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班上有四个男生总被欺负:黄奕文、蔡瀚斌、高鸿桔、许扬。

黄奕文被欺负的事情,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这里就不再赘述了。蔡瀚斌是一个皮肤白皙、戴着眼镜,看起来十分斯文的男生。刚上初中时,我就觉得他有些胆小,而事实确实如此。

某天我正自习呢,耳边传来两句——“喂!扔给我!”“好!”紧接着,一本破破烂烂的语文书盖在了我的头上。我拿起语文书,恶狠狠地盯着蔡瀚斌边上的两位黄同学,咬牙切齿道:“扔别人的书,很好玩是吗?来,把你的拿来,我也扣你头上!”二黄立马给我赔不是,叫我把书丢回给他们。我走到蔡瀚斌面前,把手放在他的桌上,恨铁不成钢地说:“几次了!为什么不骂他们?被欺负难道很爽吗?”这两位黄同学,老是乱丢他的东西,也不会道歉,而蔡瀚斌更是让人气愤,完全不会反抗,只会任人宰割,顶多再哭上几声,就又跟他们和好了。

我前面说许扬是“国民老公”,获得了许多男女粉丝,但是他也被欺负了,被他的女粉丝们欺负了。“许扬,你今天帮我做值日吧”,“许扬,作业借我抄呗”,“许扬,你去帮我借跳绳吧”……所有的请求,不管大的小的,许扬都照单全收。一开始我理解成这是许扬脾气温和、乐于助人,但后来我懂了,他被欺负了,成了女生们的仆人,一个乖顺又优秀的仆人。这周五我和许扬谈了谈这件事,本来怕伤害到他,但他却一笑而过,那么温柔,那么好欺负。

高鸿桔每天都被欺负——每天。他的同桌稍有什么不如意的事,对他的桌子就是一脚。桌子倒了,抽屉里的东西飞出来了。高鸿桔默默地收拾好了。这不是什么大事,跟后面我要说的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下课时,在班级后面总会聚着一堆人,平时我也无心去关注他们。那天我从办公室回来,又看见他们聚在一起,而且正在干一件变态恶心的事情:扒高鸿桔的裤子。“你们干什么啊!是不是神经病啊!”我嚷道。正干活的男生们被我骂得一愣,呆呆地回答:“他心甘情愿啊!你听,他还笑呢!”我嫌恶地看了他们一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为什么他们被欺负?为什么他们被欺负了还忍气吞声?难道他们不懂得自尊自爱吗?我想这和他们的家庭教育脱离不了干系吧。也许是他们的父母之间的关系造成的,比如父母亲一个是施暴者,另一个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承受者,而他们只看着那个承受者,并成了那样的人。又或者是他们缺乏关注、缺乏爱,没有一个知心朋友,明明站在茫茫人海中,却和其他人没有任何情感链接,那么他们就会宁愿有这糟糕的同学关系,也不愿意失去它——他至少是有关系的,并不是孤零零一个人。

总之,他们真是一群可怜的受害者。(1027字)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