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魔王关”

马臻遥(8-2)

这个暑假,在五天的夏令营活动中,我们迎来了一项艰巨的挑战——那个项目被称作“魔王关”。

记得那天早晨,太阳仿佛入了魔一般发着狠劲,一大清早便将大地烤得炽热。我们睡眼惺忪,满脸倦容,拖拖沓沓地来到集合场地。耀眼的朝阳叫我们睁不开眼,天空干净得有点诡秘,仿佛也在畏惧即将到来的考验。是时候迎接“魔王关”了!

我光听那名字,就觉得心里打鼓。“魔王关”的规则很简单:以尽可能的嘶吼及零错误率,朝你眼前面目狰狞的教官——“魔王”吼出一段话:“报告魔王,我是***。今后我将奋勇前进,不负努力;明天的我将超越今天的自己!请相信我,请允许我通过!”如果过不了关,就会受到惩罚——二十个俯卧撑打底。

怎么办!怎么办!不等开始,我便已憋出了一手心的冷汗,心提到了嗓子眼,万千慌张的心绪只等那一声哨响。我从未在一名尚未熟悉的人面前以近乎野蛮的方式吼出一段尚未熟悉且在我看来十分夸张的语句啊!怎么办!这绝对不是我的风格。周围的人也煽动着紧张的气氛。大家纷纷低头默背,与清晨的鸟鸣掺在一起,嘈杂细碎。

“哔——”一声长哨,挑战开始了。豆大的汗珠如雨般浸湿了我的衣服。我排在队伍中部,紧张慌乱把我包裹成了一具只知默背及行进的傀儡。这声长哨,如钝锤般沉重地敲打了一下我的心。“开始了!轮到我了吗?我前面还有几个人?声音要大到什么程度……”一连串的疑问,如一大片阴云笼罩在我心上。我向周围望望,想寻求一丝鼓励与坚强。没想到,同学们甚至比我还紧张:有的人愁眉不展,还在为背诵那段话而焦灼;有的人左右踱步,四处寻找勇气一般忐忑不安;还有的人干脆争取“缓刑”,不住地与他人调换位置,一直调到队伍末尾……看看他们,怯懦越发侵蚀着我的内心。

“没剩几个人了。”旁边的同学耳语道。顿时,我的心跳得厉害,仿佛连我的眼神也尽在魔王的监视之中。还有三个人……“咚!咚!”我的心快要跳出脸膛了。还剩两个人……“咚!咚!”我定了定神,咬牙狠下心来,向前迈出艰难的一步。

我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正视着魔王那双死瞪着我的眼睛,做了个深呼吸。“报告教——魔王!”完了完了,开场就念错。我心已死,索性急促地应付着念下去:“我是***,今后我将……”

“你配吗!”一声大吼,魔王喝住了我,眼神好像要将我瞪进地缝里去,“你算什么东西,谁给你的勇气!”

此时此刻,慌乱感终于冲开了闸门,洪水般倾泄出来。我感觉自己的双手麻酥酥的。刺眼的阳光似乎把周遭的世界锁了起来,造就了一座密不透风的地狱。我孤独无助,被无情地困在这座地狱里面……

“趴下!做完滚后面去!”又是一声呵斥。

我只得服从,回到了队伍末尾。待冷静下来后,我竟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心中满怀恨意:不就是个魔王吗?什么东西!凭什么侮辱我?!比谁声儿大是吗?看我不吼聋你!不知怎的,极度的愤怒抑制住了我内心的恐惧。这几天以来的憋屈与怨气都凝聚成一个念头:吼回去!

身旁几位同学已痛苦难耐,被连续施压整得心烦意乱。人群中传出几声哽咽,几名女生受不了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摧残,心理防线已经崩塌了。队伍的长龙移动着,又到我了!

还是我,还是那个魔王,还是那个双双对视的场景。不同的是,这会儿我的气势与前一轮已有了本质区别。我的目光虽谈不上仇恨,但也多了几分刚毅,心中遵循着我自己总结出的真理:就算嗓门大不过他,气势上我也要碾压他!

很好,进展顺利!对视了一两秒,大局已定。我似乎拼尽了吃奶之力,竟刷出了个人分贝新高。我是那样尽情地嘶吼与发怒,吼完那番话之后,心中的不满竟然宣泄殆尽。俗话说得好,成败只在一念之间。魔王的眼神有了轻微的闪动。我立即又给他补上了一个豺狼虎豹般的凶恶眼神,心想:“什么妖魔鬼怪,都镇不住我!还让不让我过!”

