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提升阅读理解力?多数家长和孩子都很关心这个问题。

“叶老师,我去书店买几本阅读理解专项训练,让孩子每天做一篇,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这不是一个好办法。甚至这些专项训练做得越多,孩子越是讨厌做阅读题;即使喜欢做、认真做,三两年下来,阅读理解力也很难得到提升。

为什么?之前我和同学们专门做过这一研究:考上重点高中的同学高一年都在拼命做阅读题,一做完就对答案,订正过来,并且想一想,出题人为什么给那个答案。结果呢?一年下来,阅读理解力不进反退。原先并不怎么刷题,只是一周上一次阅读写作课,探究一篇稿件,还理解得挺好;后来用心刷题,却抓不着要害了。我也感到吃惊。后来,我买了一些专项训练题、套题、真题,一篇一篇地看。这才意识到,哪怕是高考真题,也难免答案给的不对头,更不用说那些书商们为卖题赚钱整出来的东西了。跟着随意的题及随意的答案糊弄一段时间,又努力地让自己去接受答案,时间一长,脑筋自然锈住了。

暑假里,我看到一位初三同学在做语文卷套题(38套),随手翻翻,里头的阅读选文,只有两篇写得比较好,还读得进去,其他篇目,文章都不好看,更不用说后面要生出什么考题来。

怎么提升阅读理解力?首先要读好文,其次要弄懂好文的主题是怎样呈现的。这就需要用心读,一边读一边想。阅读理解中涉及到诸多概念,例如“承上启下”、“埋伏笔”、“做铺垫”之类的,许多同学并不真正理解,总是胡乱答一个上去,即使凑巧答对了,也不能帮助你真正悟到文章的妙处,更不用说能用能写了。总之,概念不通,刷题有什么用呢?概念通了,你就多多地在写作中运用。如果用都会用了,你还需要刷什么阅读题呢?

有的同学又联想到,是“阅读理解”这种题型本身有毛病,瞧高考考到的阅读题目,叫原作者来答题,他都答不上来,凭什么考生就会答?之前周国平也表达了这一困惑:

“有一回,一个中学生拿了这样一份卷子来考我,是我写的《面对苦难》。对于所列的许多测试题,我真不知该如何解答,只好蒙。她对照标准答案批改,结果几乎不及格。由此可见,这种有所谓标准答案的测试方式是多么荒谬。”

周国平是写哲学书的人,显而易见,出题人大概读不懂他要讲的意思,自然没法合乎逻辑地出题并给出参考答案了。这是一种情况,也就是我上文讲的,出题水平成问题。

但还有另一种情况,是“两种文本”的问题。有个双十中学的语文老师说,这是“创作文本”与“阅读文本”的区别。我赞同这一说法。事实上,作者和读者对同一文本的感受差别很大,这当然指散文和小说(文学作品),实用文体不应当还读出各式各样的见解来。当作者写完,读者根据自己的感悟,产生许多种合情合理的解读,这反而意味着作品的成功,意味着作品层次多,内涵丰富。

怎么说明这个问题呢?同学们感兴趣的话可以读一读我几年前写的一篇小说:《养子》。这是我采访来的一个故事,情节基本属实,只是缺了些细节,是我虚构上去的。

养 子

叶梅斌

在三十年前的同安,哪一户人家没有生着个传宗接代的种,都得矮人家一截。老杨夫妇养了一对伶俐可爱的女儿,可惜没个儿子,人家瞧不起不说,自己也不甘心。村里有些女人东躲西藏,总要把儿子生到手的;有些生了女儿就暗地里送人,直到儿子才留下来养。老杨十几岁上就跟着村里的壮劳力到外面去修路建桥,留着杨嫂在家带着俩女儿干农活、做家务,实在是没法儿折腾个儿子。怎么办呢?他夫妇俩就想领养一个。

起初亲戚里头有人生了两个儿子的,说要过继一个给他家。可是两家一闹点别扭,人家就反悔了,嫌老杨家穷,当初连盖房子的宅基地都没有,还是填了村里十八口粪坑才得来的一块地呢,怕是风水不好,未来发达不了。杨嫂是个有骨气的女人,索性不再费话,到外面打听着了一家日子过得不像样的穷苦人,有一个女儿两个孪生儿子,就去谈妥了。

