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种一直在做‘地下工作’的,我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英语老师无奈地说,“这打破了我30年来不骂人的纪录。”说罢,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刚把头从书包里抬起来、一脸不屑还带着点微笑的同学。过了一会儿,她只好回到课程上,而那张脸又伸进了书包里……

他做这种所谓的“地下工作”,其实只是玩游戏。打小学六年级认识他起,他爱玩游戏这点给了我最深刻的印象。当时流行“全民枪战”这款射击游戏。他无论到哪儿都捧着手机,见熟人就问:“要不要来玩一盘?”记得一起学乒乓球,哪怕是轮流训练的间歇时间,他也不忘开一盘来玩,而总会有人在他旁边簇拥着,看他熟练操控,听他炫耀着他那些最新、最好的装备。

这些装备无非是花钱买来的。但他从来都不说自己钱是怎么来的,连他父母有时也一脸蒙圈。从一开始的几张零散的钞票到一两张鲜红的百元大钞,再到后来一大沓百元大钞……他花钱就像破了洞的水管,水不停地往外流,而洞也越来越大,到最后,他见人就说“玩全民吗?哼,那游戏我可砸了快一万呢!几枪你就死了,哈哈哈!”

到了初中,大伙儿都玩“王者荣耀”去了,对他说的那些话也不感冒,他便马上转行。一开始,他玩得并不好,而且在花钱后也竟是如此。为了能显示自己的威风,他可是想尽了各种办法,请人教,看相关视频,上课操练技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可算终于能打得差强人意,也结识了许多职业玩家。这下子,看到人他就向他吹吁自己认识的人是如何猛。但好景不长,他被老师没收了手机,一把接一把地没收。但他总能想办法又搞来一把,怎么谈话也不起作用,折腾得老师、家长都烦了,只好随他去了,于是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他到底怎么啦?难道是虚荣心惹的祸?老师常说,我们这个年级攀比特别严重,为此做了许多统一规定,可是防不胜防。我想,他就像一面哈哈镜,照出了他这一类学生想“被看见”的渴望。(751字)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