终于,我以一时的热血及无限的勇气获得了教官的赞赏。那可怕可恨的“魔王关”呀,我总算闯过了。但愿我从此以后不再受这种身心的折磨了。当然,假使我不得不再次面对这种折磨,我也深信,我能过关!

---------

选择困难症

陈湘怡(8-1)

还没放学,我就开始焦虑了:今天又要吃什么啊?若是在周末,我焦虑的便是:明天中午又要吃什么啊?

作为同安一中的学生,虽说是件幸福的事,但我是一名选择困难症患者,总也摆脱不了为寄午膳点餐而烦恼。

我们学校有两个食堂,一个是初三、高三专用食堂,另一个向全体师生开放。我去的这个大食堂一楼有个小卖部,还有各种各样的快餐,主食有米饭、面条、泡面,等等,还提供形形色色的饮品;二楼有花样繁多的套餐,还有汉堡、砂锅、奶茶,等等。三楼嘛,还没敢去看看,只怕看花眼了,更添了一份烦恼。

这么多美食!我的天哪!作为一个选择困难症患者,请问学校,你如何消除我的麻烦啊?每天给我们准备那么多选项,叫我到底选哪个?瞧瞧这个窗口,望望那个窗口,整个人好一阵发呆,简直头皮发麻,束手无策。天天这副模样,举棋不定,犹豫不决,叫人很尴尬的,好吗?!

有同学跟我说,那你每天吃一个窗口,轮着吃一圈,排序吃,不就行了吗?抱歉,我只好无奈地回答:“可是不管哪个窗口都有十几种菜色啊。我即使照你说的去做,到了选菜色的环节,人家又立刻把我给问住了。还得快点汇报,不然排我后面的同学都急得跳脚了,而我呢,还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唉哟喂……”

所以,在此我想建议学校行行好,麻烦再设一个餐厅呗,每天就煮一样吃的得了,这才是对我们选择困难症患者的最大照顾!

--------

新数学老师

童昕(8-1)

升入初二了,一切的一切都变了个样儿,换了一栋教学楼,连老师也跟着换了许多。最让人不爽的是,竟连我最喜欢的数学老师也给换掉了。

一开始听班主任说数学老师要换时,我黯然神伤,因为好不容易和数学老师混熟了,他虽第一年教书,却为我们打下了稳固的基础,现在却没了后续支持。唉!

很快地,我们迎来了新数学老师的第一堂课。新老师一进来,讲的每一个字都与上个老师不同。估计是年龄大了,她上来直接步入主题,并不与我们交朋友。上个老师呢,他用第一节课来和我们打交道,来认识我们。而这个新老师,她想在日后一节节课中逐渐认识我们——这样做能节省时间?

几节课下来,我又找到了她在教学方法上与上个老师的区别。她教书非常死板,照本宣科,说话有板有眼,一点也不幽默。不像上个老师,课堂上很活跃,时不时蹦出一句“骚话”来,逗得台下一片欢笑。唉,这个新老师,课上有的只是一片沉默。

但是,新老师也有她的优点。上个老师估计是要改两个班的作业,心生畏惧,索性不改,所以每次我们作业交上去,他就只是草草一看,从不批改,或者是经验不足,或者是每天的教研让他喘不过气来,总之,他根本顾不上我们的作业。但是,这个新老师就不同。每次交上去的作业,她都很认真地评改翻阅,而且哪一步错了,她都改得非常细致。这种责任心、这种工作效率,也是叫人不得不服。

嗨!真希望我们能逐渐适应这个新老师,把数学学得更好。

--------

致新初一学弟学妹们的一封信

初一的学弟学妹们:

你们好!

我又来给你们写信了。知道吗?看见你们,我们也感受到了一种充满活力的开始。

话说9月12日那天下午,我和同伴们一起去找一个初一小学妹玩。她班一个科任老师正要来上课,看见我们几个不是初一的,便发话了:“你们来找我们班的同学干什么?”我还在想,那老师可能是误会了,以为我们是来找人打架的吧?我便和老师说:“我们来找朋友玩啊!”那老师不知怎么了,和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样,她大声对我们说道:“你们以后不要来找我们初一同学玩,更不要来找我们班的同学!”

