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一想到这俩字,我就开始心烦,因为“叶XX”这三个字便会接连跳入我的脑海。
 
他的长相,我记得一清二楚。一张圆盘似的大脸,从远处看,就像一轮从教室角落升起的黑色月亮;脸庞上唯一凸显的便是他的眼睛了——这双眼睛在捉弄同学的时候睁得滚圆,像月亮上两个圆圆的大陷坑。他的两腮永远是向外拱着的,可嘴倒是瘪了下去,和鼻子一样紧紧地贴在脸上,就像被风吹倒的小草一样,让人越看越不舒服,总想离他远远的。他的四肢也短短粗粗的,皮肤是一律的咖啡色,衣服总被他的身子撑得滚圆滚圆的。
 
迄今为止,世界上让我又惊又恨的东西有三样:第一样便是蟑螂,第二样便是毒蛇,第三样就是叶XX的恶作剧。叶XX因恶作剧而使出的手段变化多端,每次都会把我和我的好朋友佳怡气得倒仰。两个月前,在数学课上,他瞧佳怡那块橡皮擦五颜六色,像彩虹一样,特别好看,就把它夺了过去,在掌心里玩弄,就像搓面团似的把橡皮在手心里滚来滚去,一会儿又把它丢到地上,看看它会不会弹起来……很快地,又像捏泥巴一样把这块橡皮捏来捏去,往上下扯,往左右扯,想把它撕开,越玩越带劲儿。

本来他玩够了,却又不还给佳怡,倒放在自己那边,离佳怡最远的地方,死死地霸占着。佳怡可急了,毕竟她也要做数学题,有地方要改。她身子一探,想要把橡皮抓回来,可叶XX虽然跑步慢得每次都是最后一个回到场地,可这时竟然眼疾手快,把橡皮抢了过去,放进自己的手里。佳怡又倒着身子要去抢他手中的橡皮,脸差点贴在叶XX的腿上。可叶XX直接把左手的橡皮往前头一扔,让佳怡够不着。“呵呵”,叶XX笑了起来。他又一弯腰,捡起橡皮来。

这样争夺,循环往复,佳怡抢了5分钟,愣是没有把橡皮抢回来。这5分钟里,其实不光佳怡,叶XX也费了很大的劲儿。他身子就像旋转木马一样在椅子上转了好几圈,“呵呵”,他边转边说。后来他身子转累了,就改成了用手转,搅得佳怡不知如何是好——是该鲁莽地把橡皮夺过来呢,还是要淑女地把橡皮要过来呢?最后,佳怡说:“快还给我啦!你自己不也有橡皮吗?你抢我的有什么意义呢?”叶XX还是一边搓着佳怡的橡皮,一边闹着不给。

于是佳怡再三权衡之后,采取了暴力措施。她像一只抓狂的狮子一样,愤怒地扑向叶XX,一手拽住叶XX的衣领,一手伸去抢橡皮。可叶XX却不慌不忙,把橡皮从右手换到左手,把佳怡晃得头昏。最后是我出手了,揪住了他的后脖领子,用食指和拇指把他死死地扣在了椅子上,再用右手摁住他的右臂,佳怡这才好不容易把橡皮擦抢回来。

从那一天起,叶XX的形象便在我心目中坍塌了。我原以为他是个胖胖的可爱的小男生,很诚恳很老实,很讨人喜欢的样子,可因为他的恶作剧,我再也懒得看他一眼了。
 
没过几天,在音乐课上,叶XX又博得了众人的关注。音乐课的歌声本来是挺活泼的,可他的头却渐渐往下垂,最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睡得那么香甜,不管同学们唱歌唱得如何大声,他都听不见,连身子也不动一动。后来老师让我们拍掌的时候,小陈甚至把手伸到了他的耳朵边,用力拍了拍他,可他还是一动不动。直到老师发现了,才臭骂了他一顿。他起身时,先很懵地看了一下周围,然后便又说了一声“呵呵”——接下来不公然睡觉了,改用手撑着头小眯了。
 
从此以后,“呵呵”二字便死死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这两个字就成了叶XX的代名词。

——写给我的小学(11)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