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林珊妮(8-2)

曾经你的笑容还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转眼间,这笑容却不复存在。这次换我来爱你。——题记

外公是真的老了,坐在破旧的摇椅上费力地仰头看电视。他看不清了,只能望见几个花白的身影在屏幕上闪动着;耳朵也聋了,却在我跨进门的刹那抬起头望向我,眼里满是欣喜。

外公在我印象里是很能干的,烧得一手好菜。我小时候放学回家,书包都来不及卸下,便寻着诱人的香气,屁颠屁颠地奔进厨房。他便笑骂我贪吃,饭菜又不会长腿跑了。我便嘟囔着,不情愿地装作从厨房往外走的样子,却趁他不备,随手偷几块肉吃,又嬉笑着将油渍抹到他的围裙上,惹来他一声叹息,他的脸上却溢满了开心的笑意。

他总爱坐在摇椅上,翻看那本破烂的营养菜谱。戴着老花镜,颤颤巍巍地翻着书页,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孩子长得快,要给她多补补。”有时他能坐上一个下午,只为给我烧一顿合口的菜。每次看到外公专注而佝偻的身躯,我总是没来由地鼻头一酸,撇过头去,让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后来,他腿脚不便了,却还坚持要给家里买菜。外公知道我最爱吃什么,总在菜市场费尽苦心,只是想让我吃得健康、开心。那一次,他出门买菜,不小心狠狠摔了一跤,下巴都撞歪了。他不得不住进了医院。我再也没法吃到他亲手烧的菜了,只是每日放学后跑到医院去。看他日益消瘦,茫然地环顾四周,像个孩子般无助,我的心碎成了无数片。

有段时间他好些了,便能认出我了,像往日里一般看着我慈祥地笑,为我细心地削苹果。他说等他好了,一定再为我烧好吃的,我使劲点着头,笑着,满满的幸福涌上心头。那天,学校放学有事,我很迟才回家,没去医院。第二天,我匆忙赶去医院,一进门便望见外公的床头柜上摆着两个削了皮的苹果,一个红褐色的一个粉白的。那一瞬间,我又热泪盈眶了。外公躺在病床上,还不忘给我削苹果,哪怕我顾不上来看他,他依旧切切地盼着我,一日盼过一日。想到这里,我的感动与幸福化作泪水决堤而下。我的外公,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收了思绪,我望向摇椅上的苍老的外公,上前抱紧他,送上我为他削好的苹果,为他擦去嘴角的口水。

人世间,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外公,这次换我来爱你!

--------

对手

王俪颜(8-1)

新学期,我又来到了羽毛球馆,教练让我们与其他人对打,两两一组。我被分到了第2组,与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生对打。咻咻咻,几组下来,我们组以11:7的比分获胜了。第2局换我上了,我有点紧张地站上了战场。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据说,他可是学了十几期的老手了,我的心里像有十五只水桶,七上八下的,因为这一局可是关乎到我们组的输赢啊。

我们剪刀石头布,我先发球。我深吸了一口气,双腿微微向前弯曲,咻地发了一记漂亮的首球,谁知对方瞬间扣杀!我惊呆了,愣在那里。然而对手却不给我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发球。我用力挥拍,却拍了个空。唉,又输了一球!他又迅速发球,“好像要出界了”,我心里不禁暗喜。谁知,那球似乎有了超能力,转眼间,又飘移过来了。我心里一沉,想着,完了完了,已经输三球了,这局肯定是输了。我的眼泪不自觉地在眼眶里打转,憋痛了眼。

“暂停!”我们队友叫道。我连忙下去,喝了口水,调整一下心态,准备继续开战。

还是我先发球,可这时我们队以0:3的比分落后,我不禁有点害怕。但我不甘心,又发了一记漂亮的球。对方迅速挑前球,我赶忙往前冲接球。哪知对方像耍猴似的,往后一个扣杀,弄得我猝不及防。“佩服,佩服。”我对我的对手甘拜下风,真是遇到强敌了。我们整个班的人我都打得过,可就是打不过他——洪晨昆。我郁闷极了。几轮下来,我以8:11的比分输给了他,真是难过极了!

没想到,他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说:“没事,再接再厉,比赛场上输了没事,你认真做就好。”

我看着他,他那句话使我心中又燃起了信心和希望。想想,能遇到这样的对手,也是幸运啊!

-------

我心爱的孔雀鱼

叶鸣谦(8-1)

我的心爱之物是一群身披美丽衣裳、人见人爱的孔雀鱼。

孔雀鱼娇小修长、浑身闪着光泽,样子很可爱。它们身上的颜色与小丑鱼不同,不是红白相间,而是周身黄褐色,杂有鲜艳的橘黄色或蓝青色斑纹。它们的尾巴又大又宽、五彩缤纷,在水中摆动时,一个个如同身穿长裙翩翩起舞的仙女,好看极了。

它们吃东西时很有趣。当我刚把饲料放进水中,它们便一拥而上,但又不急着吃,只见它们用嘴碰了碰饲料袋,完全放心后,才飞快地吞下三四粒食物,便快速游走。如此反复数次,饲料很快就被瓜分光了。吃饱后,孔雀鱼十分满足地在水中游来游去,悠闲惬意。

与孔雀鱼相处时间长了,它们也把我当成了好朋友。每次我走近鱼缸,它们就争先恐后地游过来,快速摆动着彩色的尾巴,争着为我献上优美的舞姿。

我家的孔雀鱼啊,美丽、活泼、可爱,我非常喜欢它们。

-------

漫话老师

叶鸣谦(8-2)

我的语文老师姓洪,长得又高又瘦,戴着一副黑眼镜。他具有批判性思维,十分坚持自己的见解,能用渊博的学识做出正确的判断。

有一次,洪老师在网上发现了一篇文章,他告诉我们,那文章说“孩子”中的“孩”是由十二地支中的“子”和“亥”组成的,用来表示人的一生——60年。我们都十分认可,连连点头说:“太对了。”可是老师说:“不对,这是假的。”我们问他哪儿不对,他回答道:“因为在‘孩’这个字出现的时候,卫生条件不像现在这么好,人还活不到60岁。”因此,这个假结论被洪老师轻易地推翻了。我们对他刮目相看。原来老师的学识是如此的渊博呀!

