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躺在屋顶上看着星星。天是深蓝色的,每一个星星都看得一清二楚。凉风吹过,我觉得格外舒适。忽然,一阵吆喝声打破了宁静。

我起身一看,吓了一大跳,原来是永健带着一大群小混混,望着我乱喊乱叫的。他旁边的小混混,有的拿着短棒,有的拿着菜刀,还有的甚至连板砖、石头都攥在手里,向我这儿砸来。我吓坏了,腿不自觉地跑了起来,从一个房顶跳到另一个房顶,然后又跳到路面上。两旁昏暗的路灯从我身边闪过,可是小混混们好像跑得比我还要快,一下子就追上了我。我被一吓唬,跑得更快了,一溜烟就钻进了一家鞋店里。

我没经过掌柜的允许,便跑进了鞋店的隔间里锁上了房门。抬眼一看,咦,我怎么跑到自己家来了?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条密道?可是管不了这么多了,必须找个好藏的地方才行。我终于找到了,是爸爸买的两个专门做仰卧起坐的工具。我把它们全都拆开,然后拼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外表看上去正常,但是里面有一个空心大盒子的巨大无比的健身器材。我裹上一层棉被,钻了进去。

我刚一进去,那一群小混混便啪地一声踹开了我家的门,把我吓得不轻。他们疯狂地找我。在他们翻箱倒柜找了好几遍却都没有找着我之后,他们便离开了,并且约定每20分钟就来翻一次,不让我去吃饭,要饿死我。

他们刚一离开,我便也开门跑了。我跑进了一家超市里。我在超市里遇到了我的朋友们,并且一起发现了个密洞,钻了进去。密洞外是一片冰川,冰川上放着一排连在一起的滑板,我们骑着滑板就出发了。正玩得开心呢,谁知一回头不见了朋友们。原来他们把我抛弃了。

我只好回头,骑着滑板出了密道,回到了超市。可又一回头,我发现朋友们的滑板又连回去了,他们站在滑板上正在骂我,说为什么我没让他们在那儿多玩一会儿。算了!带着他们就带着他们吧。我告诉他们要小心点,配合一下我的滑板的速度和规律,就继续滑了。可谁知没滑出几米,我一回头,却发现他们都在那儿乱扭,有的快有的慢,有的甚至把滑板锁在了地板上,不想让我向前走——他们全都露出了狡猾的微笑。

我正想告诉他们别这样,这时,一副羽毛球拍齐刷刷从我头顶上擦了过去,刚好打在了秀娟阿姨的头上。咦,哪儿冒出来的羽毛球拍,又是哪儿冒出来的秀娟阿姨呢?

我正想找阿姨,问她有没有事时,阿姨却以为是我扔的,一个劲儿地骂我,并且还叫我自己承认。我连连说不是我,就哭了起来。可阿姨不信,拿出一张白纸来,叫我在上面写上日期以及犯下的罪,并给了我惩罚。

过了一会儿,宏睿低着头,走了过来。阿姨给宏睿讲了我的犯罪过程,她仍然特别生气。我在白纸上写着,手不停地发抖。过了一小会儿,宏睿小声对我说:“小鱼,你不用写了……”话音刚落,我便双手伏在纸上,哇哇大哭。

我醒了,发现自己正做着梦中的姿势,呜呜呜的也在哭。

——《送给我的小学》(8)

【小鱼放声哭了好久,断断续续地跟我讲完了这个梦。原本让她写下来,她说不想回忆了。不过,最终她还是写了下来,作为《送给我的小学》第八篇(特别篇)。为什么小鱼又做这种被朋友和老师嫌弃、背叛、指责、惩罚的梦呢?】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