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日班长偏心!”“值日班长乱管!”“值日班长厉害个屁!”午休时,我们班爆发出一阵抗议声,起因是这样的:

这天午休,值日班长理所应当地站在讲台上管我们的一举一动。这个值日班长是李祉豪。李祉豪开了空调,把门关上。突然,一个同学一头撞了进来,门也不关就坐到座位上。过了一会儿,又是一声敲门,随后一个同学又走了进来,照样没关门。

李祉豪冒火了,叫那个同学出去罚站。那个同学一头雾水,但还是乖乖出去站了。随后,出去站的人越来越多。但又是突然间,不知是外面人被煽动了,还是自有悟性,反正他们都自动地开门、进门,然后关门。个个都这样,除了个别。

然而,事情没那么简单。个别人讲话,李祉豪要管,但是他的死党讲话,他一律不管,有时他自己还光明正大地跟他们讲。有一位十分正经的同学跟李祉豪打小报告说,李祉豪的死党和别的同学讲话。我们一致认为李祉豪要去管他那个死党了,可我发现事情没往这里发展。

李祉豪对打小报告的人说:“提醒两次。”我们都为那位同学打抱不平。李祉豪说:“来讲话就把你们全记上。”有三名同学站起来,异口同声说道:“记就记,你值日班长厉害个屁!”全班鼓掌,大声叫好。李祉豪一见我们即将成为“暴民”,威胁我们说:“我真记了!”一个愤怒的同学站起来说:“要记就记,别像娘儿们似的磨磨唧唧的。”“好!”全班大喊。

李祉豪呢,终于败下阵来,一个名字也没有记上。(568字)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