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发我思考的一场比赛

清水圣登(8-6)

今天我非常气愤。因为我是日本人,就有个别同学想欺负我。尤其是班上那个叫彭XX的女生,从来不尊重我。虽然我是日本人,但我毕竟生在中国,也是中国人,她却叫我“日本的!”我终于气不过,跟她打赌比赛跑步;如果她赢了,我便不管她,随她怎么叫,但如果我赢了,她从今往后不可再骂我。

可是她这人很不守信用,一拖再拖,这场比赛从上上周一直拖到了这周。总算可以和我比赛了,可她又一点也不痛快,一看见我的同伴都在场就秒怂,不想跑了。又一拖再拖,拖了半个小时。后来她去热身,跑了两圈,回来又说刚吃完巧克力,肚子难受,又因此拖了好几分钟……她这么浪费我的时间,忽略我的感受,真叫我气上加气。

终于,她和我站在起跑线上,一起奔了出去。跑完一圈,她落后了,便捂着肚子,说肚子疼。我跑过去想关心一下她,可她却趁这一瞬间又跑了起来。我呆了一下,心想她不是肚子疼吗?没法跑了吗?怎么又不疼了?过了一会儿,我才突然缓过神来,知道自己上当了。这时,她已经跑过了终点,然后死皮赖脸地跟我说:“愿赌服输!我赢了!”我便说:“这次不算!你犯规了,还有脸说你赢了!我知道你不敢认真比赛,你怕输,所以犯规了!”

回家后,我和妈妈以及某同学的妈妈说了这件事,她们却指责我说,我和一个女孩计较什么!同学她妈还说,要把她当空气,不要理她,比输了是她输不起。听了她们的话,我心里非常不屑。像她那样脸皮比男生还厚的女生,凭什么让我不跟她计较?她比男生还固执,简直欺人太甚!

唉。可是,我只有想办法把这件事想通。女生固执一点也许真的没事。我自己也犯过错,也要反省自己。也许是平时我经常和她争执吧?是啊,我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有什么可计较的;男生体谅女生,是理所应当的事。我今后只要不再跟她发生任何争执,不再跟她说废话,把她那些骂人的无聊话当空气,她又能拿我怎么样呢?去跟女生计较,尤其是跟不懂得尊重你的女生计较,一点也不值得。

假如我希望自己有个开阔的胸怀,那我就该远离那种会把我变得狭隘的人,去跟我想成为的那一类人交朋友,对不对?我不仅要做一个优秀的日本人,同时我也要做一个优秀的中国人。

------

我的第一个朋友

清水圣登(8-7)

我的童年可以说是“悲惨”的。原本我住在大同中心小学附近的姨妈家中,在那里我和姨妈,还有姨丈以及表哥,生活得非常幸福。可是后来哥哥要上高中了,再加上我要上幼儿园了,所以我不得不离开姨妈家,回到我的家中。

刚回到家时,我感到很不适应,每天得早起去外面运动,最重要的是——我没有朋友!没有玩伴!因为我是日本人,同安这一群和我同龄的小朋友总认为我是日本鬼子,他们坚决抵制我。我当时就像一个入侵者,不知道怎么融入他们之中。起初我也并没有在意,以为没有朋友也能活下去。

那是2013年的夏天,天气炎热,蝉在树上不停地鸣叫。我渐渐感觉到了孤独的滋味。别人都有伙伴聊天、玩耍,可我没有。他们都在楼下玩“老鹰捉小鸡”,我只能站在楼上孤零零地看着他们。终于有一天,我按捺不住了,跑下去和他们玩。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都怕我是个日本鬼子,会抢东西、偷东西,便有人喊:“鬼子进村了!”又有人喊:“救命啊!抢劫啊!”总之,当时的我就像《哪吒:魔童降世》中的那个邪恶的哪吒,走到哪儿哪儿都有人怕我。

在这样一个环境中生活,只要我一去小朋友们的营地,他们就一下炸开了锅,一定把我轰出去才放心。更有一次,我下楼买个东西,有个小孩就拿起石头大喊:“鬼子来了!”随后他身后又多出了几个小弟,就像他的跟班一样。又听一声“开炮”,他们便拿石头使劲砸我,把我彻底打垮了。我就这么瘫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泣。我那颗原本充满希望的心一下子坠入了谷底。

从那天起,没有朋友的我在家里就像没了灵魂,正在慢慢地失去感情,甚至怀疑我会得抑郁症,最后会自杀。但就在第二天,我有了第一个朋友。

那天,我依然坐在角落里痛苦地抽泣。就在这时,一个胆怯的女声传入了我的耳朵:“你没事吧?”我原以为她是骗我的,但她却也蹲下来,轻轻地摸了摸我的手,说:“你没事吧?”我偷偷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她比我高,一张脸羞得像熟透的苹果。她用手拉着我。“我没……没事。”我也胆怯地牵住她的手。她把我拉了起来。可她却一言不合,撒开腿就跑了。

没错,她就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她叫小红。她的具体姓名我至今也不知道。

小红,是我的第一个朋友,比我大了三岁。这时候她刚好要上一年级,但因为户口不在本地,所以三个月后就搬走了,留他爸爸一个人在这里上班、挣钱。当她要走时,我还悲伤地哭了。因为她是我的第一个朋友,所以我依依不舍。

她在我身边的这三个月里带我认识了几个小孩,大家都不得不接受了我。我和这几个孩子之间有了感情,大家都变成了要好的伙伴。可小红一离开,伙伴们也陆续离开了。有一个小女孩和小红是姐妹,小红一走,她也走了。另一个小男孩从此疏远我们,没有原因,见面跟他打招呼,他都不回答。

就这样,原来的六人小组只剩下三个小孩了。其中一个骨瘦如柴的孩子是隔壁卖菜人家的儿子,我们现在关系还很好,就像哥哥和弟弟一样。但在当时可不是这样。当时我们还只是普通朋友。那一次,我们三个人要玩“英雄打僵尸”的游戏,得分配一把枪给英雄,剩下的当僵尸,要逃离英雄的追捕,类似警察抓小偷。当时的我和他,还有另一个小朋友,剪刀石头布,输的当僵尸。当我们剪完后他输了,可他却不想当僵尸,就一把抢过我的枪就跑。当时的我比他强壮,力气比较大,所以他没抢成功。但他不甘心,又抬手来抢,结果一使劲,把我的枪折成了两半。当时我就愣住了!我辛辛苦苦攒了零花钱买了这把枪,结果就这么没了……我非常恼怒,一把将枪摔在地上,心里就像炸开了一样,大喊:“混蛋!你……你不服输!”随后,我头也不回地跑回家了,留下了一脸懵的他站在那里。

从此,最后的三人小组也彻底散了。他不再出门了,我则去了幼儿园。有一次,我去买东西遇上了他,他甚至刻意躲着我。唉,想到这里,我突然好想抱抱刚上幼儿园的那个我呀。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