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检抽血一直是我心里过不了的一道坎。自打幼儿园记事起,每一次体检都在我的记忆中烙下深深的印记,当然精神上的折磨大于肉体上的折磨,我始终是畏惧体检的。

大班时的那一次是印象最最深刻的,随时地,我的脑海里都能浮现出那个画面:我拿着体检表,排着长长的队等着抽血,一步一步地迫近抽血台。我的心越跳越快,心中的恐惧越长越大,渐渐地蔓延开,向身体的各个部位进发。被恐惧侵占的手脚一点一点愈加冰冷、麻木,似乎不受使唤了。蓦然,我的眼前一片缭乱,眼中的景物全被密密麻麻而不停跳跃的黑白格子扭曲。我使劲摇头、眨眼,想甩去那些令人烦躁的怪物,可我似乎做不到。“是害怕跑到脑子里了吧?”这是我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之后,醒来就是在医务室里了。后来究竟有没有再抽血我就记不清了。

我居然是被吓晕的,连针都没见着,就自己把自己弄晕了。大概是因为这样,抽血给我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小学六年里,我每一年都在承受这样的痛苦,尽管不再晕倒了,但那份恐惧还是抹不去,总是在11月份体检的日子临近时,我就开始焦虑不安。一想起要体检了,我就会浑身一哆嗦,大脑空空的。体检前一个晚上,我常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夸张的一次是,一个晚上做了七八个关于抽血的梦,都是扎了好几针抽不出血。

总有人会说,抽血跟被蚊子叮一样,一点感觉也没有。我以为长大了,就会这么觉得,我长大了也会一样,可是……

上周四又安排体检,这大概已经是我人生中第十次体检了吧,我应该不会也不能再害怕了吧?毕竟我已经长大了,我决定第一个去抽血。曾经我也多次这样想,可从没实现过,这次总算是毅然决然地抱着早死早解脱的心理,迈进了小小的抽血室。我觉得此时的我看起来一定镇定无比。我竭力抑制住我内心的恐惧,同时也竭力抑制住自己想往外跑的双腿。

轮到我了,我视死如归地递出了我的手指。你大概也感受过医生拿蘸着酒精的冰凉冰凉的棉花球擦拭你食指时的煎熬吧?紧接着,一下轻微的刺痛……猛然间,所有的恐惧与紧张似乎都随着抽出的血而去了!顿时,我整个人都释然了,似乎世界上再无什么事是不美的了。我逢人便问:“抽血了吗?”随后,欢悦地挥动自己还捂着棉花的手指说:“我抽了哦!”

其实,我到底还是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释然了,是不是真的过了那道坎。大概明年的这时就会知道了吧!(936字)

【阅读理解】

请问为什么文中结尾,作者说“我”到底还是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释然了、真的过了抽血那道坎呢?(5分)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