!’我明白蓓丝女士为了让我与她家集团合作在拍我马屁。我说‘谢谢你的赞赏。不过你用不着这样拍马屁,我听多了。’然后,我摸了摸钻石项链,把它放进了盒子,对她说‘请回吧,贝蓓女士,天色不早了。’当时,蓓丝女士的笑凝固在她的脸上。这时,隔壁的一位中国先生正好来敲我家的门。他很热情,抱着一只小宠物。他说他的衣服吹到我家阳台来了,我就去阳台帮他拿。后来我帮他检查衣服时,他还客气地给了我一瓶雪碧呢。但我打开时雪碧喷了出来,我就只好去洗个澡了。除了他俩,没有人来过了。而且这座酒店警卫多、防守严,我也因此才放心投宿的。”

“那这么说,有两位嫌疑人喽。一位是蓓丝女士,一位是中国先生。”

“不不,中国先生人很好的,他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我相信他。我怀疑是蓓丝女士拿走的,我不答应与她的公司合作,所以她肯定偷了项链想要报复我。你们快去抓他。”

“待会儿,阿格拉夫人。事情还未真正查明白,不能随意下结论。这样吧,我们验一下盒子上的指纹吧。”迈克说。

验过之后,发现只有阿格拉夫人的指纹。“要是犯人戴着手套作案呢?”宫说。“那蓓丝女士的作案时间是什么时候呢?阿格拉夫人洗澡时,房门应该锁上了吧,是不是?”迈克进一步询问。

“没错,房门上锁了,就算用什么方法都开不了,再说门外还有两个保镖呢!”阿格拉夫人点了点头。

宫沉思了一会儿,道:“那这么说,这间房间就是个密室喽。咦?不,可以从阳台爬进来呀。”说罢,他又否决说:“不,这可是71层啊。就算是从70楼爬上来,也不可能啊!对,消防梯!嗯?不是,消防梯那么陡,一个女人不可能爬上来的。而且阳台上也没什么指纹啊。那么到底会是谁偷的?

这时,从门外探出一个身子,一位先生走了进来,说:“你们好,我是方宇,来自中国。请问出了什么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是你呀,中国先生。我的钻石项链不见了,你来的时候还在呢。咦,这是?”阿格拉夫人惊喜地看着方宇。

“哦,这是我养的小猴子,叫嘻皮。”方宇将嘻皮从地上抱起。

“夫人,这位先生就是来拜访过你的那一位吗?”宫问。

“没错,怎么了?”阿格拉夫人问。

“方宇先生,我怀疑是你偷了阿格拉夫人的项链。”

宫沉思片刻,又望了望方宇和嘻皮,对迈克说:“迈克,你带着一些人去搜方宇的房间,看看钻石有没有在他的房间里,其他人看住方宇和嘻皮。”

迈克立刻去搜查了。

“为什么怀疑我?”方宇问。

“因为案发当时只有你和蓓丝女士在场,而你正好在隔壁,又自己送上门来,你说呢?”

“宫,没找到项链。”迈克带着人回来了,他说。

“既然没在方宇的房间,那搜身吧。”宫再一次识破了方宇的伎俩。方宇的脸白了。宫暗暗确认了结果,一搜方宇的口袋,果然搜出了一串闪闪发亮的钻石项链。

“谁叫你自投罗网,自作聪明,还把猴子给带了出来。”宫说,“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不是么?作案手法如此高超,训练了一只听话的猴子,不过白白浪费了它的天赋。”

方宇看了一眼嘻皮,如实招了。他说,嘻皮是他爸爸留给他的,偷东西是为了治妈妈的病;嘻皮天性善良,因为他们真的没时间了,才勉强配合了他。

众人听了,都不胜感叹,可惜法网无情!(1531字)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