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陈JH,你不知害臊啊!你看你家里人多辛苦啊,你妈妈除了带你还要带一个小妹妹,你怎么老是不交作业?!哼?问你话呢!到了初中就没有老师管你了,看你到初中怎么办,也不好好学习,上课开小差,作业也不做,以后到工厂打工算了!别念什么高中了……”陈JH的眼神中透着迷茫。全班人的眼神都透着迷茫。陈JH哪里惹老师不高兴了呀?我想,这一定是全班人此时共同的疑问。

等老师骂骂咧咧持续了十多分钟后,终于有同学提出,老师指的应该是洪JH,而不是陈JH。直到这时,老师才突然反应过来,眼睛瞪得滚圆,赶快给陈JH赔不是,并且赶紧来了句:“刚刚我骂陈JH的话,全部都给我转移到洪JH身上!”以解除尴尬。而当我们下课时问陈JH有何感想时,他的回答却是轻描淡写的一句“没事没事,我已经习惯了”。也是,不习惯才怪呢。

老师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骂陈JH,骂个十多分钟,才发现应该骂洪JH——这样的案例非常多,我恐怕计算半辈子也算不完。毕竟同班同学六年了,我们一起遇上多少老师、上过多少堂课了!老师们几乎每节课开头十分钟,都要猛烈攻击陈JH一番,把陈JH骂得哭笑不得,甚至骂得一无是处,才有人颤颤巍巍地指出老师指的应该是洪JH。那么,陈JH为什么总愿白白挨上十分钟的数落呢?从他微皱着的眉头能看出来,他心里确实不太高兴,可是他并不抢先为自己脱离干系,而是等着别人来替他作证,然后他再在老师赔礼道歉之后,傻呵呵地笑着表示没关系。这是啥道理?

于是大家便开始从各个方面来分析,为什么老师总会叫错。陈JH的脑袋圆圆的,一点都不像洪JH那子弹头似的脑袋。陈JH的眼睛极小,让他多了几分憨憨的神情。他的皮肤有点发红,显得有点害羞似的,我们几乎从来没有见过他生气。他们俩坐的位置也不一样,陈JH坐在第二排,洪JH则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因为洪JH老是会干扰其他同学,所以他没有同桌,总在自娱自乐,因此他的学习成绩不太好。不过,陈JH学习也不算太理想。

我们也替老师想过各式各样的分辨办法,但想来想去还是不告诉老师为妙,不然他们有可能会牵扯到别的话题,顺带把我们骂一顿。

不过,临毕业,这种错骂的情况越来越少见了。并不是因为老师想出什么法子来分辨他们了,而是每一次开骂之前,老师都会问一问大家:“前面那个是陈JH,后面那个是洪JH,对吧?”当我们全班都点头表示正确的时候,老师才开始大张旗鼓地骂开了。而不可思议的是,我们每一次注意听老师那骂人的词语,都会惊异地发现,老师的词汇量十分了得,骂人的字眼几乎没有重复过!怪不得陈JH之前每次代替洪JH挨骂,都显得有点吃不消。

如今,我们毕业了,大概不可能再见到那名字一模一样的两个JH了,不过如果他们初中居然被分到同一个班里,那又会是什么情形呢?

——写给我的小学(12)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