杨嫂领回来的男孩是双胞胎中的弟弟,叫小平,十四五岁了,长得瘦瘦长长的,穿一身补了许多窟窿的旧衣服,从上到下脏得可以。那时候的农村孩子虽说纯朴愚钝些,但去给一对陌生夫妇做养子,他还是全明白的。不过,这少年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眨着一双活泼泼的柳叶眼,上杨家来了。

那时候,老杨已经把最初那座石头砌成的闽式老宅翻建成了水泥浇铸的平房。因为当初那十八口粪坑是排成一列的,这宅基地也就呈狭长的一溜,于是盖成一座兵营似的排房,中间一间大点的是客厅,左右两边各有两间小屋,一间砌着一溜灶台,大小灶洞有三个,角落里堆着干柴,这是厨房;一间摆着几个装粮食的大瓦缸,搁着些筐篮筛箩及锄头扁担犁等各种农具,这是仓库;另两间是卧室,老杨夫妇占一间,两个女儿占一间,每间都被一张有顶盖的老式木床和一个印花木橱柜占去了大半空间,因为这俩家伙上上下下全堆满了各种有用的没用的零碎。

如今小平来了,添了一口人,杨嫂就腾出一个房间来给小平住,在另一个房间里摆上两三条长板凳,铺上个一米来宽的木板,打成个铺子,由她睡,大床让给俩女儿。老杨在家日子不多,倒也不觉得挤。

杨嫂的大女儿叫雪华,小女儿叫雪珠,那时候还不懂事,妈妈走到哪里,她俩就跟到哪里。小平比雪华要大个八九岁,可是他好玩,喜欢做各式各样的小玩具,弹弓啦,竹管枪啦,正好投了两个妹妹的胃口。他们马上就玩到一起去了,屋前屋后满是他们兄妹三个的争吵声、欢笑声。杨嫂摆脱了两个小孩子的纠缠,里里外外干活方便多了。可是她要培养这个养子,要叫他上学、认字。

杨嫂自己目不识丁,却很懂得文化的要紧。尽管小平没有求学的意向,她还是硬把他送到小学里去了。小平哪坐得住哇!大热天的,窗外相思树上不知趴了多少只蝉儿,正欢快地叫他去逮来玩呢。远一点有棵撑着大伞的老榕树,树上不知聚了多少鸟儿,正蹦来跳去,叽叽喳喳地开会呢。这些蝉儿们鸟儿们,没了他去当首领,该多么寂寞多么失望啊。他听课老走神儿,总看见自己翻过了栅栏,越过了墙头,爬上了树,爬上了屋顶……去够着他那些生长于大自然的朋友们。

老师们便告他的状,他在班上年纪最大,却不用心,成绩最差。同学们便取笑他,他在班上个头最大,可是一声不吭,不自信不合群。杨嫂就语重心长地劝导他,能写会算有多重要,有文化跟没文化多有差别,现在读好书,将来赚大钱。可是,小平听不进去。杨嫂无奈地叹气又叹气,可是鉴于他的养子身份,她再怎么着也不敢说什么重话,只得反复讲她那一套农村妇女目力所及的道理。

小平垂头央告:“我不想去学校了。”

杨嫂忍着气问:“那你想干什么?是跟我下地种田呢,还是跟你爸爸去工地干活?”

小平抬头看了杨嫂一眼,又低下头去。他什么也不想干,他就想好好玩儿。他还没玩够呢。从前在生父母家里,成天吃不饱肚子,还净挨骂,哪有痛快玩过嘛。他生父是村里出了名的懒汉,成天东游西逛,夸夸其谈,走到哪里都被人冷嘲热讽一番,回家来就脾气爆发,骂大骂小,搞得全家人都闷闷不乐。他生母不是个正经女人,干活有一搭没一搭的,嘴上直抱怨,眼睛可是在村里的男人们身上扫来扫去,没个安分的时候。偏偏她又生了一女二男,孩子们都十来岁了,正是长身体的青春期,却吃不上几顿饱饭,个个苦着脸,没上学,也没怎么下地,就在村里乱转,在几户邻居家里串来串去,打发时光,哪有过快乐的日子。可是,人这一辈子总不能都这样过吧?小平是个心智正常的孩子,他的胸膛里装着一颗鲜活的心——好奇心、好玩心,那颗心仿佛一个强有力的震源,把他内心深处的这种渴望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他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条毛细血管。他要玩!玩个够!

