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初二的时候,曾在全年段引领了一场纸飞机热潮。那个时候,我经常折纸飞机,这是我的爱好之一。我会折的纸飞机有几十种,每折一步都经过精准的测量,所以每次我的纸飞机都飞得比其他同学的好得多。就这样,我每次折纸飞机的时候,大家都过来围着我,依葫芦画瓢地学我折。我折了许多纸飞机给别人玩,有时还会去别班找我的一些朋友折,时间久了,其他班也玩起了纸飞机。渐渐地,全年段都迷上纸飞机了。不过,这也会引起年段长的注意。有不少同学被年段长抓到了,而他们手上的纸飞机大都是我折给他们的,或者是他们捡到的。他们被训斥,我就产生了一丝罪恶感,不再频繁地折纸飞机了。不久,“纸飞机风波”就过去了。

没想到,接下来又发生了“硝酸钾事件”。这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前几天我看到化学书上的一课,说要用到硝酸钾。上课之前,我就把家里的那瓶硝酸钾带到学校去。这自然引起了一大部分同学的注意。有些同学就问我把硝酸钾带来干什么。我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硝酸钾和有机物混合会爆炸。

后来,我不小心把一点硝酸钾粉末洒到桌子上,我就赶紧往那粉末上滴一点水,使其形成溶液,然后用纸巾把溶液给吸上来。同学看到了,我就跟他们说:“这晒干了可以做引线。”有的同学就要求我点燃给他们看,我什么也没想就答应了。我向一个同学借来打火机,点燃了这根导线,马上就有大量的烟冒了出来。大家都很好奇。

正好最近班主任外出教研,我就把硝酸钾和糖的混合溶液带过去。起初,我只喷了少量溶液在纸巾上,然后晒干,点燃给那些和我一样爱好化学的同学看。许多同学学着我做起实验来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一个同学向我借走溶液,把大量的溶液喷在纸巾上。我本想制止他,可是我的好奇心压过了一切,我也想看看结果会怎样!他把纸巾晒干,把它揉成一团,塞进一个空饮料瓶里,将其点燃——结果发出了大量火光。他马上将其反扣在地面上,试图熄灭那火光。没想到的是,那燃烧产生的反作用力将瓶子给掀了起来,接连冒出大量火光,整间教室瞬间乌烟瘴气。看着被烧黑的地板,我心里涌起了巨大的罪恶感。

我以为这事就过去了,可我没想到,班主任竟然安排了一些眼线盯着班级的动静,自然而然地,我们这几个人就被班主任批评了一顿。虽然烧纸的人不是我,但是我觉得我的责任最大,可是老师却主要批评那些同学,使我感到十分内疚。

这事也让化学老师知道了,他就过来对我们说硝酸钾和蔗糖混合的危险性。这我都知道,为什么我当初就不会警告他们呢?这大概就是蒲松龄在《棋鬼》中所写的了:癖好可以使人忘了死,等到死了又可以使人忘了生。我真该长长记性了!(1043字)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