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那轮明晃晃的月亮曾多少次引发古人们无限的遐想。1969年,阿姆斯特朗和奥尔特林带着数十亿人的期盼向月球迈动了脚步。“这是个人迈出的一小步,但却是人类迈出的一大步。”人类自认为征服了月球。但月球背对着地球的阴影面始终未被人类涉足,一个巨大的秘密尚未被察觉。

夜色降临,我在月光的笼罩中安然入睡。这时,一个身影降临在我身边,我睁开双眼,警惕地在床上坐了起来:“啊,你……是谁?!”我的手在床头摸索着报警开关。

那个身影身上发着微弱的白光,他向我微鞠一躬,说道:“尊敬的爱德华博士——我没有恶意,我此次拜访是为了告诉您一个不幸的消息。”他用手示意我不要报警。

“你怎么进来的?我数到三,再不离开我的房子我就……”我向他警告道,说到这里,我发现我的身体被控制住了,动弹不得。

“这个消息意义重大,你可能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但你必须听下去。”

“……你到底是谁?”我狐疑地看着他。

“我叫詹姆士,来自月球。”他表情严肃地说道。

这人疯得厉害,我在心里想。“说吧,有什么重大消息?”我悄悄地将眼睛斜向楼下的保安室,想看看那该死的值班在做什么。

詹姆士说道:“在此之前,我希望你听我讲一个故事。你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我的手指就停留在报警按钮的上方。我尝试移动我的食指,但它好像不属于我一样,纹丝不动地卡在那个位置。此时詹姆士已经开始了他的故事。

“在距地球十光年之外的宇宙空间中,恒星卢伊顿726-8A和卢伊顿726-8B组成了一个双星系统。这个星系存在两个太阳,但其中一颗类地行星的气候温和湿润,适合生物的繁衍和生存,那里出现了高智慧的物种,我们暂且称之为‘双星人’。双星人的文明比目前的人类文明发达三百余年,科技水平更是达到全宇宙的顶峰。”

听起来像是在讲科幻故事一样,我在心里喃喃自语。

“双星人在不断追求卓越科技创造的同时,忽略了一个致命的问题。科技的进步不断造成环境的破坏,双星上出现了极端的气候,黄沙和硫酸雨覆灭了整个城市,已经没有正常的淡水可以引用。一部分双星人选择乘坐星际飞船逃离双星星系,一部分选择迁居到了地下。

“但迁居到地底下的双星人并没有善罢甘休,他们疯狂地抢夺最后的资源。直到有一天,双星人发现自己的基因受到严重的污染,他们已生不出健康的婴儿,灭绝只是早晚的……”

我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詹姆士先生——您讲的这个故事难道和我有关系吗?”

他沉默了一下,表情严肃了起来:“当然有关系。爱德华博士,您的主要研究对象是地球的卫星——月球,且您是当今世上最具有权威的物理学者,对吗?”

“的确是这样。”我说。

“一直以来物理学界都争论的话题——月球是如何诞生的。您持怎样的看法?”

我皱起眉头,扶了扶眼镜:“这个问题物理学界也一直无法确定,目前分为四个派别。‘同源说’的看法是月球与地球是同时诞生的,‘诞生说’的看法是月球是地球分裂出来的。”我一时忘记了刚才的警惕。“但从月球上采回来的一些岩石,经过研究发现其已经拥有50亿年的历史,比地球还要古老。所以这两种说法是不成立的。”

詹姆士点了点头:“不错,这两种说法站不住脚,所以更多人支持另外两种说法。”

我看了看詹姆士,接着又说道:“‘俘获说’的看法是月球被地球的引力俘获而成为它的卫星。但月球直径是地球的27%,想捕获这么大的卫星,地球的引力是力不从心的。所以我支持的说法是‘撞击说’,几十亿年前,地球刚形成之初,一颗较大的天体撞击了地球,该天体的碎片与地球的碎片不断碰撞、融合,最终形成了月球。从月球采回的岩石中发现其成分与地球上的岩石有所不同,这一说法恰巧能解决这个疑点。”

“不错,只可惜的是,人类的想象力也只能到这儿了。”詹姆士说道。

“什么意思?”我生气了,“‘撞击说’是目前最合理的解释,能够解决非常多的疑点。”

“你是否仔细研究过‘月震’?”詹姆士说,“地球上的地震只能够存在较短的时间,而‘月震’能够持续几个小时之久。这说明了什么?”

“月球内部可能存在一些空洞。”我咬牙切齿。“从月球上采回的岩石来看,月球的密度和总质量会很大,但它的引力却仅仅只有地球的1/6,说明它的总质量其实是不大的。”

“您很聪明。所以说,‘撞击说’这一说法虽然能够解释非常多的疑点,但仍然解决不了‘为什么月球是中空的’这一现象。”

我的语调有些颤抖:“难道你有第五种说法?”