杨嫂哪里懂得没有童年的人追逐童年的心思,她自己七八岁的时候已经跟着七个哥哥姐姐放牛、捡柴、拔草去了。从小在田间劳动,苦是苦点,可是大家一边干活一边有说有笑,不也是一种乐趣嘛。从地里回来,还要帮着妈妈洗衣服刷碗,缝缝补补,学编织学做饭,可那不都是挺叫人开心的事嘛。边干活边玩,把干活看作玩,那就是她的童年,她的童年里写满了“劳作”二字,可是这字里行间填满家人们的欢声笑语。她不知道那都得归功于她有一个温暖有情的大家庭。所以她想,既然小平读不进书,那就干活去,单纯地玩那些幼儿的把戏,那不是要玩物丧志么?她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少年还这么幼稚,只能将这点归咎于他生父母家的不像样,使他缺乏正常的教养。

但如今,他既然当了她的儿子,起码得做个能自食其力的人,那就是要劳动。她便偷偷地没收了他制作的各种玩具,做一个收一个,叫他翻箱倒柜也找不着。小平知道是养母收的,可是他不说不问,他明白自己是个养子,跟养母讨取总是丢脸的。他的话越发地少了,目光也变得暗淡了。迫于无奈,他只好跟养母到地里做做帮手。可是他心不在焉地做,总是丢三落四的,养母虽不骂他,他却看得出她脸上的怒色。有时候,他也说服自己努力干活,于是他就看到了养母赞许的目光,这个时候,他的心头就掠过一丝微微的喜悦。

杨嫂每次做了好吃的,总是盛出最大的一碗,摆在小平面前。每次去亲戚家做客,总是带上他。为着他来接杨家的香火,并且这关系要巩固得牢靠,她心里早规划好了,将来要把大女儿雪华配给他,自然要把他照顾好,调教好。她尽自己的心去爱护他,他却从来没有一句表示感激的话。“唉,他来的时候可惜太大了!怎么能跟咱一条心!”杨嫂心里暗想。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雪华和雪珠都能帮着杨嫂倒杯水、递条毛巾了,小平却还是懒洋洋的不见起色。有一天夜里,月亮又大又圆,杨嫂不知怎的睡不踏实,起床一看,家里的大门没上门栓,再往小平房间一看——完了!小平不见了!

杨嫂头脑里闪出的第一个念头是,小平呆不下来,半夜里溜回生父母家了。她的心一下子凉了,好一阵怨叹哪。她到底花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才把这孩子带回来,怎么还给他跑了……老杨又不在家,她干着急,也没个人商量商量去。

就在她急得要撞墙的时候,小平却幽灵一般地溜进屋来了。

“妈,你怎么起来了?”小平吞吞吐吐地说,“我……我只是出去……小便一下。”他一脸慌慌张张的,手里还捏着几片椭圆形的小叶子。

杨嫂心里不信,又诧异他为什么回头了,只好压着性子不去追究,笑着催他快去睡觉。往后,她就长了个心眼,留心着小平是不是有偷跑回家的打算。

观察了好几个月,倒是没瞧出小平有什么二心,无非就是继承了他生父母那种游手好闲的习惯,饭吃得不少,就是不太有精神,早睡晚起不说,在地里种花生、拔草、翻地瓜藤,都会冷不丁打个盹儿。

杨嫂还是想尽一切办法地讨好他,并且教两个女儿到他跟前“哥哥”“哥哥”地叫。每次老杨回家,她就私下里吩咐老杨到村里的小卖部买点零食来给他,当是从外头带回来的礼物,再让他分点给两个妹妹吃。老杨见过世面多,每次回家就让全家人围坐在一起闲聊,边吃饭还边说着他在工地上听说的有七没八的笑话。小平那双长长扁扁的柳叶眼,不知什么时候,又变得亮闪闪的了。

可是,就在他来杨家快满一年的时候,他的生母跑来找他了。他生母哭哭啼啼的,说什么原来双胞胎是不能拆开的,当初不懂,把他给送走了,这一年里,家里每个人都不顺利,这个生病那个生病的,没个好事,因此要带他回去,哀求杨嫂放人。杨嫂自然是不肯放的,老杨也专程赶回来表明了态度,小平也不愿意回去。

无奈,那个难缠的生母几次三番地跑来纠缠,小平最终也动了心,跟她回去了。杨嫂一家人白忙活了整整一年,费了多少心,还是打水漂了。这事儿杨嫂搁在心里,有苦有怨没处说去。她这辈子怎么敢再去相信上门的儿子呢。不是亲生的靠不住哇。

