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营

黄思远(8-4)

露营是一件很刺激的事,特别是在夜深了之后,帐篷外传来各种声音、月光投下奇形怪状的影子……一切都能让你心神不定,无法入睡——怎么说呢?就是那两个字:刺激!

那天,跟随户外爱好者团体,爸爸带我爬上了深山老林,来到一座古庙前,准备在那里露营。那古庙虽然有人看守,可却是一个古怪的老太婆,怎么也不能给人安全感。

那些露营老客户早已经验十足,丝毫没有一点儿紧张感。他们在空地上、台阶上摆上茶具,开始煮水泡茶,悠闲自在地聊天。可我不一样啊,我这是第一次离家过夜呢!更何况是在山上!爸爸给了我一个手电筒,让我自己去玩。我可没那个胆儿,只好在大人旁边呆着,在帐篷外不断游荡着。

夜深了,爸爸催我快进帐篷睡觉,我也没那个胆儿。躺下以后,听见外面的谈话声,我知道他们在身边,但我依然睡不稳。不到一分钟,我便坐起来,把头探出去,盼望有人来陪我。爸爸理解了我的意思,过来陪我睡了。

到了半夜,一声刺耳的尖叫把我惊醒了。我侧耳细听,心里担忧着周边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会不会有什么怪物突然闯入我们的帐篷?我一动也不敢动,穷尽一切听力聆听着……是猫叫!天哪,究竟是什么灾难,能让它叫得如此凄惨呢?

一阵哀号过后,又一声鬼哭狼嚎般的猫叫!这刺破人心脏的哭诉,再一次划破了夜晚的宁静。我的心被抓得紧紧的,那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我像具尸体一样,直挺挺地躺着,望着月光投下来的影子,麻木地盯着它们不断地移动……我一动也不敢动。

一小时后,我实在困极了,才又逐渐入睡了。后半夜,各种声音纠缠着我,不过我也没办法,只好迷迷糊糊地度过了一晚。

第二天早晨,前一晚的情景还如在眼前。虽然没有画面,只有声音,但那恐惧在我心中形成了一幅幅刺激的画面,顽固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看来,这露营是“重口味”的,不信,你也去把你的恐惧放出来遛一遛试试!

-------

严厉的数学老师

李维洋(8-3)

在我的印象中,我的数学老师从来都是凶巴巴的。她个子不高,又瘦,从外形上看,并不能震慑人,可是她发起飙来,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令人战战兢兢。

一次,上课之前,老师走了进来,我们却毫无察觉,依旧没心没肺地各玩各的,玩得非常起劲。上课铃响了,我们才发现老师在教室里了,一个个马上换了个人似的,全神贯注地盯着老师。老师气冲冲地吼道:“我站在这边已经两分钟了,你们是无视我吗?”全班顿时陷入了一片沉甸甸的寂静之中。

又有一次,午休的时候,老师给我们一张计算练习,并说要在午休过完之前交上去。五分钟过去了,还没有人写完,她就开始大发雷霆:“你们怎么写这么慢?要写给我写快一点!”老师催促得这般急迫,我终于写完了,赶紧交了上去。回座位后,我看老师脸色不妙,仿佛蒙着一层疑云,我心里一下子恐慌起来。我心想,老师怎么这么快就改完了?我是哪题错了吗?

“李维洋!”老师像古代的判官一样气势汹汹地大喝一声:“过来拿!”完了,果然有错,而且是错得离谱了,我暗想。没办法,我慢吞吞地走过去。“走快一点!”老师又下命令。我接过我的练习题,定睛一看——只错了一道,还是忘写上最后的答案而已……我的天哪,到底是谁更离谱啊?

午休过去了,老师让没有写完的人站起来。有四个倒霉蛋站了起来。老师径直走过去,一路上掀起了一股凉飕飕的风。大家都屏住呼吸,凝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心里直替那四人捏一把汗。“嘶——嘶——”那四人的作业全给撕碎了!“重做!连题目抄一遍给我!”我们听了心里大吃一惊,只见那四人一脸的无奈与不满。

不过,转念一想,俗话不是说嘛,严师出高徒。落到我们数学老师手里,说不定也是一种幸运呢。

--------

老王

林郁菲(8-1)

老王,是我们的物理老师兼年段长。初次见面,没见老王笑过,所以大家对她没什么好感,背地里叫她“王婆”。她大概早有预感,开门见山地跟我们说,她不喜欢被人叫“王婆”,毕竟还年轻;“王婆”二字又难听又俗气,跟她不匹配,她希望我们叫她“老王”。

不过,说实在的,说老王“年轻”,也有点名不副实。瞧她那微微发福的体态(据说是她为不爱动而付出的代价),就知道她是有阅历的了。她教学与管理经验都很丰富,相处一段时间之后,谁都能感受到她既威严又和蔼可亲。

别看老王讲课,好像是板着一张脸,只要你用心听,就能听出趣味来。她的语速总是慢慢的,但是慢而精。她喜欢跟我们拉家常,聊她的学习经历。我们初学物理,还没碰到过什么真正的“大怪兽”,她就深入浅出地给我们传授一些学物理的技巧。

讲到“固体可以传声”这个知识点时,她先给我们来个小故事:小明一家搬到一个非常不错的小区里,但美中不足的是,他们楼上那家每天晚上都很吵。一个星期过去了,小明一家实在受不了了,于是上楼和那户人家提这个问题。可是,那户人家依旧我行我素。有一天,小明的妈妈买来了一个“震楼机”(好像是这么个玩意儿),装在自家天花板上。立竿见影!楼上邻居马上知道了楼下的厉害,一下子老实了。因为“震楼机”会发出一种声音,在小明一家听来是极微弱的,但楼上听来就真的不好受了——那声音被放大了。可见,固体可以传播声音,而且比空气传播的效果还好。

老王用诸如此类的故事来引导我们喜欢物理,理解物理,学会物理。我们都很喜欢她的讲课风格。当然,老王兼任我们的年段长,难免摆出一副威严的架式,时不时跟我们谈谈人生,谈谈理想的“丰满”与现实的“骨感”。

了解老王之后,我们都庆幸自己遇见了她!

