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清明节老家唯一一个认识我们家墓地的婆婆要种田,于是我们提前一个礼拜回老家扫墓,以便不妨碍她的农耕时间。

回到老家,妈妈让我一个人留在家里看电视,她和爸爸跟婆婆上山扫墓。我觉得这事儿挺新鲜的,也吵着要去,没奈何,他们只好带上了我。我们要去扫的是曾祖父的墓。婆婆说,曾祖父已经去世50年有余,这片树林也已经人迹罕至,布满荆棘,路会十分不好走。不过,这阻挡不了我前去扫墓的心。

我们朝山上走去。刚开始还好走,只是走一道道田埂。可到了后来,没了田埂可走,只剩下崎岖泥泞的山路。我们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一不小心滑倒了。在这种满是烂泥巴的路上摔倒,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走着走着,第一道困难出现在我们眼前:眼前已经连山路都没有了,只好徒手攀爬。婆婆虽然年纪大了,但手脚却相当利索,三下两下就爬了上去。我也开始攀扯起来,不小心脚下一滑,差点滚下去。幸好我及时抓住了一段树干,才没有受伤。我刚想向那段树干借力,再往上一步,结果使劲一抓,却发现那是一段朽木,再用力一点,它就会断了!这时候,我就卡在了中间,进也不得,退也不得,不知怎么办才好。还好,婆婆刚才把锄头给扛了上去,这会儿她把锄头的一端伸下来,把我拉了上去。好险!

又走了六七百米路,我们发现了两棵桂树,便商议着削一点桂皮回去。再往前走了几步,第二道困难呈现在我们的视野中:去年“莫兰蒂”超级台风把这里的树给刮倒了,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拦住了我们的去路。树与树之间又缠上了藤条,要搬树也搬不开。婆婆和爸爸好不容易用锄头和镰刀开出一个洞来,我们才钻了过去。

接下来,又遇上了第三道困难,这才是最要命的:去年爸妈用塑料袋留下来的指路标记早已烂掉了,我们只好分头去找路径。后来婆婆找到了去年用王老吉易拉罐留下来的标记,这才找到了墓地。我们点上蜡烛,摆上贡品,寄托我们对曾祖父的哀思。虽然我没见过曾祖父,但他是我们的亲人,我的身上流淌着他的血液,我以后每年都要来祭拜他。

扫完墓后,我们又七拐八拐地从另一条路下了山。这条路总算比来时路好走多了。(833字)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