然而,不到一年,一个可怕的消息传来,杨嫂的看法忽地被推翻了!她曾经的养子,小平,死了!他是喝农药自杀的。据说,他回家后,家里人还是那个情形,加上姐姐又老骂他“你回来做什么!”,他就寻了短了。

村里有人告诉杨嫂,就在他自杀的那一天晚上,有人看见他骑着自行车到本村来了,从她家门前骑过,又在村里转了几圈,最后在她家附近那棵大榕树下不停地绕圈儿,一圈又一圈地绕着……估计他来告了别,回家喝的药……

杨嫂一下子悲从中来,泪如泉涌。她猛地想起来了,那个有明月的夜晚,小平溜出家门,想必是爬上那棵大榕树玩儿去了……他肯定不止玩过那一晚,她真希望,他每晚都溜出去玩了——但愿他用那一年所有的夜晚追回了他的童年。(完)

********

一个读者说:这篇小说要揭示三十年前同安人的生活条件差、思想落后。小平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在养父母家过着踏实的生活又回到自己家,而他却不能改变他贫苦的家,最终自杀身亡。

另一个读者说:小平可怜可悲的命运啊!生在那样的家庭是怎样一种苦,在养父母家终于过上温暖的生活。让他过上踏实温暖的日子又要叫他回到从前的痛苦。可是小小年纪的他是没有选择权的,也许他面对自己生身母亲,再痛苦也难以割舍。在养父母家一年对他是有影响的,一对比他会更痛苦,他难以回到养父母家,而他也改变不了他原来的家 ,这样活着也许不如选择死,于是他自杀了。

还有一个读者说:看完养子,我的眼睛湿润了。迂腐的心态,不敢反抗的小平,可悲!

……

所有读者的解读,其实都不是我的本意。我的写作,只是对同安人的记录,出于对他们的爱,不愿意让他们死后就消失了。至于写作水准,我看没什么水准,同学们不如去读名著,收获更大。 

针对这一篇,我想表达的是爱。小平在原生家庭没有得到过爱,没有体验过童年的美好,到了养母家里,虽然只有一年,可是他的生命起了根本的变化。他得到了爱,他追过了童年,他满足了,他想告诉养母:其实我懂得爱!只是一个人过过真正的生活,就再也过不了没有意义的日子了,死亡就是他的出路。他有着做人的尊严。

杨嫂说,小平去世时才16岁。他的姐姐到现在也没结婚,双胞胎哥哥也不成个样子。那家人还是那家人。可怜可惜了小平这孩子。他用他的死给了杨嫂一个坚定的信念,使她身上始终闪耀着母性的光辉。她的人生继续着,后来,她招了一个女婿,视如己出,还有很多曲折感人的故事待写。

我写《养子》,朋友们读《养子》,作者的写作意图与读者的理解感悟相差甚远。但要紧吗?完全不要紧。假如我们出一道考题:请分析这篇小说的主题思想。你只要解读得合情合理,就是好答案。但你如果拉扯到不关痛痒的地方去了,就是误读了,不得分。

【叶老师简介】 

叶梅斌,北师大本科及硕士研究生,喜欢阅读文史哲及科普经典,也喜欢奇幻、科幻、侦探小说与电影。曾在高考中获厦门市文科第四名。与导师郭小凌合译《剑桥插图史前艺术史》和《剑桥插图古希腊史》,并参与上教版、岳麓版初中及高中历史与社会教科书的撰写与修订,在写课文、改课文的训练中深受启发。多年来与中小学生一起探究阅读与写作,主张“写作即成长”,拥有一套自创的教学法。 

【课程介绍】

本课程由叶老师制作,由助手张文学播音。适合 3-9 年级有意发现自我、渴望心灵成长、想要开发阅读与写作能力的同学学习。课程内容新颖有趣,学习方式与众不同,深受家长学生们欢迎。 

如果你对语文学习还心怀畏惧或厌烦,如果你认为阅读理解就是背诵条条框框、写作文就是模式化套作,那么,叶老师的教学课程非常适合你。你将在与叶老师一起探究的过程中(课上及课后交流)脑洞大开,弃旧迎新。 

阅读与写作,归根结底是为了成长、成长、再成长。打开成长之门的金钥匙就是我们师生之间的爱和信任。 

欢迎加入叶老师的微课班,每周一课,随时请进。请在微信上搜索“xiezuozhushou”(“写作助手”全拼),加为好友,申请报名。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