还有一次,在作文课上,老师给我们念作文选里的范文。读着读着,他突然用力把书往桌上一盖,一脸嫌弃地说:“这一篇写得不好,没有紧扣主题,跑离了中心思想。还有一点就是,没有吸引读者的阅读兴趣……”

啊,原来如此!我以前以为作文选中的作文都是很好的范文,这时才发现,不是所有的范文都是好的,要有自己的判断。

我喜欢洪老师,多么有思想魅力的人哪!

--------

军训见真情

清水圣登(8-4)

“一二一!一二一!”教练带着我们走着正步。走着走着,我汗如雨下。

暑假过去了,最先迎来的是小升初的军训。我很讨厌军训。因为军训非常累,还会弄得满身大汗。不仅如此,军训还有可能让我中暑,没法来学校。

军训不仅需要毅力,还需要团结。起初,大家都不认识对方,所以几乎都不会说话。后来,因为我们缺少团结,教练让我们玩了两人三足的游戏,来达到认识对方和团结协作的目的。

起初,我和搭档都不怎么配合,我总是对他说:“对齐!”他总是说:“有!”就这样,我们谁也不配合谁,每次都跑到到一半就失败了。

终于有一次,我们跑到一半,他突然慢下来,使我摔了一跤。这一摔,把所有人都摔倒了。大伙有的把我抬起来,有的报告老师,还有的安慰我。只有搭档说:“没事吧?”我摇摇头说:“没事,对不起,都怪我没有和你配合。”我们都诚恳地向对方道了谦。

军训完以后我们成了很要好的朋友,他叫吴瑞豪。

-------

自制储钱罐

余思琪(8-1)

放假第二天,我就回了老家青洋。我急着想回去跟爷爷一起做工艺品呢。

我的爷爷是个木匠,他天天都在做工艺品,不但能赚钱,还能去参加一些比赛。我也喜欢做这个手工活儿。以前我做的东西都没名没姓的,看不出是个什么玩意儿,但这天我做了一个储钱罐。

先找来原材料:一根又长又粗的竹子。爷爷采用的竹子通常有两层楼那么高,大人的手臂那么粗,一个竹节就有20多厘米长。我想从竹竿上锯下一个两头封闭的竹筒来,可是爷爷那把锯子又大又沉,我不会用,就是拿也拿不动。爷爷于是帮我锯下一节来了。

接下来,轮到我开工了。我要把竹筒外部那层绿色的皮削光滑,以免摸起来刺乎乎的,显然很粗糙。可是这个削皮不简单。单单找刮刀的刀具就花了我好长时间——这刀竟然放在了爷爷的床上!难道爷爷奶奶的身体是用钢板做的吗?

我握住刀子,下了手才知道原来这东西很难削。同一个地方就要削五六下,而且还要用很大的力,不用力是削不动的。我耐心地把竹筒周身磨得光溜溜的,还真有点艺术品的感觉呢。

我让爷爷帮我在筒身上开一个硬币般大小的孔。爷爷先把硬币放在上面,用小刀画上形状,再打孔。可是他开了一半就割不开了。爸爸继续用功,终于给开了个硬币投放口——一个竹筒储钱罐就这样做好了。如果要拿钱,再在竹节上开个洞就行了。我立马投了几个硬币进去。

自制小玩意儿可真棒。我和爷爷、爸爸一起努力,最终做了这样一个好看的储钱罐,真叫人振奋!

--------

鬼屋历险

谢子轩(8-2)

身为一个为民除害的重要人物,我又一次跨过田野,越过高山,来到师父面前,准备完成最后的艰难使命。

带着师父的叮嘱,我走进了一片阴险可怖的森林。那森林里没有一丝亮光,到处是阴森森的。从那灰蒙蒙的树上传来声声乌鸦啼叫,树丛总传来阵阵兽吼。我虽然对自己的武艺充满自信,也不禁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在森林深处,有一座古老的门,被爬山虎盖住了。那个门正通往鬼婆住的魔法巨塔,而我,正要去消灭那可怕的鬼婆。当我走到那座大门前时,我用嘴轻轻一吹,从我眼前闪过许多尘埃。我用手轻轻敲了敲大门。

“咔——咔——”,沉重的大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白发苍苍、弯腰驼背的老太婆。不用问,她就是鬼婆了。不过,奇怪的是,她一声不响,等我进去以后,那门就自动关上了。我没有任何武器,所以我不能放松警惕。她走在我前面,要到她的巨塔里,必须经过一条漆黑的长廊。长廊两侧挂着许多人的白色头骨,每隔一个头骨就有一盏忽明忽暗的烛台。

“啊……”随着一声惨叫,我突然从走廊掉进了地下室。接着,传来了阵阵可怕的鬼叫。我该怎么和师父解释啊?我又如何逃脱呀?正当我着急万分时,突然,闪出两只红色的眼睛,而且慢慢向我靠近……

我的身子猛然一哆嗦,努力睁开矇眬的双眼,我的天!还好是一场噩梦!吓得我一身冷汗!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