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舅舅家坐落在一条溪涧上。那一天,我和永健闲来无事,跑到溪对岸去烧纸玩。回家时,我发现溪水很浅,想办法就能过的,可以节约绕一大圈路的体力,于是建议永健穿溪而过。

可是走到溪底,才发现小溪的水没过了人们原先搭上的几块大石板,踩上去,鞋子准湿了。可是永健不怕,他不管不顾,挽起裤脚,哗啦几声响,就站在对岸等我了。我灵机一动,想到那篇叫《搭石》的文章,里面说村民把又方又正的石头横放在小溪里供大家走,我也可以仿造。

我开始搬砖铺瓦,能铺下去的就铺下去,只要看起来实用。溪岸上正好堆着许多从猪圈墙上拆下来的破空心砖,我挑着那些平整适用的摞在一起,使它们叠得稳稳当当的,并且高出水面。

终于把搭石摆好了,就差最后一块。永健搬了一块又大又方的石头压了下去,助了我一臂之力。我在我搭的石头路上来回走了又走,非常满意。

但是,我再次去看那条搭石时,发现它已经被人踩散架了。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