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给小猫喂奶时,不小心被小猫咬了一口,还给抓了一下。我不知道它咬的那一口有没有出血,因为我发现这一个伤口时已经晚上了,而咬出伤口来是早上的事。而抓伤的那个口子出血了。给咬伤的伤口,消毒清理已经来不及了,毕竟中午我们光顾着给抓伤的那个口子消毒了。

我非常恐惧。

我查起了资料。先把所有关于幼猫抓伤的资料查了一遍,又把所有关于幼猫咬伤的资料查了一遍。可最终我还是被搞得晕头转向。我查了将近50个医生对这种病情的留言,可是每一个医生都有自己的一套:有的医生说要在24小时内赶快去疫站打疫苗;有的医生说要采用10日观察法,猫咪没有什么情况就没事;有的医生说要边用10日观察法,边打疫苗;有的医生说如果猫咪接种过疫苗就不用去打;有的医生说幼猫不要紧,根本就没有接触狂犬病的机会,保持伤口干燥洁净就可以了;有的医生说要视情况而定,不能有侥幸心理;有的医生说要保持饮食清淡;有的医生说,全世界有百分之九十几为过度接种疫苗,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用……不过我看到一个医生,他的回答特别有意思:“此为心理疾病,好好工作,不要胡思乱想,正常生活。”我看到这儿,难免也扑哧一乐,自然放松了许多。

突然,我回想起了6年前的往事。记得那时我也养着一只猫,叫做咪咪。它的背部是橙色的,腹部有白色的花纹。有一回,我看见它在门口的木梯上磨爪子,便问爸爸,它磨爪子要干什么呀?记得爸爸回答说,磨爪子是可以让它爪子变得锋利,不要去打扰它哦。不过我一转头就忘了,马上就去“打扰”了它——我把它拦腰抱起,举得很高。它一急,便用爪子在我的左脸颊上挠了一下。虽然我看不见我的脸,但我敢肯定,一定出血了。因为妈妈给我脸上上双飞人的时候,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再加上这只猫之前挠了一下妈妈的学生,两重罪过加在一起,它就不得不被妈妈送到了外婆家。不出几天,它就被一只狗咬死了。

我当时没有得狂犬病,也算是我走运的了。妈妈说,她小时候也被猫挠过,露姐和永健还被狗咬过,养这种猫猫狗狗的不被挠或者咬才怪呢。我记住了妈妈的话。

也是,养一种宠物就要承担一种责任,并且要承担养它的风险。我,也相信自己的未来。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