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村庄

张瑞涵(8-7)

晚上,月光洒在了村庄里,静谧的小山村仿佛披上了银白色的面纱。铁蛋的表哥坐着车从城里来了。每周一晚上,他写完作业都会过来帮铁蛋养鸡。吃完饭,他们跟着舅舅、舅妈来到了鸡圈里。三座鸡圈养着不同大小的三种鸡。喂完鸡后,他们还要去摘木瓜。

第一个鸡圈里的鸡是花鸡,有14天大了,它们有的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取暖,有的在喝水、吃食。爸爸妈妈也在这里,大家要给小鸡们的水槽加水。表哥十分卖力地干着活儿,铁蛋则在一旁看着。先把装水的罐子(俗称“水灯”)提出来,把它们的底盘旋下来,放进一个装满水的小桶里,好把盘上粘着的谷子洗干净。表哥很快就摸索到了诀窍,把盘子竖着慢慢放进桶里,然后把盘子反过来,往上一提,盘子就洗干净了。洗好盘子,把盘子放在椅子上,顺手就把原来扣在盘子上的罐子里的水倒掉了。

接着给罐子加满水。表哥把罐子放进一个很大的蓝色水桶里,罐口朝上,轻轻地把它压进水里。一个罐子可以装13斤水。咕嘟咕嘟——罐子一口气喝足了水,表哥左手抓着罐口,右手托着底部,眯着眼仰着头,躲避着水碰击而溅出的水花,一使劲儿就把罐子提出来了。他把罐子放在地上,用双腿夹住,蹲了下来,伸手就去拿盘子。好不容易够到了底盘,可手一抖,一小半罐水便洒到了表哥腿上。铁蛋乐了。

一座鸡圈就有35个水灯,够表哥他们干的。装水的装水,送水的送水。大家忙着给鸡们添完了水,又给每个食槽加上了饲料,工作才结束了。铁蛋不怎么勤快,并不觉得累,表哥可是累得两只胳膊都要脱臼了。

喂完了鸡,他们便翻墙采木瓜去。木瓜种在鸡圈后面,被拦住了,所以得翻墙。这也给表哥增添了乐趣。那几棵木瓜树是铁蛋奶奶种的,结的果实个个又大又黄,可甜了。干完活儿,吃木瓜,这可是对表哥的犒赏呢!他喜欢干农活,所以每周一晚上都要爸爸妈妈带他来帮铁蛋家养鸡。

大家一手托着一个木瓜回家。切好木瓜后,大人们拉着家常,孩子们吃着木瓜,多么愉快的夜晚啊!可惜,表哥该回家了,他心里多么不舍呀。出门见了一地银子般的月光,他差点恳求妈妈让他留下来……

------

数学老师发飙

陈兆芃(8-4)

我们的数学老师姓洪,个子不高,火气很大,看起来凶得很。他鼻梁上架着一副半框眼镜,镜片后面是一双瞳仁小、眼神却极尖锐的眼睛。那双眼睛成天骨碌碌地转着,像鹰眼那样搜寻着目标。一旦他生起气来,那眼睛里便喷出一种凌人的可怕气息。

有一次,我同桌没有好好完成作业,十几页卷子他就完成了几页,字迹还很潦草,一下子把数学老师给激怒了。一上课,数学老师就来找他算账了。他双手放在背后,不紧不慢地朝我们的桌子踱过来……班上的每一颗心大概都给提上来了吧!

一步步地,他终于来到了我们这一桌,我这才看清他放在背后的还有个作业本,上面赫然写着我同桌的名字。这时,数学老师的眼睛已经盯死了我同桌,而我同桌也看向了他——他俩四目相对,那是什么感觉!后来,据我同桌说,他当时感觉到老师的眼神简直不可捉摸,令人毛骨悚然。

当时,我见情形不对就闪开了,数学老师立即冲进了我的位置,拿着作业本往我同桌头上一砸,同桌一激灵就站了起来。数学老师马上升级到戒尺抽打环节,打我同桌的手、屁股……同桌过后说,他被数学老师抽了几十下以后,屁股疼极了,坐着疼,站着也疼。

我们这位数学老师不只是严厉啊,他比严厉更上一层楼,那简直是可怕!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