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上,有两个人一前一后在狂奔着,追逐着。后面的人是我,而前面的人就是小杰。

我和他恐怕每天都得这样狂奔十几次,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总这么捣蛋。每回下课,我都得防备着他。每次他过来时,都小心翼翼地踮着脚尖,身子前后摆动着,脸上净是狡猾的笑,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他走过来,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我的水壶。一得手,他便呼呼哈哈地笑,一下子就跑开了。

然而,有天晚上,我恰好在超市碰到了他,我当时都惊得呆在了原地:小杰怎么变得这么乖巧了?只见他安安静静地站在那儿,也不做鬼脸,也不嘻嘻哈哈地笑,也不满地乱跑,也不摇头晃脑地跳舞,就只是安静地站着,低着头,手里玩弄着一个小玩具,像一只小猫一样不声不响。我差点问他:“你是小杰吗?”我在那儿狐疑着,嘴却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小杰!”那声音在发抖。小杰听到了,便半抬了一下头,瞄了我一眼,小声地哼了一句:“噢,张瑞涵嘛。”说完就低头接着玩他的了。

离开超市时,我回头看了一眼小杰,发现他正在他妈妈身边走着,也不蹦跳,也不左右摇晃。我真为他为何不像在学校那样调皮、那样爱开玩笑而感到惊讶不已。这个小杰,在校内校外可真是判若两人啊!

回想一年级的时候,我妈妈对小杰印象可不好。那一次,妈妈去学校带我值日,可一打开教室门,就看见小杰正从背后抱住我的腰,眯着个眼,细声细气地叫我“妈妈”。他那声音简直是个娘娘腔,一听就叫人全身起鸡皮疙瘩。而我呢,早就吓傻了,目瞪口呆地站在那儿,听小杰咿咿呀呀地叫我“妈妈”,可是我使劲甩也甩不掉他。妈妈一下子冲上来,把小杰从我身上给扯开了。从此,妈妈就对小杰印象不佳。

不过五年级时又听妈妈说,小杰变得聪明懂事了。那一天下大雨,妈妈去学校给我送伞,正在校门内发愁不知在哪个路口等我出来,可巧碰上了小杰。小杰主动问妈妈“你是瑞涵妈妈吗”,然后又仔细地告诉她我为什么在教室里滞留了,会从哪个方向走出来。妈妈一听,直称赞小杰热情、有礼貌,对他印象好多了。

不过尽管如此,“双面人”小杰仍然是个双面人呀。

——《送给我的小学》(4)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