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一间教室里,准确地说,是一间杂乱无章的教室,墙壁斑斑驳驳的,几把没有靠背的椅子堆在中间……我正看着,突然我的身后传来了“啪啪”的脚步声。

我一回头,原来是我的第六任同桌林容捷和他的爸爸来了。此时林容捷已是少年,但他那张脸并没有变。他的爸爸嘴里叽叽咕咕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不过他们都没发现我。我三步并作两步从教室里走了出来,外头已是黑夜。我走在大道上,没有路灯,看不清前方,只能凭着直觉走。

这时,我瞧见了一道红光,便向红光跑去,却发现了一张红色的桌子,桌子的两端分别坐着我的两个朋友——徐婧妍和蔡一平。蔡一平正坐在红椅子上掐指算命呢。我细细地看着,忽然一排深黄色的光照亮了黑夜,紧接着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符号(纳粹标志)。我吃了一惊,也顾不得徐婧妍和蔡一平了,赶紧向前飞奔,跳过了一座足有三米高的水泥墙。

我站在墙的另一边时,才松了一口气。没想到,我一抬头,便瞧见三辆白色的打着希特勒旗号的车向我驶来。我被他们抓了起来,丢进了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的墙壁上涂满了毒液,一碰就死。我环顾四周,发现我的几个同学也被关在了这里。大家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傻愣着。就在这一瞬间,一位同学撞墙死了,另一位同学想冲出门去逃生,砰!马上就听到了一声枪响……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其他人都饿死、渴死了,最后就剩下了我一个。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发现外头没一个人,原来希特勒早在几天前就撤走了。我终于冲出门去,奔向远方,奔向自由!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