我和我的同伴们都惊呆了,真想不明白那老师为什么那么凶,都已经解释过了,不是来找茬的……但是冷静之后,我想明白了。是我们错怪老师了。老师对我们高年级同学的排斥,正是为了保护初一新生,好让他们能够安心学习,而不是把心思花到跨年级交际中去。

唉,说实话吧。如果你们到我们初二年级去,你们可能就会发现,我们这些学长哪有学长的样子啊。我们是没有老师管教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这是什么好事呢?要是学业搞不上去,未来我们要往哪里去呢?你们不一样,你们有老师严加管束,纪律和成绩都会更好,未来也更可期待了。你们真幸运!真羡慕你们啊!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愿像你们一样从一开始就抓紧学习。如今受了你们启发,我今天起就要努力学习!谢谢你们。

祝你们

学业进步!

初二六班 林珊妮(8-1)

2019年9月15日

---------

我们班的奇才

林嘉铭(8-1)

说人是个“人才”,多半有点讥讽的味道;那说人“奇才”呢,这味道就让读者们亲自去体会了。

我们这所学校,最不缺的就是奇才。他们一个比一个高明,真让我大开眼界。

开锁开出绝招?这可是我们班某奇才的专利。自古以来,卫生间就是让人去方便的地方,怎么着也属于个人隐私。要是有人的隔断门被打开了,那就尴尬了,那一道风景线不就走光了吗?我们班偏有个奇才,专门研究开那个隔断门的锁。他还果真会钻研,手上如同有把万能锁匙一般,真给打开了。一打开就大喊:“我开锁了!”然后就会有一堆人冲过去围观……他于是得意洋洋地给人们演示如何开锁。真是恐怖!

又有另一个奇才,堪称“少年黑客”,专黑电脑的屏。有一天,信息老师没关电脑,安全员准备上前去关,没想到这奇才截住他说:“我来关,你放心。”安全员便放心地走了。等中午吃完饭,我们一回来,妈呀,电脑蓝屏了。这奇才淡定地说:“没事没事,不要慌,我弄回来。”他一操作,那电脑瞬间黑屏了。我们都哭笑不得。

真是一群奇才,强,没得说!

--------

带操

陈宏睿(8-1)

自从当上了体育课代表,我每节体育课都累得不行。尤其是第一节体育课,我甚至被迫上台带操。

我站到台上去,大脑立即一片空白。第一节,刚要做广播体操第一节,唉?第一节是啥运动?完了,台下一双双眼睛盯着我,搞得我好不尴尬。我用希望的眼神给体育老师递过去一个白眼,老师有气无力地说:“头部运动。”

哦哦哦,对了,头部运动!我立刻有了点精神,开始喊起口令来:“一,二……”

“停!声音不够响亮,重来!”

“一!二!三!四!……”做完了第一节,那第二节呢?第二节是啥运动?我又陷入了困境。这下我可没脸再问老师了。怎么办?我看向台下,一位和我关系比较好的男生给我摆了个口型——肩部运动。我顿时领悟了,赶紧做起了第二节……

幸好后面的几节我都想起来了,要不,我这脸可丢大了。唉,体育课代表可真难哪!

---------

童年的阴影

陈泊伊(8-1)

童年时,我曾有过一段阴影,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那是幼儿园时,我放学回家,突然一只恶狗不知从哪儿蹿了出来。那只狗块头比我还要大,全身上下黑溜溜的,一双凶恶的眼睛,两排尖锐的牙齿,凶狠地朝我叫着。看着它那可怕的血盆大口,我顿时浑身无力,高声尖叫,不顾一切地跑开了。从那时起,我就对大狗产生了心理阴影。

就在前几天,早上起来跑步时,我又看到了与当时一样恐怖凶恶的大狗。虽然现在的我已经长大了,身材比以前高大了许多,可是我仍然忘不掉当时的恐怖情景。原本我正开心地晨跑,一切都很美好,可是这只大狗一注视着我,我就慌了神儿,满身大汗,心跳加快,脑袋发晕。只听见那狗一阵狂叫,离我越来越近,我下意识地大叫起来,不顾一切地飞跑。我感觉这是我头一次跑这么快!可怕的是,那只狗也在后面狂追不舍,还不时发出凶猛而又洪亮的叫声。我只顾跑,头脑和四肢已毫无知觉了,直到我跑进了小区的铁门里,才松了口气。此时的我已经快瘫倒在地上了。

可怕的阴影啊,怎样才能将它抹去呢?直到现在,一碰见狗,我就不禁回想起童年的那场遭遇。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