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上四年级时来了一位美术老师,她叫陈绿娜,头发卷卷的,分成了一小坨一小坨的,还重重叠叠,垒了三四层,像个要去出镜的明星,然而她的大眼睛里透出的是凶光。

她刚上了第一次课,我就干脆送给了她一个外号:“陈遇难”。

她教的第二节课就闹得全班毛骨悚然了:“要是你讲话了,或者你擅自离开座位,你那一整组将会陪你罚抄课文!”但是,我们组的一些同学还是很皮,还是讲话,陈遇难就让我们抄课文,头一次只是两首古诗,还算行。下一次就变成了《记金华的双龙洞》,三页纸呢,手都抄得麻痹了好久。上次,我们全班被罚抄五页课文,没抄完还不许回家。

当时,我慢腾腾地写着,认为再怎么样她也会放我走的,不过,这似乎没带给我一丝安慰。

我的天啊,四年级碰上了陈遇难,倒了个大霉,每次都被整得很惨、很无辜。真是讨厌这个老师,好希望学校快把她调走。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