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我们的座位安排总是这么奇葩:好同学身边必定围着一群坏同学,坏同学身边总得有个好同学挨着。(“好”、“坏”仅指学习成绩)

比如说付淑潞,她的右边是洪锶颖,前面陈泽昌,斜后桌还有个许家炜。一开始付淑潞坐在洪锶颖旁边,好像也没受多大影响。她自己学自己的,让洪锶颖给前后同学挨个捣乱。再后来洪锶颖就完全影响了付淑潞,也就是说付淑潞也开始跟着洪锶颖起劲地研究起那些无聊的玩意儿来:例如,如何把粉笔在水中融化、如何给水染色,或把纸条撕成小片儿,等等。连老师都拿付淑潞没办法了。

而且每当洪锶颖讲那些无聊的笑话时,付淑潞总会和她一起捧腹大笑。我都听不懂她俩在讲什么,可她们就是觉得很好笑!就这样,付淑潞完全被洪锶颖带成了一个坏学生,考试只剩个六七十分了。

我呢,左边陈泽昌,前面柯子鹏,后面洪锶颖。光是陈泽昌和柯子鹏,就让我心烦得不得了:每回上英语课,他们俩都在讲小声话,我提醒陈泽昌和柯子鹏,他们就说声“好”,认真听了不到两秒钟,又继续讲话。如果有同学出了丑,他俩就捧腹大笑,笑得嘴巴都拧到眼睛那儿了。

再加上一个洪锶颖,天天和付淑潞一起研究铅笔、纸条、橡皮屑等,可让我烦得一直回头怒视她。而她呢,一看见我在瞪眼,她马上停止做小动作,昂起头也瞪着我,还说:“看什么看呢,滚回去!快点!快滚啊!”我也很无奈,干脆不理她了。

老师啊,您这座位定的也太奇葩了,以后定正常点吧。虽然您的出发点是“近朱者赤”,但客观效果常常是“近墨者黑”啊。因为要有一颗热爱学习的心,要养成学习的好习惯——多难啊,而要毁掉它们却易如反掌!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