-------

奇妙的地理课

陈泊伊(8-3)

又是地理课。地理老师一走进教室,我的同桌就打起了哈欠。每当看到地理老师,他第一个莫名的就犯困,然后,一阵风刮过一般,这股倦意立即席卷了全班同学。

地理老师张口说话了,每一个字都拖长了音,就像一首古老的睡前摇篮曲,把我们往梦乡里送。旁边的同学一个接一个地打哈欠了,还是那老样子,不多说。可是以前犯困没事,这一回可不同了——

地理老师拿着戒尺呢!她用手中那把吓人的戒尺拍了拍一位快睡着的同学,那位同学毫不知情,以为同桌干扰他呢,顿时一脸怒气,破口大骂。一瞬间,班里一片死寂。那位同学机灵得很,立刻察觉到事情不妙……可是,为时晚矣!地理老师以为他在骂她,十分气愤,狠狠地盯着那位同学,足足盯了二十秒。教室里的空气凝固了,没有人敢动一动,大家甚至不敢呼吸了。

那位同学慌了,却又急中生智,赶紧化解误会,说起了地理老师的好话来。地理老师听了,笑了。就这样,全班同学被这位同学的举动给逗笑了。

真是一堂奇妙的地理课啊!

【补充】啥好话?这么有说服力?补上去。

-------

“团灭发动机”

邵嘉晟(8-3)

我们班有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叫做苏XX。他向来受同学们排挤,还得了个惹人厌的外号,叫“团灭发动机”。

刚开学不久,有一次体育课,体育老师让我们男生与男生比赛,女生与女生比赛,各分为两组,进行接力。男生比赛的时候,小苏那一组比我们组领先了许多,我们都十分紧张,因为输的要受罚。就在这时,小苏上场了,等他跑到一半的时候,他们那组着急了,因为我方队员速度极快,已经要领先了,他们的小苏却叫他们几乎崩溃:只见他放慢了脚步,开始走路了!我方队员不费吹灰之力就领先了一大截。我们组个个欢呼雀跃,他们组个个垂头丧气。

“小苏到底在干什么呀?都是因为他,我们输定了!”

“小苏智障啊?接力跑竟然用走的!”

“小苏六六六!我们直接反败为胜喽!”

同学们议论纷纷,一片嘘声。不久,比赛结束了,他们组果然输了,每人罚做40个俯卧撑,每一个人都做得气喘吁吁的。从此,没人敢和小苏一起接力了,连中秋博饼也都躲着他。他因此得了“团灭发动机”这个外号。

上完体育课,要回教室了,在途中,小苏同桌好心跟他说,在接力跑中不可以用走的。没想到小苏死也不接受批评,他们两个就吵起来了,还打了架。小苏同桌身上许多地方被小苏抓破了,渗了血。老师班会课上谈及此事,大部分同学都站在他同桌一边。但小苏还不悔改,接力跑仍然跑得慢悠悠的,让他的队友们好不头疼。

有一次放学,小苏又与一名同学发生争执,还打起架来了。到了周一,我们上学时就发现那名同学的脸上多了一道又红又长的伤疤。之后,再没有人敢靠近小苏了。

他这人还有一个毛病:喜怒无常,发作了就拼命敲桌子,常常在休息时间吵得看书和睡觉的同学不得安宁。他不交朋友,也不跟同学讲话,弄得他自己孤零零的。唉,何必呢!

大好的青春时光,想不明白小苏为什么要给自己惹麻烦呢?坑别人,归根到底还不是坑了自己吗?

--------

游玉华洞

叶永健(8-2)

我去过许多旅游景点,其中玉华洞最令我难忘。

那一天中午,艳阳高照。炎热的太阳暴晒着大地,我们来到玉华洞洞口,就能感到凉爽的风。进入玉华洞时,好大一阵风吹了过来,驱走了夏日的热气。到了一条小径上,我抬头一看,头顶上都是钟乳石,才知道这是钟乳洞。这些钟乳石增之一分则嫌长,减之一分则嫌短,真就那么恰到好处呢。

往里走,是一处“稻田”。说起“稻田”,可真是神奇呀。那一块“稻田”,经过上千年的冲刷,居然变成了一块逼真的“田”,在“田”的旁边有一块大石头,中间凹下去了,正好是幅中国地图的样子。这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啊,我由衷地感谢大自然对我们中国人的恩赐。

再往里走,就是传说中的“龙宫”了。往上看就会看到一个由三四块钟乳石合体的“人参果”。我想这龙王挺好客呀,居然给他的客人留了这么一个大“人参果”,真是可遇不可求。

等过了“龙宫”,就能看到一对“姐妹花”,姐姐绑着马尾辫,妹妹披着长头发。她们可能太害羞了,才把头转了过去,不让我们看见她们的真面目。最后,我们还逛了“动物园”,等等。

玉华洞,四大名洞之一,果真美景无限啊!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