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考试前一天,星期四下午。

这是我们四年级下学期的最后一节课,同学们都做好了上课准备。突然,陈老师迈着大步走了进来。“今天是我这学期教你们的最后一节课。”陈老师放好手提包后说。大家都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嗯,不对,”陈老师又说,“是小学这六年最后一次给你们上课。”这下子,大家都不由得“啊”了一声,伤起心来。

丽丽率先哭了起来。她哭得脸色惨白,眼睛红肿,鼻子也红红的,肿得很大,好像戴上了小丑的橡胶鼻套子一样。她不停地抽泣着,头一会儿向左偏,一会儿往右偏,就是不愿正眼看陈老师。

小林也哭了。他用左臂抹了一把眼泪,过了一会儿,又用右臂擦了一把眼泪,几分钟后再用左臂抹一把眼睛......

我也急了,眼眶一红,马上低下头,用手左边遮掩一下,右边遮掩一下,不想让别人发现我也掉泪了。

其他人呢,不是泪水在眼圈里打转,就是在默默地抹眼睛,没一个不哭的。

这个时候,教室里静极了,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

陈老师劝了一顿,又劝一番,让大家平静下来,然后嘱咐了一大堆,就走了。大家都说不出话来。

那一节课,一个喧哗吵闹的班级竟然如此安静。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