“让我们回到刚才的故事吧。”詹姆士说道,我发现自己的手又恢复了控制,但我没有按下那个开关,而是悄悄缩了回来。

“原本蔚蓝的星球被他们搞得满目疮痍,双星人陷入了绝望,他们乘坐飞船离开了双星自生自灭。但其中一部分仍抱着希望的双星人集合在一起,耗尽全部精力制造出了天体母舰,用曲率引擎穿越到十光年之外的一个星系——太阳系。”

听到后面三个字,我心里暗暗吃了一惊,神色紧张起来。

“双星人发现了一颗与双星非常相似的行星,于是,双星人驾驶天体母舰以及其巧妙的角度切入,成为其卫星。这颗行星就先假定为地球吧,天体母舰绕地球一周与其自传一周,时间同样为27.3日,这样的同步自转可以使其永远只有一面朝着地球,从地球永远看不到其背面,也就看不见其地下基地的出入情况。”

“所以,这艘天体母舰是……”我咽了口唾沫。

“月球。”他脱口而出。

“抱歉,我不能完全相信你的话,这太荒谬了。”我摇摇头,“跟科幻电影一个样。”

“人类也是一个样,总以为自己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体,唯一的奇迹。”詹姆士叹了口气,说道。

我抬起头看詹姆士:“你来自双星?”

“我的祖先来自双星。”他对我说。

我问道:“你的祖先长什么样?和你没有太大差别,对吧?”他点头。

“首先,你听我说两句。”我说道,“‘双星人’这一设定本身就是不科学的,‘人类’这一形态并不是所有生物进化的最终目标。宇宙中所有高智慧生物没有必要长得和人类一样,两只手、两条腿。且双星人的思想观念和地球人……”

詹姆士打断了我的话:“你忽略了时间,天体母舰来到太阳系的时间是二百万年前。”

我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詹姆士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天体母舰来到太阳系的时间是二百万年前!人类刚刚出现的二百万年前!!

“你的意思是……”我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请听我继续讲下去。”詹姆士说道,“大约在几万年后,一批双星人的考察队涉足地球,他们在非洲的南方发现一种猿类,与双星人的基因相似度高达99%!但这1%的基因将导致它们一辈子无法拥有高等智慧。双星人经过谨慎的讨论,决定修改猿类身上那1%的基因,那些被修改过基因的古猿进化成了‘人类’,拥有了制造工具的能力。而其他的猿类几百万年来一直生活在树上。

“文明诞生了,文明诞生的不幸是环境立即遭到了破坏。

“人类对高空中悬挂的那轮明月建立起了无限的向往和憧憬。他们不知道,是双星人给予了他们智慧与文明;他们更不知道,他们正在走一条已经被走过的路……人类血液中那1%腐败的基因,注定了他们会像双星人一样蚕食掉自己的母星!”

我一阵无言,心中却是惊涛骇浪。我不敢相信,也不知是否该相信我听到的一切。

“故事结束了。我想问您一个问题。”詹姆士严肃道,“水葫芦、巴西龟、杂草和中国鲤鱼的共同特性是什么?”

“它们……都属于外来入侵者。”

“是的,你们人类发明了一个词——外来入侵者。指外来物种在新的环境中没有能制约它的天敌,此类物种会对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但你们没有意识到的是,你们人类,正式最具有毁灭性的外来入侵者!”

我的脑海中仿佛敲响了一个巨大的钟,将我震得头昏眼花。是的,人类迟早会像双星人一样,将这蔚蓝的星球扎满血窟窿,极端的气候会来临,沙尘淹没了海洋,城市废墟上下着硫酸雨,大批物种灭绝,最后,就连人类自己的基因都遭到污染。即使大部分人主张重视生态环境,大部分人也是只重视自己的利益。人类灭绝,将成为命中注定,也许在三百年后,也许就在明天。

我惊醒了过来,环顾四周,没有什么詹姆士,只有被汗水浸透的床单,楼下保安还在值班室里打着哈欠。我望着窗外的月亮,仿佛看见了阿姆斯特朗和奥尔特林上个世纪在上面留下的脚印。似乎有一双手用力扼住我的喉咙,我喘不过气来,几乎快要窒息。刚才那只是个梦吗?但愿只是个噩梦,但我耳旁却不断响起那个声音——

人类血液中那1%的腐败基因,注定了他们必定会像双星人一样蚕食掉自己的母星!

也许地球真的会迎来那天。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